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魏宫廷 > 第30章:东胡湮灭

第30章:东胡湮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ps:咳,朋友的新书是《伏云纪》,昨天怎么会写成浮云呢?
  
      以下正文
  
      时间回溯到两个月之前,就当魏国出动四十万大军挺进河套地区,准备与生活在那里的林胡开战时,在韩国东北方的渔阳郡,在郡治所在的蓟(ji)县,青鸦众的头目鸦七,正与五名手底下的青鸦众弟兄,躲在城内的一间民居内。
  
      由于渔阳郡一带天气寒冷,他们索性围在屋内的炭火旁,一边喝酒,一边烤着猎获的野味。
  
      这些青鸦众,在韩国已非一日两日,其实早在前两年,即五方伐魏战役之后,在韩国向魏国求和之后,就被赵弘润派到了韩国。
  
      那时,韩国与魏国取得了默契,两者心照不宣地决定,待等魏国占据河套、驱逐林胡,或等韩国击败了东胡,双方再动兵戈,免得他们两个中原国家交战时,被那些异民族有机可乘。
  
      而从那之后,鸦七等几十名青鸦众,就被赵弘润派到了韩国,专门负责收集韩国针对东胡的战争战况,以密信的形式送到大梁的青鸦众大梁分部事实上,同期韩国也派遣了许多细作,乔装打扮混入魏国,探查魏国针对林胡战争的进展。
  
      潜伏到敌国收集情报,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韩国与东胡的战争,还发生了遥远的渔阳郡。
  
      因此,鸦七等人被挑选出来后,他们先被赵弘润安排到燕王赵弘疆治下的淇县,在这个魏韩两国的边市中,先学会韩国各地的方言,摸透韩国各地的人文情况,然后才在魏商的掩护下,进入韩国境内。
  
      魏国的商贾,只要是规模稍微大一点的商队,或多或少都拥有贵族背景,就比如说当年肃王赵润身边的王用商人文少伯,此人身边就有大量的青鸦众跟随,跟随文少伯走南闯北踏足他国境内,并暗中绘下他国郡县的大致地图,待回程时送到大梁。
  
      说实话,这个时代的各国商人,其实有不少等同于是合法的探子,在行商的同时,为自己的国家收集他国的情报,对此,其他各国若是抓不到这些人的把柄,对他们也是毫无办法,毕竟总不能因噎废食,对了杜绝这类探子就将他国的商贾全部赶出去吧?
  
      而鸦七等人,当年就是在安平侯赵郯等几位肃王党贵族手底下的商队的帮助下,以一名商人的身份,混入了韩国的邯郸郡。
  
      而在那些商队返程的时候,鸦七等人则悄然脱离了商队,用贿赂韩国官员等手段,取得了韩国的路引(相当于身份证),随即一站一站地接近渔阳郡,直到去年,终于抵达了渔阳郡的蓟县,在城内购置了几间民居,扎根下来。
  
      由于鸦七等人早在淇县边市时,就已经掌握了韩国的各地方言,因此,当他们冒充迁户搬到蓟县时,倒也没引起左邻右舍韩人的警惕。
  
      毕竟蓟县是渔阳郡的治所,即是北原十豪之一、渔阳守秦开驻军的地方,亦是韩国东北的重城,鸦七等人冒充韩国国内的走商,确实不至于引起怀疑。
  
      唯一的问题,就是渔阳郡这边天寒地冻,让这些曾经生活在商水郡的青鸦众们感到非常不适,毕竟两地的气温相差太多。
  
      这一日,鸦七正与五名兄弟在屋内烤肉喝酒,忽然屋外传来了笃笃笃的叩门声。
  
      那有节奏的叩门声,一听就知道是青鸦众们的暗号。
  
      因此,鸦七起身开了门,在瞥了眼院子的土墙一侧后,压低声音问道:“没人跟梢吧?”
  
      此时站在屋外的,是两名做走商打扮的青鸦众,穿着厚厚的棉袄,头上还带着一顶棉帽,这两人在听到鸦七的询问后不禁翻了翻白眼,说道:“这鬼天气,街上连条狗都没有,哪有什么人?”
  
      这话当然是有所夸张,不过渔阳郡这边的情况确实如此,除非是太阳升起,天气稍微回暖些,否则街上来往的百姓确实很少。
  
      更何况,韩国东北地区,百姓也大多不靠开垦田地种植粮食为生,而是靠栗的收成生活比如在渔阳郡,漫山遍野的野栗,当地的韩人根本不需要劳作,只要在每年的秋收时到山里走一趟,就能背回一口袋一口袋的栗子,非但足以让全家人糊口度日,甚至于,韩人还用这些栗子酿酒,也就是所谓的栗子酒(板栗酒)。
  
      尤其是渔阳一带的栗子酒,在整个韩国都非常有名。注:历史上的燕人,就靠栗子生活,几乎不需要劳作。
  
      起初,鸦七等人还担心他们终日藏在屋内,是否会引起左邻右舍的怀疑,直到在这里住了一段日子他才释然,渔阳郡的韩人,每日躲在屋里烤火、喝酒那是常态,这里的人几乎不从事生产。
  
      说句玩笑话,这里除了天气寒冷以外,简直就是性格疲懒之人最佳的落户之地,毕竟几乎不需要付出什么劳作,就能从荒野山林收获大量的栗子作为口粮。
  
      “怎么说?”
  
      看着那两名外出探查消息回来的青鸦众弟兄坐在炭火旁烤着火,鸦七紧声询问道。
  
      只见那两名青鸦众中,其中一人压低声音回答道:“七哥,你猜得的没错,韩人确实是主动袭击了东胡,挑起了战争……”
  
      说着,他接过同伴递过来的栗子酒,喝了一大口,随即继续说道:“前两年代郡守剧辛在山阳战死,让代郡的情况确实变得非常糟糕,上谷守马奢麾下的军队,不足以同时防守代郡与上谷两块地方,目前,上谷守马奢驻军在句注山南岭的飞狐关……”
  
      “句注山南岭?”鸦七闻言一愣,皱眉问道:“那北岭呢?”
  
      那名青鸦众耸了耸肩,说道:“早就被那些代戎攻陷了。”
  
      听闻此言,鸦七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喃喃说道:“不太对劲……上谷守马奢,那可是韩国前三位的擅战名将,怎么会如此轻易就放弃北岭呢?他不会不知道,北岭的防塞一丢,代戎可就能直接面对居庸关了,万一居庸关有个什么不测,代戎可就要长驱直入了,到时候,搞不好,渔阳、上谷、巨鹿这几个郡都要遭殃……”
  
      “不止代戎,还有东胡。”那名青鸦众补充道。
  
      “不太对劲……不太对劲……”
  
      托着下巴,鸦七望着炭火若有所思。
  
      有几桩事,他至今都没有想出头绪。
  
      就比如说,自代郡守剧辛在魏韩山阳之战败北遭俘,被他们魏国的肃王殿下赵润下令处死之后,韩国就没有增派什么强有力的将领驻守代郡。
  
      确切地说,邯郸其实有派过一名将领取代剧辛,但问题是,这名将领实在是太废材了,若非上谷守马奢及时出兵支援,搞不好,那家伙早就把代郡整个给丢了。
  
      正因为这样,鸦七连那个废柴将领的名字都懒得记。
  
      是因为韩国在魏韩第三次北疆战役之后,再也找不出能够取代剧辛的将领么?
  
      当然不是!
  
      至少在鸦七的记忆中,就还有新晋的北原十豪司马尚。
  
      这可是一个在魏韩第三次北疆战役中,在短短一两个月时间内,几乎攻占了卫国最起码六成国土的男人,毫不夸张地说,若非当时韩国遭到林胡的侵略,就凭卫公子瑜手中那点兵力,根本不足以挡住司马尚这名韩将的进攻下。
  
      而这样一位擅战之将,虽然曾一度传出取代剧辛成为代郡守的谣言,但事实上,就连鸦七也探查不到这个男人究竟跑到哪里去了,此刻又在做什么。
  
      百思不得其解的鸦七,唯有静观其变,在暗中密切关注着上谷守马奢与渔阳守秦开二人的举动。
  
      然而让他感到不解的是,在句注山北岭失陷之后,上谷守马奢驻军在南岭的飞狐关,似乎并未急着夺回北岭的要塞,而是在南岭的飞狐关增固防御,而渔阳郡这边,渔阳守秦开不知为何也没有派兵增防居庸关,只是一个劲地在蓟县增固防御。
  
      这两位韩国的北疆重镇,仿佛有点消极应战的嫌疑。
  
      终于有一日,当鸦七在屋内烤火喝酒的时候,忽然门扉笃笃笃地急促响了起来。
  
      待等他打开们,就见两名青鸦众兄弟闪入屋内,在关上了屋门后,一脸急切地压低声音说道:“七哥,出事了,居庸关被攻破了!”
  
      “什么?!”鸦七惊地瞪大了眼珠子。
  
      要知道在前一阵子,他还在嘀咕,觉得上谷守马奢放松了对于句注山北岭的进攻,这会给予代戎以及东胡可趁之机,导致居庸关压力剧增,没想到仅仅只过了十来天,居庸关就真的失陷了。
  
      马奢与秦开在搞什么鬼?
  
      鸦七惊地面色发白。
  
      两日后,在晌午前后,城内忽然响起了铛铛铛的预警声。
  
      鸦七听到后颇为心惊,遂穿上厚厚的棉衣,走到院子里,隔着仅一人高的土墙窥视城内的街道,只见在远处的街道上,那些驻守在渔阳的韩**队,正迅速朝着城门方向奔跑。
  
      此时,街上左邻右舍的韩人也都走了出来,站在街上,远远看着那些迅速经过的渔阳军士卒。
  
      见此,鸦七遂用当地的口音询问一名目测四十几岁的韩人:“叔,这是怎么了?”
  
      “听说是戎狄袭城了。”那名韩人颇为镇定地说道:“不过没事,有秦开将军在,不碍事的。”说着,他捋了捋胡须,有些意外地说道:“说来也奇怪了,那些戎狄,好些年不见那帮人袭击我蓟县了,这回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嘿,那是因为居庸关被攻破了!
  
      鸦七心中嘀咕了一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