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1985我来自未来 > 第10章 倒卖

第10章 倒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10章倒卖
  
  10倒卖
  
  王妈走后,三姐便开始铺床。
  
  姚梵红着脸道“三姐你别误会,我自己睡,不用你陪。只是床只有一张,麻烦你今晚别睡,坐在床边守着我。”
  
  三姐也红着脸道“公子是正人君子,我知道。”
  
  姚梵歪头想想,觉得三姐这话倒也对。
  
  “嗯,所以今晚我就借你的床用用,明天我走了你再补一觉吧。”
  
  姚梵这番做了个好人,便将心思转到思考穿越生意上来。在这混沌一片的清朝末年,也唯有自己强大了,才能把这好人好事继续做下去。
  
  这张罗床做工简单,仅仅四个柱子上顶个木板,又刷了红漆。姚梵上床躺着,和坐在床边圆凳上的三姐聊了半宿方才睡着。
  
  姚梵睡着后就作起梦来,在梦里,仿佛看见自己被清兵捉拿,送去菜市口凌迟处死,自己启动血魂穿越,可不知怎的就不灵了,那凌迟的刀,一刀刀的下去,割的他咬牙切齿,顿时把他从梦里惊醒过来。
  
  三姐来趴在桌上,用手撑着腮帮子打盹,这番也被姚梵的动静惊醒,连忙上来问。
  
  姚梵撑起身子靠在床头,发现自己从头到脚浑身都是汗,想到刚才的噩梦更是觉得浑身冷飕飕的。
  
  三姐声道“姚公子,可是做了噩梦了吗”
  
  姚梵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盖的被子太厚,大约是三姐怕他着凉,又添了一床压在上面。
  
  姚梵推开被子问“三姐,现在几点了”
  
  姚梵当了手机,已经没法精确掌握时间了。
  
  “姚公子,鸡叫三遍过了,已经天亮。”
  
  姚梵听闻便起了床,三姐连忙去打水,姚梵洗了脸,嘱咐三姐,一旦有事,就设法通知万年当的掌柜贺万年。自己与贺万年有生意关系,想来能落个照应。
  
  见三姐记下,姚梵便离开春眠堂。
  
  三姐一直送到了门口,凝着双目望着姚梵远去的背影,口中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喃喃地道“姚公子,我等你。”
  
  姚梵接下来便去了恒利金店,这恒利金店名字叫金店,可却不是像现代的金店一般卖金银首饰,而是个钱庄,大约也就相当于清朝的银行,只是业务更杂一点。
  
  这天色刚刚放亮,路上行人不多,可这家开在劝业街上的恒利金店倒是早早的开了门,中国商人信奉早起的鸟儿有食吃,素来勤快。
  
  姚梵进了金店,只一个要求,把身上的银票全部换成黄金,恒利现时的金银比价是一比165,外加三分的火第10章倒卖
  
  耗。
  
  姚梵留下些银子作为零用,将剩下的一千四百多两银子换了265公斤的黄金。这些黄金做成的金元宝、金锞子、金条、碎绞子被恒利金店装在一个不大的厚棉布袋子里,交与了姚梵。
  
  姚梵揣着黄金,哪敢多留,只是吩咐恒利的早市伙计,多多备下黄金,十日后自己还要来换。
  
  用束口的绳子扎紧了的金袋子,被姚梵塞进了马褂里的西服口袋后,他便急匆匆得向着城门奔去。
  
  到得城门口,只见守门的兵丁中,正有一位是昨晚韦国福带的亲兵。
  
  那亲兵认得是姚梵这个二鬼子,知道此人与孙州判、韦守备等人勾结的甚好,昨晚上还一起去吃喝狎妓来着。
  
  于是他连忙儿地上来打千,嘴甜地道“白大贵给姚爷请安。”
  
  姚梵笑眯眯得把他扶起来,从袖袋里掏出十两银子与他。“大贵兄弟,这银子拿去给弟兄们吃酒,我今日去城外,要寻我家祖宅旧址。”
  
  白大贵一掂这份量,顿时笑开了花,送了姚梵出城有二里地的路,一路上给姚梵着自己主子韦国福在青岛口如何得威风,似乎这威风也是他的一般。临走时,白大贵还千叮咛万嘱咐,要姚梵千万心,若是看见匪徒,或者长得像是敲闷棍的野贼,须得拔脚就跑,不要啰嗦。
  
  姚梵一一应了,三言两语将白大贵支回城,自己一路寻摸着就跑向前日穿越来的大青山附近。
  
  到了地头姚梵就血祭穿越回到了2011,很轻松就发现了自己的那辆qq还好端端的停在公路边的空地上,姚梵点着车后立刻直窜回青岛市区。
  
  一番折腾下,姚梵把手头的这些清朝的纯度不高的黄金分别在家金店里出手,现在的黄金牌价每克三百多,虽然姚梵的黄金纯度不高,可265公斤也换回6万多现金,加上姚梵原有的五万多存款,这就有了八十多万做生意的钱了。
  
  姚梵现在还没买房,住在父母家里,他可不敢把车子卖了,天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特异功能就会消失,万一遇上些意外,自己好歹也得给自己留点退路不是
  
  得了钱后,姚梵琢磨着“往清朝倒腾些什么好呢难道直接换成白银,再拿回去换黄金这也太低能了吧按照市价来算,80万人民币只不过才五千两不到的白银这可是自己花1400两银子兑来的黄金价格啊,实在太傻帽了,自己一次只赚300
  
  想来还是工业品妥当,大清国造不出,自然价格就贵。
  
  嗯得不犯政府忌讳要暴利还第10章倒卖
  
  得是大清国的刚需,销路要好最好是顺带着能提高清朝人的社会文明程度好吧,这点可以忽略不计”
  
  于是姚梵先在纸上列了个计划,之后在阿里巴巴上奋战了一下午,终于搞定了所有采购。
  
  接着姚梵买了五条中华烟,散与厂里的保安门卫还有仓管科,打好招呼后,就等着货物来齐。
  
  大约一周左右姚梵的货物就全都堆到了厂里的仓库。姚梵不敢耽搁,立即请了长假,雇了地一家物流公司,将货物全部运到他印象中距离185的青岛城不远的孤山边上,找了个一处看不见监控探头的空地卸下。
  
  物流公司的人尽管很纳闷,这么多箱货物连夜运到这里,这究竟是要做什么不过既然货主要求卸在此地,那就只管照办便是。
  
  到了天亮,姚梵的货物已经一箱箱的全部卸在了马路边的空地上,纸箱叠纸箱,摞的足有一人多高。
  
  姚梵四顾无人,立即按照血魂的吩咐,割破手指,在纸箱周围布了血祭大阵,启动血祭穿越去了185。
  
  过来后姚凡发现,这里是一片乱草丛生的荒坡地,不远处的草地有被牲畜啃过的痕迹。姚梵心这有点麻烦了,得赶紧把货运走,否则怕是要被早起放羊割草的人偷走。
  
  姚梵顾不得失血后的些微眩晕,立刻向胶州城里奔去。
  
  到了城里,姚梵立刻跑去万年当,找到贺万年,要他找人和车马帮自己运货。
  
  “万年兄,赶紧招呼车马,越多越好,我的货堆在城外,共有1011箱。”姚梵喘着粗气道。
  
  贺万年看着气喘吁吁的姚梵,傻了半响问道“怎么有这许多箱货物哪里运来的”
  
  姚梵道“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回头我细细的与你听,老贺,你跟着我,保你发大财”
  
  罢,姚梵看着贺万年的眼睛,果然,他的发财许诺很有效,贺万年立刻吩咐店里的伙计们,出去雇马车、独轮车、力夫,一个吩咐下去,安排得井井有条。
  
  姚梵告诉了贺万年货物所在的大概地方之后,便一路直奔守备营衙门而去。
  
  到得门前,问明白韦国福在里面,姚梵一把便塞了足足十两白银与门子,不等门子通报便直闯进去。
  
  那门子得了厚赏,那里还肯拦阻,只是在姚梵前面带路一般的跑着,口里假意唤着“爷慢点,慢点,等我通报。”穿过院子到得后堂,门子更加快速度,跑进去禀报。
  
  等姚梵冲进后堂,韦国福也从三进里屋出来了,他一边整理着上身巴图鲁马甲的搭袢第10章倒卖
  
  ,一边惊奇的问姚梵道“姚老弟什么事这么急”
  
  姚梵望了一眼那门子,韦国福便对那人道了一声“下去”,将那门子摒退。
  
  姚梵便将自己捏造的故事了出来。
  
  “韦大哥,弟不才,已经用船将海轮上的货物运上岸,堆到了城外。货物太多,我没敢走常关,生怕事不密,到时候传出消息去,连累挂落了三位大人。”
  
  韦国福一听是走私,精神抖擞道“好,好,此刻那货物可有人看着”
  
  姚梵点头道“我正是为此事来的,那海边石山后头草坡上,鬼知道会不会有马匪,这番运进城里,想必要一天的光景,还请大人派些信得过的亲兵过去看守,顺便也知会刘大人一声,过来清点货物,核算税款。”
  
  韦国福也不耽误,点了十五个亲兵,骑上马,和姚梵一道往城外去了。
  
  到了堆货的地方,姚梵松了口气,这荒郊野外的荒草地,倒是少有人来,除了贺万年派来的运货伙计,箱子没有被其他人动过。
  
  韦国福见着那许多现代的纸箱,一个个四四方方的摞着,问道“姚兄,这些个箱子是什么做的”
  
  “粗纸罢了。”
  
  “居然用纸,姚兄这货可真气派,里面都是什么货物”
  
  姚梵道“货物共分四种,胰子、自行车、手表、布匹。”
  
  韦国福问“值得多少”
  
  姚梵道“棉布450锭,每锭100米,也就是大约三百尺,折三匹不到,按照英国洋白布40码一匹卖26两来算,一锭不到两银子,450锭大约4000两。”
  
  韦国福摇头道“姚兄这布运来的太也少了些,我听那英国洋布商运一船就是五六千匹,每次运七八船到港。”
  
  姚梵心我这不是土布,是机器布,比英国机器布更细致的60支精梳棉布;细致不,布幅的宽度可是15米,不是洋布的12米;而颜色和花样也不是白土布或者白洋布,是清朝乃至现今世界任何一国根印不出来的花布彩布。要卖多少价钱全由我定。
  
  不过话回来,清朝百姓最关心的还是价格,姚梵也不知道他的质优价高棉布销路如何。他决定试一试,要是销路不好,那就当洋白布来处理掉,即使那样也有超过五倍的利润,但下次就不倒卖这个了。第11章计税
  
  11计税
  
  姚梵继续道“那肥皂有204个大箱,每个里面八个箱,每箱2块,一共十一万多块。”
  
  韦国福悚然道“这肥皂竟有这许多”
  
  姚梵道“按一块值半钱银子算,大概是五千两。”
  
  韦国福道“你这是洋皂,可不是土胰子吧洋皂贵的紧,听在上海和京城,洋人卖的细胰子,也就是洋肥皂,一两银子只能买十块。”
  
  姚梵心道韦国福这狗东西看着是个大老粗,可对市价还真精明,道“这是因为市面上少,我这里运进许多来,自然价钱会便宜下来,不能按那种贵地算。”
  
  姚梵明白,自己的香肥皂买来是每块八毛五,假使按照一钱银子一块来卖,这也是50多倍利润,就是不知道清朝人有多少人愿意花钱买肥皂来洗澡,他对销路没什么把握。
  
  韦国福问“那自行车是什么物事”
  
  姚梵道“那是给有钱人骑着玩,拿来强身健体,消遣时间的铁车。听英国人往北京卖了几辆,开价太高,玩的人自然少,我这里进了330辆,打算便宜卖,一辆一百两就出手。
  
  韦国福高兴地道“那值三万三千两。”
  
  姚梵想,如果这些价格300一辆的自行车真的能一百两一辆的出手,自己的利润是将近二百倍的,可他还是受制于心中那个困惑,销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