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魏宫廷 > 第295章:进击的项娈

第295章:进击的项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ps:补更二合一,补更结束。』
  
      ————以下正文————
  
      说实话,项娈以及他麾下的昭关军,本不至于会被魏军给包围,毕竟联军这边有上将项末指挥全局。
  
      坏就坏在,魏将侯聃在率军靠近卫国军队后,突然改变方向,出其不意的袭击了项末军,且卫、鲁两军亦于此刻倒戈相向,致使项末军遭到魏、卫、鲁三方军队的进攻,在这种情况下,项末哪里还顾得上他弟弟项娈那边。
  
      毕竟,若项娈溃败,这还不足以动摇联军的根本,但倘若项末军被击溃,魏、卫、鲁三方军队便可趁胜进兵,一举捣乱联军的阵型,这才是最最要命的。
  
      因此,当时项末满脑子都是如何击溃卫鲁两军、如何击退魏将侯聃的军队,暂时无暇顾及弟弟项娈,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项娈孤军深入,渐渐地就陷入了魏军的包围。
  
      时间回溯到一刻辰前,魏将侯聃亲眼看到了卫鲁两军的倒戈,心中大喜。
  
      他魏国君主赵润的判断是正确的,卫鲁两军果然向他魏军倒戈,在这种情况下,他魏军还有不胜的道理?
  
      因此,他当即下令道:“我大魏的儿郎听令,卫鲁两军乃是我军的友军,不得误伤!”
  
      对此,他麾下的魏军兵将们感到莫名其妙。
  
      鲁国的军队也就算了,可是卫国的军队,那可是进攻大梁的‘帮凶’之一啊,亦有不少大梁军民死在卫国军队的手中,然而这会儿,居然说卫国军队乃是友军?
  
      但既然侯聃这位将领如此下令,并且卫国的军队确确实实已对项末军发起进攻,侯聃麾下的魏军兵将姑且就接纳了卫军这个盟友,与其汇兵一处,共同进攻项末军。
  
      而在此之前,侯聃亦立刻派人,将「卫鲁两军倒戈」的消息,回禀己方的本阵,禀告前军主将周骥、中军主将卫骄、以及他魏国的君主赵润。
  
      当时,魏王赵润尚停留在魏军的阵前,在得知侯聃送来的消息后,心下大喜,立刻催促周骥道:“周骥,卫鲁两军已倒戈,眼下项末自顾不暇,正是围杀项娈的大好时机,你立刻率军出击!”
  
      “遵令!”
  
      周骥接了命令,当即率领剩下的一半前军,即一万雒阳禁卫军与三万义勇兵出阵。
  
      此时在战场的中场位置,周骥麾下另外一半前军,仍在跟楚将斗廉、乜鱼二将麾下的军队僵持不下,原本是五五开的局面,但随着周骥率领剩下一半前军抵达中场,而使战况一下子就倒向了魏军,致使斗廉、乜鱼二将麾下的军队节节败退。
  
      当时,斗廉、乜鱼二人也感到有些意外。
  
      明明魏军的前军已倾巢而动,按理来说,上将军项末应该派出军队支援他们才对,可事实上,项末并没有。
  
      待回头一瞧,斗廉、乜鱼二人顿时就明白了,因为此时上将军项末麾下的军队,正遭到魏将侯聃的进攻,无暇旁顾。
  
      不过这会儿,斗廉、乜鱼并不着急,因为他们觉得,魏将侯聃在卫国军队的眼皮底下攻击项末军,这虽说打了项末军一个措手不及,但仔细想想,这却是非常愚蠢的决定——只要卫军暴起发难,侯聃军必将陷入首尾难顾的局面。
  
      因此,纵使在中场这边被魏将周骥打地节节败退,但斗廉、乜鱼二人倒也不是很着急,他们坚信,待上将军项末联合卫国军队击败了魏将侯聃后,必然会立刻支援中路。
  
      可是等啊等,等了许久,也不见项末派来援军,甚至于,当他们回头观瞧己方大军的时候,意外地发现魏将侯聃的军队,居然还在猛攻项末军。
  
      这让斗廉、乜鱼二人大为意外。
  
      难道侯聃军竟然如此强韧,面对符离军以及卫军的夹攻,居然还能支撑下去?
  
      虽然不清楚情况究竟是如何,但因为援军迟迟未至,斗廉、乜鱼只好且战且退,尽可能地保留麾下的正规军,而叫粮募兵去消耗魏军士卒的体力。
  
      然而在后撤了一段距离后,斗廉就感觉情况有点不对劲了,因为他发现,正前方魏将周骥麾下的军队,在将他们打地节节败退后,居然没有趁胜追击,竟然分出了一半兵力,去夹击左翼楚国上将军项娈的军队。
  
      见此,斗廉勒住战马,仔细观望项娈麾下的军队。
  
      此时他骇然发现,不止中场的周骥军正在夹攻项娈的昭关军,事实上项娈军目前正遭到魏将李霖、周骥、何苗、上梁侯赵安定这四支魏军的围攻——魏军右翼的三支军队,联合中路前军的周骥军,已不知何时对项娈军形成了四面包夹。
  
      『难道魏军的目的是……』
  
      “不好!”
  
      斗廉大惊失色,立刻勒令麾下的士卒不得再后撤,并且,将他这个猜测火速派人送到前军,禀告上将军项末。
  
      但遗憾的是,当斗廉发现这一点时,还是晚了,此时项娈麾下的昭关军,已深陷入四支魏军的包围。
  
      不可否认,昭关军乃是楚国数一数二的精锐,而项娈更是楚国数一数二的猛将,但问题是,那四支魏军兵力合计超过二十万,几近于昭关军的四倍,并且,是从四个方向包夹昭关军,纵使昭关军的士卒乃是精锐,此刻亦陷入了双拳难敌四手的局面。
  
      『原来如此!……原来目标竟然是我项娈么?』
  
      项娈并非庸才,一看周边的局势,便大致猜到了魏军的目的——魏军在于中场击退了斗廉、乜鱼二将的情况下,不趁胜追击,却朝着他包夹而来,这明摆着就是要致他于死地。
  
      “将军!我军遭到四面夹击!”
  
      “将军,「余奢」将军支撑不住了,特命小人前来求援。”
  
      “将军……”
  
      在短短半柱香的工夫内,项娈接二连三地收到不利的消息。
  
      其实这并不出奇,毕竟此番魏军可是出动了二十万军队来包夹他,要知道魏军的总兵力,拢共也才三十五万到四十万左右,倘若在这种情况下,都能被昭关军打出优势来,那联军早就击败魏国了。
  
      “将军,撤兵吧。”
  
      项娈身边有一名近卫骑紧声提醒道。
  
      听闻此言,项娈瞪了一眼对方,沉着脸默然不语。
  
      眼下,他麾下军队可是被魏军四面围定,岂是轻松就能撤兵的?难道要他项娈抛下麾下的兵将,顾自逃生?
  
      开什么玩笑!
  
      他可是项娈!
  
      『兄长那边,估计是被什么变故给拖住了,无暇顾及我这边……啧啧,真是不利的局面啊。不过,若魏军以为单凭这些乌合之众,便能挡住我昭关军,那就太自以为是了。』
  
      冷哼一声,项娈沉声喝道:“将项某的长刀取来!”
  
      听闻此言,为项娈扛刀的近卫骑,便将一柄长柄战刀递给项娈。
  
      只见项娈单手抓起那柄长刀,厉声喝道:“我昭关军诸兵将听令,休要理睬这些乌合之众,跟随在我项娈身后,随我斩下魏王赵润的首级!”
  
      说罢,他拨马上前,亲自来到了前线。
  
      如果说「魏公子润」在与不在的商水军,完全是两个档次的军队,那么,项娈是否亲自出战的昭关军,也绝对是两个不同档次的军队,这不,当项娈亲自出现在最前线时,昭关楚军的士气顿时大振。
  
      “杀——!”
  
      在最前线几名魏卒惊恐的注视下,项娈拨马上前,猛然挥动手中的长刀,仿佛飓风袭过,唬地那几名魏卒下意识地举起手中的盾牌。
  
      可是下一息,只听轰地一声巨响,那几名手持盾牌的魏卒,竟被项娈连人击飞,撞到其背后一大片的魏卒。
  
      这份蛮力,简直恐怖!
  
      “唰!”
  
      项娈将手中的长刀指向魏军本阵,沉声喝道:“目标,魏军本阵,魏王赵润的首级,全军突击!”
  
      一声令下,昭关楚军士气大振,竟展现出了压倒性的优势,杀得他们前方的魏卒节节败退。
  
      『怎么会这样?』
  
      魏将何苗难以置信。
  
      要知道在项娈还未现身前,前方的昭关楚军根本无法突破他麾下魏军的防线,然而,就在项娈现身的一刹那,昭关楚军就展现出了压倒性的优势。
  
      『挡不住……挡不住了……』
  
      “挡住他们!挡住他们!”
  
      魏将何苗扯着嗓子大吼,但仍无法避免他麾下的魏军被项娈亲自率领的昭关军凿穿。
  
      待等项娈亲自杀到距离他不远时,何苗咬了咬牙,操起长枪就策马迎了上去,口中大声喊道:“项娈,纳命来!”
  
      “哼!”
  
      项娈轻哼一声,主动迎上何苗,刀尖一挑,就将何苗刺来的长枪弹开,旋即趁势戳向何苗的面门。
  
      何苗大惊失色,下意识地撇过头,才堪堪避开这一击。
  
      “反应很快,但可惜……”
  
      项娈称赞了一声,同时迅速抽回长刀,那锋利的长刀,在被其抽回时,割裂了何苗脖颈的皮甲,割裂了皮肉,顿时,血光迸现。
  
      何苗顺势倒下,在地上翻滚了一下后翻身站起,一边捂着血流不止的脖颈,一边惊骇地看着项娈。
  
      素来自负武艺的他,差点就被这个项娈一招给割断脖颈的血肉,若非他方才顺势在马背上倒下,恐怕这会儿,已被项娈斩下了首级。
  
      “唔?”
  
      似乎是见何苗并未死在他的刀下,项娈眼中露出几许惊讶之色,轻笑说道:“看来,足下并非是一般的魏军将领,不过……依然并非是项某的对手。”说罢,他将手中的长刀指向何苗,冷冷说道:“这次侥幸被你逃生,下次就未必了,滚开!”
  
      何苗又气又怒,还欲扑上去,却被赶来的护卫拉住,连拉带拽将何苗带走。
  
      毕竟何苗乃是魏王赵润的宗卫,诸护卫们岂能让这位将领死在项娈的刀下?
  
      右翼中军将领何苗,竟一招败于项娈之手,这使得周围的魏卒士气难免有所下降,不过好在战前有魏王赵润的激励,魏卒的士气也不至于跌到那里去,充其量就是见己方竟然没有能抵挡项娈的将领,心中有些失望。
  
      不过,何苗的败退,却激起了魏军中那些游侠的好胜之心。
  
      这不,立刻就有几名游侠在乱军之中杀到项娈面前,大声叫着「我乃某县的某某』,举起手中的兵器便杀向项娈。
  
      对于这些自己送上门来求死的家伙,项娈一刀一个,干净利索地将其全部斩杀。
  
      “愚蠢!”
  
      甩了甩长刀上的鲜血,项娈轻蔑地说道:“草莽之徒,竟也妄想斩杀一国上将?实在可笑!”
  
      说罢,他继续拨马上前,一手攥着缰绳,一手挥刀劈砍,竟无一人能挡他。
  
      忽然,项娈猛地勒住缰绳,整个人向后一仰。
  
      就在这时,只见嗖嗖几声,几支利箭从他身上飞过,若非他及时后仰,恐怕已被命中。
  
      下一息,项娈坐正身体,冷冷地看向箭弩矢飞来的方向,只见在几丈远的位置,有一名魏军将官正举着军弩,目瞪口呆地看向这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