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三十章:两块拼图

第一百三十章:两块拼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楚军驱战船奇袭大梁的计划,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而在魏军的鄢水大营内,魏兵们也忙碌于一天的生活。~,
  
      而对此,武尉陈适、马彰、王述三人多少都有些怨言。
  
      说是怨言,不过充其量也就是针对某些事、某些安排发发牢骚罢了。
  
      比如,在浚水营的魏兵还未抵达鄢陵时,他们三人以及他们所率领的鄢陵兵,乃是正面迎战楚国大军的主力。
  
      尤其是当他们在被肃王赵弘润胁迫,不得不听从后者的调遣时,他们曾一举击败平舆君熊琥的六万楚先锋军,杀三万人、迫降三万人,这璀璨的战果,简直足以让他们吹嘘一辈子。
  
      可惜好景不长,待等大将军百里跋率领浚水营的魏兵进驻了鄢水大营后,陈适等人所率的鄢陵兵便理所当然地从主力的位置上退了下来,毕竟精锐的浚水营魏兵,战斗力要远远超过鄢陵兵,一名武器装备齐全的浚水营魏兵,单兵作战可以对付两到三名鄢陵兵,这是什么概念?
  
      于是乎,浚水营魏兵顺理成章接替了主力的位置,而那一万鄢陵兵,却有一半沦落为协助工部官员与工匠们打造战争器械的工程兵,他们拿着锤子而不是武器,朝着木头而不是敌军,一阵敲敲打打,或者纯粹只是给那些工匠们打下手,替他们将圆木用刨刀刨去树皮,然后再打磨成方方正正的木板。
  
      事实上这五千鄢陵兵还算是幸运的,倒霉的还得数另外那五千名沦为了后勤兵的鄢陵兵,除了每日负责做饭外,几乎没有他们什么事了。
  
      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是幸运的,毕竟远离前线。对于性命更有保障,可对于那些希望杀敌立功、保家卫国的男儿们来说,工程兵与后勤兵的分派,让他们彻底绝了希望。
  
      别说普通的鄢陵兵,就连陈适、马彰、王述这三位当初还领兵与平舆君熊琥作战过的征战期间临时将军,这些日子也显得有些无所事事。
  
      别看他们共同执掌着一万鄢陵兵。也算是手中握着兵权,可事实上若是可以的话,他们宁可放弃手中的权利,临时加入浚水营,参与战斗,哪怕是当一个小小的百人将他们都愿意。
  
      但遗憾的是,浚水营是正规军,它有着缜密的指挥体系,怎么可能会在战争期间将几个从未合作过的外人加入到军中来?
  
      别看宗卫卫骄、吕牧等除沈彧与张骜外的十八名宗卫暂时加入了浚水营。被临时任命为百人将、千人将等职位将领的副职,但那只是百里跋站在他们是宗卫的份上,看在肃王赵弘润的面子上,打算重点培养这些年轻的宗卫们罢了。
  
      换做其他人?
  
      嘿,在卫骄、吕牧协助大将宫渊下令指挥,在穆青、高括等人直接上井阑车与浚水营魏兵一同压制营地外那一万名楚国长弓手的时候,陈适、马彰、王述这三位曾经的“前线大将”,他们在做什么?
  
      他们只是无所事事地站在营墙上。焦急地看着战况却苦于无法参与其中罢了。
  
      其根本原因就在于陈适、马彰、王述三人并非宗卫出身,因此自然不会获得百里跋的特殊对待。倒不是这三人能力不足的关系。
  
      “这样下去可不成啊。”
  
      在又是一日的上午,当麾下的鄢陵兵们逐渐开始忙碌中午的饭食时,不死心的王述又一次将陈适、马彰二人叫到了一起,三人就站在后营,嘀嘀咕咕地商议起来。
  
      “陈适,要不。你去跟肃王殿下提个醒?我觉得肃王殿下应该蛮看重你的。”
  
      “是……是这样么?”陈适有些没底气。
  
      他并不清楚赵弘润是否看重他,他只知道,他曾经以貌取人,武断地觉得赵弘润年轻,便拒绝交出兵权。
  
      而当赵弘润用出色的计谋证明了自己后。虽然他陈适立马诚恳地道歉,但即便如此,陈适心中还是没什么把握。
  
      想了想,他迟疑说道:“王述,要不还是你去吧?据说肃王殿下最喜欢大大咧咧的莽撞汉子……”
  
      “我?恐怕不太合适。”王述缩了缩脑袋。
  
      王述还记得,当初在鄢水附近与平舆君熊琥作战时,赵弘润为了诱使熊琥贪功冒进,曾叫身边的宗卫假借他的名义逃跑,当时不明究竟的王述气地大骂狗娘养的,结果骂完才骇然发现,已换上了一身宗卫甲胄的赵弘润就在身后冷冷地看着他。
  
      倘若赵弘润在战后教训了他,他倒是可以释然一下,可偏偏事后赵弘润提也不提,就跟忘了一样,这反而让王述难以自处。
  
      这件事,存到如今都已成为他的心病了。
  
      “马彰,还是你去吧,当初你比较听殿下的话,殿下应该不会对你有何意见的。”
  
      陈适与王述合计了一番,最终将主意打到了马彰头上。
  
      对此,马彰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话虽如此,可凭什么我一个人去?要去一起去!……你们若硬要我去,行,我就跟殿下说,我请求调到前军听用,到时候鄢陵兵,就有劳两位了。”
  
      “你这家伙……”
  
      “忒不仗义了!”
  
      陈适、王述二人有些气闷地说道。
  
      就在他们为此争论不休时,忽然有一群鄢陵兵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见此,三人不免都有些诧异,毕竟这些人是他们派往鄢水打水的,怎么光自己跑回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