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魏宫廷 > 第601章:两县约赛

第601章:两县约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安陵与鄢陵约赛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以惊人的速度传遍了两个县城。
  
      彼此双方皆有数万身强力壮的年轻人踊跃报名,简直比朝廷征募军队还要夸张。
  
      也难怪,正所谓树活一张皮、人争一口气,自古以来有多少人毁在一张颜面上?
  
      更何况,无论是安陵也好,鄢陵也罢,双方县内的贵族势力皆在暗中引导这件事,这使得平民们的战意愈发高涨起来。
  
      双县约赛,日期定在五月初一,然而在四月二十九、四月三十的时候,两县的县民已有不少人到比赛场地撑场子,搭建简陋的棚屋。
  
      毕竟赵弘润说得很清楚,这场比试,耗时甚长,几乎可以让两县的所有县民都参与其中,这样一来,一方输了,也怪不得对方。
  
      两县约赛的地点,就设在安陵县与鄢陵县交界的荒芜空地上。
  
      赵氏一门的速度很快,没几天工夫,就已经在该地竖立起了一块高达两丈的巨大石碑,上刻着『界石』。
  
      之所以没有刻上鄢陵与安陵的词汇,那是因为赵弘润考虑到排名前后的问题,反正这玩意就算不刻字,两县县民也都晓得这是干嘛用的。
  
      这是用来扇对方脸……不不,这是用来确定两县县域范围的。
  
      五月初一,赵弘润换了一声崭新的锦袍,在宗卫卫骄、吕牧、穆青、褚亨、周朴五人的护卫下,与三叔公赵来峪一同,乘坐马车来到了较量场地。
  
      到那一瞧,嚯,人山人海,仿佛两个县的精壮男子都来到了此地。
  
      而那犹如海潮般的助威声与奚落声,更是震地人心惊肉跳。
  
      这不,年过六旬的赵来峪,这位一辈子不知见识过多少大场面的老人,此刻亦是面色绷紧,右手死死地拄着拐杖。
  
      望着他紧张的模样,赵弘润恶意地猜测这老头是不是有什么心脏方面的隐疾。
  
      “喂,让让,让让!”
  
      宗卫们一边保护着赵弘润与赵来峪,一边呼喊道上的平民退让,好在这边有商水军士卒维持秩序,否则,吕牧很怀疑他们是否能挤进这似江海般的人潮。
  
      驻足于人海之中,赵来峪左右瞧了瞧,疑惑问道:“弘润,老夫家里那几个小子呢?”
  
      “在主持擂台呢。”
  
      赵弘润笑着说道。
  
      他比赵来峪眼尖,没过多久就看到了赵成恂的身影,为赵来峪指了指方向。
  
      于是,赵来峪便拄着拐杖,与赵弘润又挤向了更拥挤的人群。
  
      而此时在他们正欲前往的地方,设有一个擂台,约两丈方圆、一丈高,皆是用实木打造,上面还铺着一层足足有一个指节后的羊皮。
  
      而在擂台上,十三公子赵成恂正站在擂台的角落,高举手臂,奋力喊道:“胜者!安陵!”
  
      “喔喔——”
  
      只见在擂台下,那些安陵人振臂欢呼,而其中混杂着一些鄢陵人,一个个咒骂连连。
  
      “还有谁?还有谁?”
  
      在擂台的中央,有一名五大三粗的安陵壮汉,扯着嗓子挑衅着台下的鄢陵人。
  
      听到此人的挑衅,有一名鄢陵人按耐不住,爬上擂台,大声喊道:“鄢陵!”
  
      话音刚落,四周就传来一片安陵人喝倒彩的声音。
  
      “嘘嘘——”
  
      而其中,还伴随着诸多咒骂与助威。
  
      “干死这个鄢陵人!”
  
      “干死他!”
  
      在众人的呼声中,先前得胜的那名安陵壮汉倨傲地望了一眼挑战者,随即双方扭打起来。
  
      是的,扭打。
  
      不比兵器,也不比拳脚,而是比试摔跤。
  
      为何?因为摔跤是最消耗力气的,只要彼此力气、体力不是相差过多,一方要战胜另外一方,除非摔跤技术非常好,否则非常消耗体力,而只有这样,才能在短短几日内,让两县多达十几万人的县民,让其绝大数多人有上场的机会。
  
      自己没有上场就输,相比较在自己上场的情况下还是输,自然是后人更能让人信服。
  
      在赵弘润与赵来峪顿足围观的时候,台上那两个人,正彼此打地火热,虽说擂台上垫着厚达一个指节的羊皮,然而可别忘了羊皮下皆是实木,这摔一下,仍然不是开玩笑的。
  
      “这边……似乎都是安陵人?”
  
      赵来峪疑惑地望向赵弘润。
  
      “三叔公以为本王会作弊么?”赵弘润仿佛是看懂了赵来峪的神色,摇摇头说道:“这些擂台,总共有二十个,安陵十个,鄢陵十个,前者是安陵主场,后者是鄢陵的主场,想要最终取胜,非但要守住己方的擂台,还要去将对方的夺下来……”
  
      “夺下来?就像那人一样?”
  
      赵来峪抬手指了指擂台上,只见在擂台上,那名鄢陵人居然击败了先前那位安陵的壮汉,在来擂台四周众多安陵人的咒骂与倒彩声中,扯着嗓子大喊:“鄢陵!”
  
      而此时,擂台上的赵成恂亦露出几许惋惜遗憾之色,不情不愿地喊道:“胜者,鄢陵!”
  
      “对,就是这样。”赵弘润笑着点了点头。
  
      那名鄢陵人,用方才那名安陵壮汉的话,挑衅着台下的安陵人:“还有谁?!还有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