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魏宫廷 > 第33章:回都 二合一

第33章:回都 二合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十月下旬,大梁朝廷派人向原中要塞送去了催促的密信,催促赵弘润这位东宫太子尽快返回大梁。
  
  想想也是,从五月末到十月份,赵弘润这位东宫太子在大梁消失了将近五个月,朝廷好不容易熬到魏军战胜林胡、夺取了河套地区,可这位太子殿下依旧赖在河套不肯返回大梁,也难怪礼部尚书杜宥会急火攻心。
  
  “哥,我看你还是立即回大梁为妙,否则,我恐怕杜宥大人要亲自带队过来拿人了。”
  
  在与燕侯赵疆、桓侯赵宣二人相聚喝酒的时候,赵弘润的弟弟赵宣笑着调侃道。
  
  在旁,燕侯赵疆亦是笑呵呵地点头。
  
  这场针对林胡的战争,其实魏军将领们都隐隐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不过对于燕侯赵疆麾下的南燕军以及桓侯赵宣麾下的北一军而言,倒是一场恰到好处的练兵之战,毕竟前者曾在山阳之战中几乎全军覆没,而后者,则是在雍丘之战中伤亡过半,补充了大量新兵的这两支军队,正需要这种程度的战争磨砺兵将。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在这场战争中亦斩获了莫大功劳,因此,赵弘润决定在返回大梁后,就恢复赵疆与赵宣这两位兄弟的王爵,毕竟当初赵弘润在削他们爵位的时候,其实也只是走个过场,这一点,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至于南梁王赵元佐,其实早在前者辅助将军庞焕在宋郡睢阳县打败了桓虎,将后者驱逐到了宋鲁一带时,赵弘润便已恢复了这个男人的王爵,不过仍然只允许这个男人在魏国需要他时出征,平时则必须留在大梁对于这个王叔,赵弘润虽然曾口口声声表示毫不忌惮,但说到底还是有点在意的。
  
  因为这个男人,实在是相当危险。
  
  在与赵疆、赵宣两位兄弟相聚之后,赵弘润于次日又邀请了诸路魏军的将领,包括成陵王赵、安平侯赵郯等率领私军的贵族。
  
  在这场既是庆功又是告别的宴席中,原韩国北原十豪之一、太原守廉驳,首次带着副将俞奚,以魏国将领的身份出席在数日前,赵弘润便任命了廉驳为云中守,任命俞奚为云中都尉,算是将云中郡整个托付给了廉驳。
  
  对于这项任命,诸魏国将领们九成持支持态度,但也有一小部分抱持怀疑或警惕其实倒不是他们不信任廉驳,实在是云中郡这块地方太重要,要是廉驳假意投奔魏国的话,那么,雁门郡的李睦,将毫不费力地通过云中郡进入河套地区腹地,河套地区的多点防御部署,将失去最起码一半效果。
  
  然而,待等这位对廉驳抱持怀疑的魏军将领们,在跟廉驳喝了一次酒后,便纷纷打消了心中的猜忌,在他们看来,喝酒如此豪爽的男人,绝对不会是奸恶之徒虽然这理由听上去很可笑,但不可否认正是这个时代的军人交际的全部,只要是酒量大的人,似乎到别的什么地方都能混得开。
  
  三日后,在魏军结束了全员犒军庆贺胜利之后,赵弘润告别了暂时需要驻守在河套地区的诸魏**队,骑着战马原路返回。
  
  而期间,秦少君赢璎亦加入了赵弘润的旅程,准备随同丈夫一起返回大梁。
  
  不得不说,看着自己的妻子这两年时不时地往返于秦国与魏国,分别扮演秦国储君‘秦少君’与嫁到魏国的秦国公主‘嬴璎’,这感觉确实蛮奇怪的。
  
  “这次你能在大梁呆上多久?”
  
  在返回大梁的途中,赵弘润询问秦少君道。
  
  只见坐在马上的秦少君捋了捋鬓发,轻笑着回答道:“应该能有半年吧。”
  
  说实话,秦少君长得并不能算漂亮,至少与苏苒、羊舌杏那种漂亮不同,后两者的漂亮叫做美艳,而秦少君嘛,其实在恢复女装的时候,姿色远不如苏苒与羊舌杏,反而是她穿着男装的时候,那种中性美让赵弘润怦然心动。
  
  尤其是得知秦少君被不少大梁世族千金暗慕的时候,赵弘润心中更为暗爽,也不晓得是为什么。
  
  “半年?”赵弘润闻言一愣,既是羡慕又是调侃地说道:“你这个储君当得倒是惬意,只需要每隔一段时间在咸阳露露面……”
  
  “……”秦少君淡淡瞥了一眼丈夫,不过却什么都没说,撇过头与赵雀闲聊去了。
  
  赵弘润看得莫名其妙:“我说得不对么?”
  
  在旁,赵雀抿嘴微微一笑。
  
  想来只有她才能体会到秦少君心中的焦急,眼瞅着芈姜的儿子赵卫与苏苒的女儿楚楚越来越大,而羊舌杏与乌娜,算算日子,亦在赵弘润前来河套地区犒军的前后诞下了子女,如今家中,就只有她赵雀与秦少君这位平妻,肚子尚无什么消息,这如何不让她俩着急?
  
  可能是因为这个关系,秦少君与赵雀的关系日渐亲密起来,在河套地区重逢的短短几日,便成为了无话不说的闺蜜。
  
  几日后,待等赵弘润一行人回到汾阴津时,此时早已有大梁朝廷派来的专程使者,携船在港口等候赵弘润这位东宫太子的返回。
  
  这名使者赵弘润也不陌生,正是当年与介子鸱同场考试的考生唐沮,此人在高中甲榜后,便拜入了礼部尚书杜宥的门下,成为了这位尚书大人的门生与左右手,如今,也被提拔到了郎官的职位。
  
  “杜宥大人莫不是快气炸了吧?”
  
  在登上专程来接他的船只后,赵弘润与唐沮打着招呼。
  
  可能是受到礼部尚书杜宥的影响,当初就不苟言笑的唐沮,如今更是变得少年老成,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太子殿下说笑了,尚书大人对我大魏赤胆忠心,自是期望辅佐殿下他日成为我大魏的明君……”
  
  巴拉巴拉,一大堆规劝,听得赵弘润直翻白眼,简直要怀疑是不是杜宥亲至。
  
  走水路非常便捷,仅四五日工夫,赵弘润一行人便从汾阴抵达了博浪沙河港。
  
  如今的博浪沙河港,论繁华可能尚不如大梁,但是论热闹,却完完全全将大梁比了下去,成为魏国独占鳌头的自由贸易港口,就连建成已多年的雒市(雒城自由贸易河港),也不及博浪沙热闹。
  
  这也难怪,毕竟博浪沙河港,这目前纵观整个天下,绝无仅有的对天下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势力开放的市集,无论你是中原哪国的人,哪怕是游牧民族,只要你有魏国的铜钱,就能在这片港口做生意。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魏国铸造的铜钱,如今的价值越来越高,各国的商人们,都渐渐习惯于储藏一些。
  
  甚至于,由于魏国铜钱的购买力额度较小,不方便大宗贸易,各国的商人已不止一次向大梁的户部提出诉求,希望魏国铸造一种高额的钱币。
  
  这也是户部近阶段在头疼的问题,毕竟这个年代可没有什么有效的防伪手段,倘若魏国果真按照那些商人的要求,铸造出了一种高额的钱币,那么,过不了多久,各方势力就会私下烂造,铸造大量假冒的钱币,到魏国兑换铜钱,谋取差额的利益。
  
  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在路过博浪沙时,赵弘润考虑到自己两手空空返回大梁不太合适,便带着秦少君、赵雀以及宗卫们,在博浪沙港市转了转,一方面是为了暗访一下港市的治安与繁荣程度,一方面,也是为了买些礼物。
  
  他父皇一份、母妃(沈淑妃)一份,以及家中的几位女眷各一份。
  
  尤其是乌娜与羊舌杏,在她们生产的时候,赵弘润可是在千里之遥的河套地区,虽然以二女的性格,倒也不至于会有所埋怨,但适当地哄哄自己的女人,又有什么不好?
  
  还有乌贵嫔,赵弘润当年答应过六哥赵昭代为照顾前者,自然也不能落下。
  
  “还有王皇后那边,殿下亦不可落下,否则难免会有人指责殿下厚此薄彼,不行孝道。”
  
  宗卫长吕牧在旁提醒道。
  
  赵弘润微微皱了皱眉。
  
  事实上吕牧说得没错,即便赵弘润并非王皇后所生,且二人以往甚少接触,但至少赵弘润坐在东宫太子这个位置上,就必须像对待沈淑妃那样对待王皇后,甚至于尊称王皇后为母后,这是历来的规矩。
  
  说实话,赵弘润对王皇后的印象并不是太好,毕竟这个女人毁了她自己的两个儿子,长皇子赵弘礼黯然离开大梁,至今还不晓得隐居在哪里,而旧太子赵誉,曾经胸襟宽阔、追随者无数的他,最终**于锦绣宫,这与王皇后也脱不开关系。
  
  而在赵弘润带着秦少君与赵雀微服逛着港市的同时,这次特地前往汾阴津接他的礼部官员唐沮,则暗地里派人向朝廷率先禀报,仿佛是在担心这位东宫太子殿下再次偷偷溜走。
  
  这份不信任,让赵弘润感觉很是无奈。
  
  待等逛了半天港市,在距离黄昏仅一个时辰的时候,赵弘润等人便带着购买的礼物,返回了大梁。
  
  回到大梁、回到皇宫,赵弘润率先前往凝香宫向母妃问安,心中暗自希望在博浪沙港市购置的礼物,能够稍稍缓解这位母妃心中的愤懑,毕竟他这次连招呼都没打,就偷偷溜去了河套地区,且一去就是将近五个月,天晓得这位母妃心中会有多么生气。
  
  不过让赵弘润感到意外的是,待等他怀揣着忐忑的心情,带着秦少君与赵雀上门问候时,沈淑妃的心情居然非常好,好地让赵弘润感觉不可思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