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五十八章:曹玠归来

第一百五十八章:曹玠归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曹玠听到这番话,笑着说道:“末将就是恰逢其会……说来惭愧,某本打算偷袭熊拓的粮草,结果迷失了方向,竟然跑到汾陉塞去了,那时候末将也是吓了一跳……”
  
      『好家伙……』
  
      赵弘润哭笑不得。
  
      要知道他早已从晏墨等人口中得知,暘城君熊拓的军粮起初是经上蔡运往鄢陵前线,而随后,待等熊拓放弃上蔡后,便转而利用汝水用船运至陈县,再从陈县走陆路运至前线。
  
      而陈县明明在东南,可曹玠这帮骑兵竟然跑到西南去了,怪不得这段日子都没有这支骑兵队的消息。
  
      “殿下莫怪,某这也不是毫无收获啊,正所谓错有错着,某领着骑兵到了汾陉塞附近,正好撞见汾陉塞大将军徐殷率军与泌阳君熊启交战,于是乎某当机立断,下令全队偷袭熊启的本阵,您猜怎么着?”
  
      瞧着曹玠满脸兴奋的样子,赵弘润随口猜道:“抓到熊启了?”
  
      顿时间,曹玠脸上的兴奋表情僵住了,张着嘴愣愣地瞧着赵弘润,半响后有些怏怏地说道:“唔,抓到了熊启,然后熊启军就溃败了……”说完,他有些幽怨地了又瞧了一眼赵弘润。
  
      『我就是随口一说……』
  
      望着曹玠那幽怨的眼神,赵弘润感觉自己有些无辜,以咳嗽一声揭过后,便向曹玠询问汾陉塞那边情况。
  
      至于曹玠的功勋问题,赵弘润并没有提,毕竟浚水营又不是平暘军,日后百里跋自会论功行赏。
  
      “汾陉塞出兵了。”
  
      在听闻赵弘润的询问后,曹玠那故作的幽怨神色顿时烟消云散,严肃地说道:“出乎大将军的意料,徐殷大将军此番出兵的兵力是一万五千!”
  
      由于摆着晏墨这位出身楚国的将领在场,赵弘润不太好仔细地询问战况,毕竟当着晏墨的面询问那位汾陉塞的大将军那场胜仗杀了多少楚人,这实在不像话。
  
      因此,他略去了这一步骤,询问徐殷在战后的动向。
  
      显然曹玠也已经得知平暘军的存在,并不惊讶于晏墨这名楚将为何会在这里,并且,为了照顾他,他亦默契地没有报出战果,只是简略地说起徐殷的动向:“既然拿下了熊启,相信徐殷大将军必定是先取泌阳,至于随后……可能他会攻取襄城。”
  
      『……』
  
      晏墨吃惊地看着曹玠,毕竟他们这些平暘军的将领,可不清楚此次挥军向楚的,可不单单只有赵弘润,还有一直被他们所攻打的汾陉塞的大将军徐殷。
  
      『竟然连熊启大人亦被俘虏……』
  
      晏墨暗暗叹了口气。
  
      终归暘城君熊拓此前待他不薄,如今得知支持熊拓的另外一位邑君泌阳君熊启亦被魏军攻败,他忍不住为熊拓感到担忧起来。
  
      可一想到自己如今已经投降了魏国,还帮魏军谋取了汝南,晏墨的心情很是复杂,连带着目色亦不由变得黯然起来。
  
      好在赵弘润一直关注着晏墨的神色,见他默默叹息,便三言两语结束了与曹玠的交谈:“好了,此事先谈到这里。……诸位都入座吧,今日之宴,一为晏墨将军庆功,二为曹玠将军接风,可谓是双喜临门吶。……来!”
  
      说着,赵弘润强行将晏墨拉到了左侧的首席。
  
      本来按照军职高低、地位尊卑,左侧首席的位置理当属于百里跋,因此,当晏墨意识到赵弘润的心意后,不由地受宠若惊,连连推辞。
  
      但是这次,就连百里跋都出口支持赵弘润:若是一个座位就能换来一座城池,别说让出一个座位,哪怕就是让他百里跋坐在最末席,他都万分乐意。
  
      而这时,屈塍带着左洵溪、华嵛、公冶胜、左丘穆四将亦来到了这里,在得知赵弘润与浚水营兵将对晏墨的厚待后,屈塍心中亦十分高兴。
  
      毕竟,他若是日后想要在魏国立足,单凭赵弘润对他一人的器重是不够的,晏墨越受到赵弘润的重视,『平暘军』这个番号日后得以保留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随后不久,待等孟隗、裴瞻、陈适、王述等人亦在赵弘润的邀请下前来赴宴,众人便开始喝酒庆贺。
  
      而此时,站在堂内的羊舌焘啪啪拍了两下手。
  
      随即,从大堂里边左右两侧的门中,各有一队素袖垂长、纤纤细服的年轻女子,体态婀娜地徐徐走了出来。
  
      此时,音律亦响起,这些女子伴随着音律翩翩起舞。
  
      只见这些长袖细腰、翩翩作舞的美貌女子们,一出场便吸引了众多将领们的目光。
  
      他们的眼神,就好似几辈子没瞧见过肉的狼一样,恨不得将面前那些女人吞下。
  
      『就跟几辈子没瞧见过女人似的……』
  
      坐在主位上,赵弘润举着酒樽,一边浅饮一边好笑地瞅着那些暗自咽着唾沫的部将们,心安理得地在心中嘲笑他们。
  
      他浑然已经忘却了当初他初见苏姑娘那位红颜知己时,曾目不转睛地盯着人家瞧,瞧得苏姑娘都面色通红。
  
      那时他的目光,跟这会儿那些将领们,其实也差不多。(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