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将军好凶猛 > 第七章 身如龙枪如蟒

第七章 身如龙枪如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徐武江都想学邓珪避开王禀主仆,徐怀午后当然也是躲在院子里,心里琢磨事情。
  比起王禀遇刺这事,真正震憾他内心的,还是那小段类似史书记载、在脑海间突兀闪现的文字,今日在鹰子嘴崖前竟然得到验证。
  神智恢复过来后,他肯定不愿意作为徐心庵等人眼里的憨货,继续留在淮源镇混吃等死,但在当世,他又能去哪里,又能干什么?
  “吱哑!”
  徐怀蹲在前院廊下“犯傻”,听着一声响,院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抬头却见两鬓霜白、瘦脸清矍的王禀,与他有些扭捏不安的孙女王萱探头看进来。
  徐怀愣怔在那里,想不透王禀突然跑过来是什么个意思。
  “徐节级可在府上?”王禀问道。
  “十七叔去校场了,王老相公找十七叔有什么事?”徐怀疑惑不解的盯着王禀祖孙,却不见那“车夫”的身影。
  “徐夫人可在?”王禀问道。
  “啊?”徐怀惊讶的看着王禀,心想当世男女之防谈不上多严厉,但你一个老头突然跑上门来找苏荻,似乎也不大合适吧?
  “徐怀,谁找我?”
  荻娘从后院走过来,她没有见过王禀,迟疑的打王禀祖孙两眼,问道,
  “这位老郎君是谁?”
  “老朽王禀见过徐夫人,”王禀微微拱手,又朝身后女孩说道,“萱儿,你自己跟徐夫人说。”
  “啊,是王老相公啊!”苏荻敛身行礼问道,“不知小姐有什么事情吩咐荻娘?”
  王萱美玉小脸跟喝醉酒似的走进来,从徐怀身边经过时,头都恨不得埋到自己的胸口里,徐怀心里则更困惑了。
  王萱走到廊下细声跟苏荻耳语几句,声音细得跟蚊子叫似的,徐怀就隐约听见“有血”,吓了一跳,忙问道:“王小姐受伤了?”
  “你这憨货,耳朵这么尖,怎么不去当贼?”苏荻瞪了他一眼,驱赶道,“滚滚滚,没你什么事,你陪王老相公在前院坐着!”
  苏荻说罢就拉着女孩王萱去后院了。
  “萱儿还不足十三岁,却已长大成人——老朽这是措手不及,驿所又没有女眷,只能跑来救助徐夫人……”王禀站在院中,跟徐怀略作解释。
  徐怀这才省得是怎么回事,只能憨厚的干笑两声化解尴尬。
  王禀是不想牵连太多无辜之人,但只要有些希望,他也不可能坐以待毙。
  他此时更想知道徐怀这少年在鹰子嘴崖头所说的“他家大哥”到底是谁,眼睛盯住徐怀问道:“徐节级似乎事先并不知老朽途中会遇刺客?”
  王禀年过六旬后,身体禁不住有些佝偻,近年来又逾发清瘦,也就显得瘦小,也就衬托得徐怀越发健硕。
  此时天寒,都还穿着厚实的袄衫,徐怀臂膀间却给人筋肉鼓胀贲起的感觉,但他一张脸却是白净俊朗。
  就算没有鹰子嘴崖前的相遇,王禀这时候见到徐怀,也很难相信他会是徐武江、徐心庵等人眼里的“憨货”!
  当然,他也不觉得徐武江、徐心庵等人有必要欺瞒。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十七叔却是不知情,”徐怀看过王禀眼里有很多的疑惑,只是低声说道,“我也是受人所托,这几天守在鹰子嘴给王老相公提个醒而已,却没有想到刺客来得不慢……”
  内心深处隐隐有着冲动,要他不要置身事外,但理智又告诉他,牵涉到这种事情里绝没有好处,徐怀此时站在王禀面前,也只能先含糊其辞。
  王禀见徐怀眼瞳非常的明澈,确定今天诸多事都不是错觉,低声说道:
  “老朽原定是从蔡颖借道,经方城口去唐州的,还是卢雄担心有事,临时改走桐柏山道,要不然我们兴许都走不到颍州就会被刺客截住了……”
  王禀这话是说他猜测刺客应该从汴京出发追上来的,要不是前面追错方向,都不可能拖到淮源镇。
  徐怀也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说道:“有什么新的消息,我会去找王老相公的。”
  “王老相公,你有事找徐某?”
  徐武江得人报信说王禀找上门来,这时候匆忙从校场赶回来,看到王禀与徐怀站在前院里,问徐怀,
  “你怎么叫王相公在院子里的干站着?”
  “不麻烦徐小哥——萱儿长大成人,老朽措手不及,只能跑来求助尊夫人。”王禀拱手道。
  “那恭喜王老相公了。”少女初长成总是值得贺喜之事,徐武江朝王禀行礼道。
  徐武江猜到遇匪这事不简单,不会自寻烦恼追根究底,也就站在前院跟王禀寒暄,片刻后荻娘牵着玉脸羞红的王萱从里间走出来。
  王萱手里还抓着一个锦帕小包袱,却不知道装了些什么女人用品,叫她都没有勇气抬头看徐怀、徐武江,拽着祖父王禀的衣袖,逃也似的跑开去。
  …………
  …………
  临近天黑,徐心庵才从河东街市赶回来,打听到明天有几家马队会驼货去泌阳县城,他已经约定好一家同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