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魏宫廷 > 第1002章:局势 三

第1002章:局势 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魏洪德二十一年的二月份,魏军吹响反攻韩国的号角。
  
      这件事,在经过几个月的渲染后,逐渐在魏国国内引起强烈反响。
  
      上了年纪的人,比如赵弘润的太叔公、前前任宗府宗正赵泰汝,他在听说这件事后拄着拐杖在自己府上大骂『竖子误国』,也不晓得他口中的『竖子』究竟指的是谁——究竟是主导了此事的赵弘润,亦或是默许了这件事并暗中支持的魏天子。
  
      事实上,纵使赵弘润在攻陷上党郡后,魏国国内仍有不少并不看好这场仗的人。
  
      倒不是这些人小觑此刻身在北疆的韶虎、卫穆、赵元佐、赵弘润、赵弘疆、赵弘宣等一军统帅,而是韩国历代在魏国面前过于强势,使得有些人总是难免担心北疆战事不利,从而导致魏国遭到韩军的报复。
  
      比如说原阳王赵文楷与其世子赵成琇,他们在近期甚至不敢住在原阳那座属于他们的城池,而是冒昧地躲到了大梁,毕竟原阳距离韩国实在太近了,河东郡若失守,头一个会被韩军进攻的,那就是原阳。
  
      因为是“特殊情况”,魏天子也懒得与原阳王父子计较,但他心底则对原阳王等人的胆怯鄙夷不已。
  
      要知道,他器重的儿子赵弘润,如今都率军攻到韩国的京畿之地了,可国内有些人,仍在担心这、担心那,活了一大把年纪了,胆量还不如一个再过一年才到弱冠之龄的年轻人。
  
      “将这份捷报通告出去。”
  
      在魏国大梁的皇宫垂拱殿内,魏天子看罢了北疆诸军总帅韶虎八百里加急送来的捷报,遂将这份战报递给了中书令蔺玉阳。
  
      中书令蔺玉阳恭敬接过战报,摊开瞅了一眼,顿时脸上浮现几分亢奋的潮红。
  
      原因就在于他魏国的军队,目前在韩国邯郸郡的优势实在是巨大。
  
      记得过年之前,魏天子得知他儿子赵弘润在攻陷上党郡后,率领军队支援河东郡东部,曾笑称道:“这劣子或欲重演五年前初战之役,反攻韩国。”
  
      当时,垂拱殿内三位中书大臣都不信,就连监国的雍王弘誉对此都有些怀疑,觉得此举过于托大。
  
      没想到过了没几日,北疆诸军总帅韶虎便发回书信,恳请年后开春反攻韩国一事。
  
      针对这件事,蔺玉阳、虞子启以及冯玉这三位中书大臣都是反对的,他们认为,近几年来他魏国的征战的确胜率不低,并且通过战争,使国库充盈,不像以往那样紧巴巴地过日子。但相比较韩国,三位中书大臣仍然认为他魏国的实力不足以与韩国正面抗衡——在河东郡的战事姑且不提,那算是魏国的正当防卫,而攻陷上党郡,这在三位中书大臣看来已经很大程度上刺激到了韩国,然而如今,北疆的诸军居然还要反攻韩国邯郸?
  
      这岂不是意味着要与韩国不死不休地死磕?
  
      最终,在三位中书大臣反对、雍王弘誉放弃发表意见的情况下,魏天子仍然允许了韶虎的恳请,允许北疆诸军反攻韩国。
  
      随后,待此事通告于朝廷六部后,在朝廷六部内引发强烈的震荡。
  
      许多朝中官员支持收复上党郡,但是却强烈反对本国的军队反攻韩国的王都邯郸,毕竟这是国与国之间最严重、最恶劣的挑衅——攻打韩国其余城池也就算了,攻打韩国的王都邯郸?这不是逼着韩人与他们魏国拼命么?
  
      在几乎绝大多数朝官不支持甚至反对的情况下,魏天子乾坤独断,力排众议决定了此事。
  
      不得不说,可能是魏天子历年来的温和形象,让朝中的官员产生了误解,认为当代天子是性情温和且趋向于守成的君王。
  
      可事实上,只有一小部分人才知道,当代魏国君王赵元偲,那可是进取心极其强烈的君王,否则早年也不会与暘城君熊拓合谋覆灭宋国,倾吞了宋国国土。
  
      只可惜,赵元偲生在一个不怎么好的年代,其父那一辈,魏国承受了上党战役的失败,失去了最精锐的军队初代魏武军,随后,西边的阴戎也趁机割据了三川郡,并且反过来对魏国造成威胁。
  
      而待等到赵元偲继承君王之位,发生在大梁的内战以及南燕大将军萧博远的事又导致魏*队实力大跌,只能仓促地创建驻军六营,坐镇魏国各个重要地方。
  
      不过那个时候,魏天子赵元偲仍不忘开疆扩土,这从他第四个儿子『弘疆』这个名字都可以看出几分端倪。
  
      真正让赵元偲的想法发生改变的,是魏国与暘城君熊拓合谋覆灭了宋国之后。
  
      那个时候的赵元偲忽然发现,即便他攻灭了宋国,可以魏国的实力,却无力去驻守这块土地。
  
      于是,他才将宋郡丢给了宋国降将南宫垚,并且从此之后,励精图治,致力于发展魏国的基础国力,一直到他的儿子赵弘润逐渐展露头角。
  
      因此,当得知儿子赵弘润希望反攻韩国的时候,魏天子赵元偲心中是很激动的。
  
      他知道,二十年前的他或许能亲自率军出征,推翻韩国这座压在魏国头顶上的巨山,但如今两鬓已斑白的他,哪里还有那份精力?
  
      在这种情况下,他唯有将自己的夙愿寄托给儿子,让儿子去代他完成此生的夙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