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1985我来自未来 > 第2章 逮捕

第2章 逮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985我来自未来》来源:
  
  第2章逮捕
  
  2逮捕
  
  之前的攀登消耗了姚梵极大的精力,这番从远郊向城内地跋涉更是把姚梵累得够呛。
  
  路漫漫腿累断,皮鞋几欲磨破。回城的路上荒草丛生,一些疯长的草杆比人还高,却唯独找不着公路所在。
  
  姚梵这一路上一边自嘲一边骂街,在杂草荆棘之中艰难跋涉,抱怨着世界太不公平。
  
  “学时我一次都没当过三道杠大队长中学时也从来没考过第一名大学时也没泡到校花凭什么我要被穿越凭什么我要被血魂附身这不公平”
  
  西裤被棘刺拉的起了毛,腿肚子被扎得难受极了,脸上也不心被草叶挂出了血道子,嘴已经因为疲劳而咧开,唇上一道干枯的血口子疼得钻心姚梵此刻已经相信自己是真地来到了异时空。
  
  望着太阳再次确定自己的方向没错,姚梵苦笑着,继续深一脚浅一脚地向青岛老城所在的方位走去。
  
  姚梵大约走了五六个时,若不是大学时排球队的经历给他打下了良好的身体素质,他根坚持不下来。
  
  途中经过几个看着很寒伧的村落他却没敢进入。他下意识的觉着自己这身打扮大约不会讨这年头的大清农民喜爱。
  
  “我的皮肤太白,菊花太窄,性取向太单一,绝不能在这种危险的世界乱跑”姚梵煞有其事得郑重告诫自己。
  
  终于,他从高高的草头上远远望见了一个城寨,那城寨从草头上冒出来,不管用什么样的分析方式,那城寨看上去都绝不是什么影视城或者主题乐园的风格。
  
  “乖乖我记得这是青岛博物馆里旧胶州城墙的建筑风格看来血魂得是大实话,我居然真的穿越到了清朝乖乖隆地咚我该干点什么
  
  既然已经来了,肯定要逛一逛不然来回一趟,爷我200的血岂不就白白没了。”
  
  姚梵呆呆的在草丛中,大脑里好似在开一场乡村庙会,满地狼藉、乱糟糟的。
  
  他思前想后还是无法决定此刻究竟应该做些什么,进城不进城这是一个问题
  
  自己是该坦坦然的穿着这身对于这时的人们来绝对的奇装异服入城,还是应该设法绕城一圈好找个合适的无人处爬进城去看看究竟
  
  糟糕得是,姚梵只顾着想却没有觉察周围的环境,就在他身后不远处,两个穿着潦草胸前写有勇字的清兵正在向他悄悄摸过来。
  
  随着一根臂粗细的枣木棍结实的抡在姚梵的头上,他立刻像个空麻袋般委倒在地失去了知觉,脑第2章逮捕
  
  海里刚刚兴起的那番时空倒爷的挣钱大计顿时灰飞烟灭,耳边最后听到的一个词是“逮到了”
  
  好不容易等他醒将过来,睁开眼恢复意识的姚梵第一时间叫苦道“啊呀呀、头好疼这是谁干的谁居然泼了我一头一脸的水”
  
  “堂下何人为何在城外偷偷摸摸,窥看我胶州港。”一声问话打断了姚梵的自语。
  
  姚梵听见这番不论不类的问话,缩了缩脑袋,抬头睁眼,带着一头冷水环顾了四周,伴着一身冷汗清醒过来。
  
  姚梵看见,这是一间半开放的大厅,坐北朝南青石铺地,大厅中央两旁各有四根撑屋顶的木柱高高竖立,木柱有一抱粗细撑起中堂的屋顶。至于这柱子,居然简陋到连红漆都没刷,就这么杵在地上的圆形石槽里,也不知会不会因此很快朽烂掉。
  
  这中堂屋顶构造古朴,两侧又高出旁边的堂屋屋顶,将天光从那两侧高低错开的空隙中透下来,两侧地上有排水的石道沟渠,眼下正干巴巴的。
  
  大厅两侧的墙上挂着些半红半黑的棍子,还有些铁链、头枷等等报不出名字的玩意,看上去黑乎乎、阴森森、冷冰冰。大堂中央挂着块匾,上面却不是写着影视剧里常见的“明镜高悬”,姚梵认得上面四个大字是两袖清风,他莫名的下意识反应,觉得这标语不靠谱。
  
  “糟了,我被清兵抓了俘虏”姚梵反应过来。
  
  “这地方简陋得厉害,哪里像电视里的那些装饰华丽的清朝衙门大堂,莫非是清朝的乡村派出所我现在该怎么办跳起来逃跑当堂血祭穿越回去”
  
  旁人看着像是一刹那的功夫,可姚梵的脑海里实在已经转过了十几个逃生念头。他定了定神,终于在瞬间打定了主意。
  
  “反正都已经过来了,就算是要杀我的头,起码也得要送老子上专用刑场吧有赴死的路上那些时间,怎么都够自己穿越回去了。”
  
  想到这,姚梵忍住头上被打处传来的阵阵疼痛和满肚子想要喷出口的脏话,整理了一下语言,对着堂上那位脑后留着根黑油油的大辫子,下巴上留着山羊胡的官员不亢不卑地道“我在下名叫姚梵,是从西洋欧洲而来。在下请问大人,为何我一个堂堂欧洲归国华侨,满怀拳拳报国之心,回城路上却会被打闷棍,还绑来衙门问罪”
  
  边边想的摸着完这番鬼话,姚梵自己都感觉那遣词造句很生涩,觉着自己的大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
  
  于是完后,姚梵就摇摇摆摆的、努力了起来,虽然心里还惧怕着,担心突然第2章逮捕
  
  被旁边衙役突然抡棍子打断腿,可他还是摆出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儿来。
  
  这是一个现代人应有的样儿,他是自己的主人,他是一个来自伟大的人民政权的自由公民。
  
  只是他的两只手还被绑在背后抽不出来,那负手而立的样子就像在宣告,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
  
  堂上那位老爷显然是没见过这般上了堂还要耍横的,他很想嘲笑姚梵一番,然后扔下一根判签把姚梵屁股打烂。可他没有这样做。
  
  他眼瞅着姚梵面皮白净的模样显然是养尊处优惯了的。对方浑身上下的西装、皮鞋、衬衫、西裤、打扮考究做工精致,显然是堆了不少银子在这套行头上。这个时代能有这么一副罕见洋鬼子打扮的人,最起码也是个二鬼子。
  
  “嗯,那是一定得他是二鬼子”
  
  这位老爷做了这般判断后,心里很自然的开始没底了这大清国,逢洋无事。
  
  于是老爷语气明显的和蔼起来“堂下的子那么,你是西洋归来的华侨那又如何不在上海南京,会来在我青岛口城外据兵勇你奇装异服窥探城中,定怀有不轨之心,你有何辩解”
  
  姚梵看看两边的兵勇,只见那一个个脸长的犹如烤焦的红薯皮黑黄丑陋,他们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自己,这些黑黄的矮子们有的叉着腰、有的把手按在腰间刀柄上、似乎随时可以拔刀出鞘。
  
  感觉自己进了野蛮人巢穴,姚梵心里的惧怕越来越浓,他赶紧从记忆里扒拉出大学里业余看的那点历史资料,寻思着185年的青岛还没割给德国人,现在青岛还仅仅是个叫做青岛口的渔村。因为港口运输的逐渐兴旺,于是清政府在此渔村设立了海关分关并派有千余名驻兵,称为胶州港。
  
  姚梵思“青岛口这时有海关分关、分卡、代办处一共多达九个,另外此地还设有各洋行办事处,平日里货物运输频繁人员往来众多,我胡一通未必就会错,只是须要把细节的有十二分的细致便是。我记得曾经有位名人过,谎这门学问即使大方向离谱荒谬也无不可,但是细节一定要真实得令人发指才好。”
  
  想明白此节道理的姚梵清了清嗓子、心的开始撒起谎来“回禀大人,我是跟着商船回国的,这次从上海过来,是要来山东寻祖。
  
  大人不知,我华夏游子久居海外,多年未见故土,实在思乡心切啊所以在下才跑去城外望景。在下在那城外海边山崖眺望胶州湾,心中情感汹涌,只觉人生二十余载恍如一梦,实在好生感慨”第2章逮捕
  
  姚梵判断,这番谎言对那些形容丑陋的兵勇未必有用,可是对于堂上那位看起来养尊处优的官老爷确是够了。
  
  果然,那官员困惑的追问道“寻祖”
  
  “是,回青天大老爷的话,我祖上是山东泰安人,全族都在顺治初年随着下南洋的商船,从这青岛口出海,沿着南洋、印度、阿拉伯、非洲、一路漂泊到了欧洲定居生活。
  
  我姚家在欧洲修铁路,办工厂,造洋车,卖洋货,活的甚是滋润。可是眼见这洋人罔顾礼义廉耻,不知天高地厚,仗着我大清不熟悉他们那些个蝇营狗苟的内情,万里行船来我天朝侵略,敲诈我大清百姓和朝廷。家族里见了此情此景,真是义愤填膺
  
  家中诸位长辈命我回国来,这一来是寻祖,二来是要看看,有没有机会办些实业,好富国强民。至不济,也作些个贸易,好起到沟通中外的桥梁纽带作用,给我大清便宜地购来洋人的好机器。”
  
  姚梵这番胡言乱语地瞎编,感情丰富地把自己都感动了,连他自己都相信了三分这番鬼话。
  
  入戏的他近前一步勾引上官道“大人,若您家中有人为商,或是有需求什么商品,找我就是了。
  
  不拘什么西洋货色,只要洋人有的,我都有不但有,还能便宜的给您运来落地价起码比洋鬼子的货要便宜两成”
  
  姚梵这番诱之以利且略带忧国忧民的套话一出口,效果非常之好。
  
  也不知姚梵这话里究竟哪一句打动了这位官员,总之一听姚梵是个有钱的洋行商人,还是祖祖辈辈旅居国外,这番是要回来认祖归宗,那官员心中涌起了一股自豪之情,来了劲头。
  
  他怔怔得迟疑注视姚梵,仅仅片刻思后,就下令兵勇上前与他速速松绑,还招他堂后单独话。
  
  看着那大人从堂上转身走向后堂,青绸官袍在脚后一甩一甩犹如裙摆,姚梵不禁有些惊讶,心这官儿的态度变得也太快了吧其中莫不是有诈
  
  可姚梵转念一想,不管三七二十一,咸菜老母鸡,他肯给我松绑总是好事吧去后堂话总比在这堂上受审来的好吧第3章州判
  
  3州判
  
  来到后堂,姚梵见这客厅般的方屋倒是挺宽敞,屋里放着几张木椅,整体感觉有些阴暗简陋。
  
  心中还有些害怕和提防的姚梵,见这官员坐下后居然对他伸手示意要他落座,姚梵便大着胆子在这官员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来。
  
  “看茶。”州判大人居然命令下人给姚梵泡茶,这态度挺温和的,也让姚梵不再如开始般紧张了。
  
  姚梵是个有眼色的人,最起码也是看了不少洗脑清宫剧,此刻他连忙一掏口袋想要找点玩意来贿赂一番,这年头,见面礼总是要有的。
  
  姚梵摸到手机感觉不太合适,便取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签字钢笔,如献宝一般双手奉上,试着换上电视里常见的贪官脸谱表情,谄媚地道“承蒙父母官大人热情招待,我这次出门没带什么礼品,这支钢笔是我贴身珍藏,从西洋带回来的,一点意思不成敬意,还请大人收下,下次我来必定将这份见面礼给厚厚补上。”
  
  这州判当是惯熟于这套把戏的,闻言便笑眯眯毫不忌讳的伸手接过钢笔。州判大人一入手这钢笔就觉得不寻常,定睛细看,只见那笔盖子上刻着英雄二字,字很却刻得清楚得很,可见工艺非常精湛。笔杆两端都是镀上了金色,中间是印着木纹的塑料。
  
  姚梵一看这州判的眼神,就知道他满意了,连忙赶上吹嘘道“这钢笔是请了那欧洲最好的钟表师傅精心镂刻上去英雄二字,这两个字最为适合州判大人造福一方的父母官身份。今日里宝剑赠英雄,这支西洋钢笔可谓是找到了最好的主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