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五十九章:筵席

第一百五十九章:筵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ps:今天儿子周岁,所以咱们回老家来了,昨天来的,今天请亲戚吃顿饭晚上走。因此今天没有加更,不好意思。欠的章节明天开始补,一边吐血一边补。我记得现在仍是2/18对吧?

    另外,十分感谢书友“斯戈”提出的有关于“青铜不是生成矿而是铜铅锡合金”的bug。』

    以下正文

    赵弘润自幼长于大魏宫廷,虽然大魏皇室对于未出阁的皇子管教极其严格,但每年宫廷内设筵席时,他依旧可以欣赏到那些宫廷乐坊女子的翩翩舞姿。

    还别说,尽管羊舌一氏只是楚国汝南县内的一介小氏族,家中的舞姬自然比不上大魏宫廷内那些被乐坊乐官所挑中的女子,但不可否认,这些楚国女子所使的袖舞,还真让赵弘润有种大开眼界的感觉。

    魏女的舞蹈,在赵弘润看来舞蹈动作相对比较死板,一个动作接着一个动作,乐官们都规定地死死地,虽然说几十名、甚至几百名魏女同时起舞,确实能让人眼前一亮,不由惊叹这些舞女究竟是如何做到整齐如一人。

    但是看多了,这份新奇感就逐渐消退,就像赵弘润那样,觉得魏女的舞蹈其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但是眼前的这些楚女的舞蹈,赵弘润不清楚她们究竟是没有经过严格的教导,还是楚国的舞风向来如此,反正在赵弘润看来,那些楚女就是各跳各的,可奇就奇在,这些楚女的舞蹈明明各不相同,但从整体看来却不显得凌乱。

    唔,更准确地说,她们是在相同的音律下,以相同的动作幅度,施展着不同的舞姿。

    正因为动作幅度极为接近。因此,哪怕是从整体看来,也并不显得凌乱,然而让人感到一种仿佛百花绽放的感觉。跟魏女那千人亦千篇一律的舞蹈形式大不相同。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得说是楚女漂亮。

    这里所指的『漂亮』,并不是说楚女就比魏女漂亮,或者魏女比较丑等等,只能说。相比较魏女,楚女的肤色更加白皙嫩润,她们的白并不是毫无血色的那种苍白,而是像白璧那般的玉润的白,仿佛有淡淡荧光的玉润之白。

    楚女,很美。

    并不只是赵弘润报以这种看待,看看堂内那些将领们目不转睛的样子就不难看出,就连浚水营的大将军百里跋,亦一边饮酒一边啧啧赞叹地盯着场上某位楚女。

    在这一点上,魏女的“美”与楚女的“美”亦有所区别。

    在魏国。魏人对于美人的看法,首先五官要端正,尤其鼻梁要挺直,据说鼻梁挺直的女子旺夫、旺家。因此,魏国内但凡能成为正室的,都是鼻梁很挺直的庄淑之女。

    但是在肤色上,魏女普遍偏黄。

    而在楚国,事后经屈塍、晏墨等人透露,楚人对于美人的看法,在于其肤色以及身段。尤其对肤色要求更高,哪怕有一女肤色白皙,但若那是毫无血色的那种苍白,亦不够资格称之为美人。只有那种如白璧般玉润之白的,那种玉人儿般的女子,才可称之为美人。

    而除了肤色白润外,楚人对于女子身段的要求也很高,简单地说来就是瘦,瘦而修长。

    当然了。这份瘦也不是指吃不饱饭的那种饥瘦,而是指纤瘦,可能是楚女的骨架相对比较纤细轻盈的关系吧。

    还有一点就是腰细,所谓的曲线美,在楚女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不过话说回来,楚女的舞姿本来就是为了展现舞女的身姿,说白了就是为了勾引男人的。

    至少像这些氏族家中所蓄养的舞姬,其目的就是为了招待身份尊贵的贵客的。

    这一点不开玩笑。

    这不,当一曲作罢,这些楚女们并没有盈盈离去,而是纷纷各自来到屋内各案几旁,浅坐陪酒。

    屈塍、晏墨等出身楚国的将领们,自然不会陌生这种待客方式,轻车熟路地将那些女子揽在怀中。

    而这种楚国氏族的待客方式,让百里跋、李岌等出身魏国的将领们有些不适应,但是不适用之余,相信他们心中亦有些痒痒的。

    不过这些位将军们还是挺获得出去的,顷刻间就接受了这种习俗,入乡随俗嘛。

    随即,陈适、王述二人亦在各自舞姬的诱惑下,逐渐沉陷。

    唯独苦了孟隗与裴瞻两位文人出身的文官,可能两位文官觉得这种事有违圣人规教,紧张地汗如浆涌,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坐姿何其僵直,看得赵弘润心中暗笑不已:文官终究没有武将那样放得开。

    而作为屋内地位最高的人,羊舌氏的族长羊舌焘自然不会忘却赵弘润这位大魏的肃王,特意用眼神示意家中最美的一位舞女来到了赵弘润的主位旁,陪酒伺候。

    见此,赵弘润身后的宗卫张骜皱了皱眉。

    平心而论,张骜并不倾向于这种看起来“不太干净”的羊舌氏族家姬坐在赵弘润身旁陪酒伺候,天晓得这个楚女曾经“接待”过多少羊舌氏的客人。

    但是眼下沈彧并不在此地,于是他只是皱皱眉,并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沈彧那十名宗卫,才是肃王赵弘润身边真正的近人,而他,只是赵弘润从弟弟赵弘宣那里借来的宗卫,虽然说关系也比较亲近,但终归张骜并没有规劝这位肃王的资格。

    同样的话,沈彧有资格说,而他张骜并没有资格说。

    而在张骜纠结于他应不应该赶走肃王身边那名家姬时,赵弘润正近距离地打量着身边那名楚女。

    虽然说,那名美人楚楚可怜的模样让赵弘润颇有些心动,可惜,对方眼眸中那深深隐藏的几分畏惧与不安,却让赵弘润兴趣大减。

    看得出来,这名美人儿并不是真心实意过来陪酒伺候,相信这里一概的楚女都不是真心的,她们只是没有办法而已。

    正是因为想到这一层,赵弘润并没有做出有违皇室威仪的事来。或可能是他也想到了,与张骜类似的顾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