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1985我来自未来 > 第17章 恒利

第17章 恒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1章恒利
  
  1恒利
  
  贺万年要来劝姚梵,如今反被姚梵带进了沟里,思忖着,倘若姚梵被针对,那岂不是等于针对自己么
  
  姚梵见贺世成动摇,心中暗喜,继续拽着贺万年歪斜的思路乱跑“贺兄你可有办法搞死这郭家么我怕这次惹毛了这个地头蛇,回头哪天我不注意就会被他算计,要是被这地头蛇咬上一口,岂不恶心死你我二人了。”
  
  贺万年现在被姚梵的郑重其事闹的已经糊涂了,心这难道真的不是一次争风吃醋真的是郭家要给外来的海商一个下马威
  
  可贺万年毕竟老成,姚梵要把他鼓动起来却不容易,迟疑半晌后,贺万年字斟句酌的劝道“姚兄,既然你已经使了银子,想必以韦大人的官威,一定能要回人来,我看这后面,还是别折腾了,只要心提防着那郭家便是。”
  
  姚梵知道,服别人的关键在于自己是否够坚决,他摇摇头“人无伤虎意,虎有吃人心。虽这冤家宜解不宜结,可要是结上了,就必须分个死活出来。这郭继修我打听了,是个强横的主,他见我是新来乍到的,势必不会与我干休。我要是妥协投降,下场或许就是一个死字。”
  
  贺万年见姚梵这样,茫然坐了半晌,在他的当铺生涯中,虽然也有过商场暗斗,可都是按照规矩的竞争,从来没出格过,更没和地的大家族发生过重大冲突,不管为了什么原因,一次都没有。
  
  可是贺万年细细思量郭继修此人的名声和以往传闻,又想想姚梵的“透过表象看问题,透过现象看质”。心里斟酌之后,他觉得姚梵的话确实有道理。
  
  “这是个选边的问题”贺万年心里一咯噔,当即飞快的拿定了主意。道“我与姚兄既然合作这样大的买卖,理所当然同声共气。姚兄的在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咱们做生意虽然讲究和气生财,可也不能任着别人蹬鼻子上脸,如今咱们已然得罪了郭家,那今后确实是要防着他、惦着他、探着他。”
  
  姚梵仔细琢磨贺万年的话,心这中国的生意人,虽然都是满口信义,可到底还是秉持实用主义的。而自己的服拉拢,也确实起到了作用,贺万年的态度毫不暧昧,完全倒向了自己。
  
  “贺兄所言正合我意。你贺家在地的关系深,还请你通知族人,以后多留意着郭家,要是有机会,咱们就狠狠往死里踹他一脚。话回来,贺兄昨晚对我欲言又止,是不是那时候你就知道春眠堂出了事”
  
  贺万年脸一红,并不正面回答,绕弯子道“不瞒姚兄,第1章恒利
  
  我贺万年参股早帆商号就等于我贺家参股早帆商号,我的钱里也有一半是家里亲戚投的。如今这郭继修和姚兄过不去那就是要损我贺家,贺家一族上下都不能答应。如今既然撕破了脸,性斗出个胜负。”
  
  姚梵自然不会在这个当口去追究贺万年的一时隐瞒,他鼓励的道“贺兄你能和我在一个战线上很重要,这对我们和我们的家族都有利,对将来商号的发展也至关重要。
  
  我家有句老话团结就是力量,你贺家虽然在官场的根基势力不如那郭家,可论起对地的熟悉程度,并丝毫不输给它。我虽然是外来的,在地没根基,可是论起物力财力,我也不输给那郭家,所以我两联手,早晚能让郭家对我们失去威胁。而我们的团结作战,必将把我们的情谊上升到一个休戚与共的新高度。”
  
  贺万年心,这姚梵的新鲜话还真多,团结就是力量,这话倒真是有道理的。不过他还真是够谨慎的,因为一个女人,居然嗅出一大堆的危险信号,处心积虑的要把那郭家当隐患给掐死,确实是少有的睚眦必报的性格。
  
  姚梵像是看出了贺世成的心思,皱眉道“不是我睚眦必报,只是这大清国的王法公理太瞎。那郭家在官场有靠山在地有势力,若是对我蓄谋一击我未必能躲过。贺兄,你我该坐以待毙吗
  
  我家里有句老话,对待相与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贺兄慢慢琢磨吧。”
  
  贺万年眼睛睁得滚圆望着姚梵,在心里他已经把姚梵的地位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这个世界上什么人最可怕不是流氓,也不是会武术的流氓,因为既然能当流氓,手里总是有两把刷子的,要真正可怕的,是讲道理的流氓,如果这个流氓不但讲道理,而且还有理论能证明他的道理,这就是大流氓。
  
  姚梵刚才不经意间出的那三句话,“团结就是力量”,“透过表象看问题,透过现象看质”,“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让贺万年的思想受到了连续冲击。贺万年觉得这姚家的家训实在了不起,改日一定要设法把剩下的也讨来借鉴教育自家的子弟。
  
  贺万年回过神来提醒道“姚兄,提防归提防,当下咱们第一要务还是赶紧铺货出去回笼资金。”
  
  “我已经写了商函,交信局发给直隶、江南一带的各个商号了,我寻思咱们货多但分号少,若是全走零售就太慢了,应该带着批发一起卖。”
  
  姚梵赞成道“这样好,快字当头是硬道理。”第1章恒利
  
  等贺万年走后姚梵亲自揣着两万两银票,带着伙计贺世成和王传年充作保镖,跑去恒利金店兑换了黄金。因为恒利的牌价是总店统一定的,因此经过姚梵上次兑换,并没有改变,还是1比165。算完火耗之后,该得整整38公斤的黄金。
  
  可是问题又来了,恒利眼下没这么多金子,库里一共只有四十多斤黄金,这还是上次姚梵兑换之后,特意嘱咐恒利自己十天后还要来兑,才特意从附近州县抽调预备下的。
  
  姚凡几天前刚刚来换过黄金,这番再次前来,恒利的伙计又如何会认不出他来。
  
  恒利在青岛口这家分号的老板张百川当即就亲自迎出来了,只见一个头戴黑色瓜皮帽、青长衫、黑布鞋、白袜子、净白脸上没有胡须的精瘦中年人走了出来。
  
  他连着给姚梵作了两个揖,又是吩咐给姚梵看茶又是热络的与姚梵聊天,给人感觉很是亲切热情。
  
  这年头的生意人之间往往都有些联系,张百川也是这样想,直接开口打听道“我听姚老板在海外的生意极大,不知有没有分号开在北京、上海、广州、西安、武汉等地以前与我恒利金店各地分号有没有过交道”
  
  姚梵望了望柜台里忙着称黄金的伙计想了一下答道“生意嘛,一回生二回熟,咱们这不是已经打起交道了么。”
  
  张百川一怔随即失口笑道“正是正是,但盼姚老板今后常来常往的好,我恒利的信用那是没话的。”
  
  姚梵循着自己对历史的记忆,心等将来八国联军进京抢一把狠的,搬光你们四大恒的京城银库,你们到时候全都得完蛋,信用好有个鸟用。
  
  “张老板,言归正传,你这里金子不够我兑啊。你我是砸你招牌呢还是砸你招牌或者还是砸你招牌你自己选。”
  
  张百川绕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尴尬笑道“姚老板真是会笑,您可别急,区区6斤黄金,我恒利三天内就能凑齐。”
  
  姚梵无奈,只得道“也只能这样了呗,现在你把库里四十斤先给我罢。按理,上次我便吩咐你们的伙计,我以后还要很多黄金,可是你们也太气,连两万两都兑不全。”
  
  张百川尴尬的道“要不这样,姚老板以后提前给我打招呼,我也好提前安排,使海轮从天津、上海给您调来。”
  
  姚梵道“这主意还行,那我这次先在你处预订,你先给我四十斤,剩下三十六斤下次给。”
  
  张百川抱拳在胸前摇晃着作揖道“预订的话,姚老板得先把火耗给付了。”
  
  姚第1章恒利
  
  梵对此无所谓,便把剩下要兑的黄金火耗先付了。
  
  姚梵低头用碗盖拨弄着茶叶,留意问道“不知恒利对大主顾有没有优惠”
  
  青岛口是个地方,张百川当然知道姚梵的货刚刚运进城。他听人,姚梵的货足有好几百箱之多,都是上等洋货。
  
  在商人眼里,那么多货运进来,等于是哗哗的银子在中间走流水,如果姚梵愿意把银子全放在恒利,那对于青岛口的恒利分店来,可是一笔天大的业绩。
  
  张百川早在姚梵第一次来兑换黄金之后,就有这样的盘算了,巧在今日姚梵自己跑上门来,当然不能错过机会。
  
  “姚老板可算问对人了,别人我不敢,但姚老板您可是大海商,一次上千箱的洋货进口,这样大的生意我恒利自然愿意与您作长期的相与。”
  
  姚梵不跟张百川磨叽,直截了当的道“那不过是一船的货罢了,今后我大船来此,一船何止千箱。
  
  不过我不喜欢银子,我喜欢黄金,银子太重太压仓,不便运输去海外。”
  
  端起碗喝了口茶,姚梵继续道“我知道张老板的意思是要和我作长相与,我这个人好话,若是恒利能给我在火耗上打个折扣,我今后的银子全都放在恒利兑换。”第18章白大贵
  
  18白大贵
  
  张百川是个称职的钱庄掌柜,他严肃的想了一下开口道“姚老板你话爽快。我恒利开门在天下做生意也不需遮掩。
  
  这金银兑换的比例那是全国不二的,总号定下多少便是多少。不过这火耗按规矩我可以做主打个折扣,这也是对恒利长期来往的老相与的支持。”
  
  姚梵大声道“你们是考虑的挺周到,若是难得兑换一次确实没必要打折。不过我已经在青岛口开了商号,不日就要挂牌,从今往后打算要与贵号长相与的。今后我每月兑换黄金的数量至少几万乃至十几万两银子。”
  
  张百川是希望姚梵把银子换成恒利的银票,这也就相当于银行吸储,可姚梵却是要兑换成黄金。
  
  张百川一想也无妨,这来回一倒手就是稳稳地赚火耗,比吸储后放贷还要来钱简单。
  
  他欢喜的从椅子上起来对姚梵作揖道“原来如此,那我从此该称呼您姚东家才是。百川多有怠慢,还请姚东家见谅。”
  
  姚梵虽然不喜欢清人这动不动作揖鞠躬的习惯,但也只得放下茶碗起身回礼。
  
  张百川重新落座,道“若是今后姚东家每月能在恒利兑换五千两银子以上,火耗可以八折,这已经是我张百川的最大权限了。”
  
  姚梵心这也不算多大的折扣,便只是点了点头,不以为意的换了个自己关心的话题问道“张掌柜,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你,你们恒利金店在国内往来的现银和黄金是怎么做到运输安全的
  
  张掌柜你知道我的商号刚成立,有些商品价值不菲,要是路上碰见捻匪余孽可就麻烦了。”
  
  张百川见姚梵并不把那八折的火耗放在心上,心这姚梵果然是个大海商。要知道那三分的火耗打八折下来,一千两银子能省下六两来,这可是三个伙计一个月的工钱了同理,一万两银子那就是每月可以多养三十个伙计可看他的样子倒像是浑不在意。
  
  张百川分析出姚梵财大气粗之后心头更热,赶紧道“运金银和贵重财货当然是要找镖局了。
  
  咱大清除了有十大镖局,各地还有些镖局。在这山东直隶一带牌子响的,要数十大镖局里的广盛镖局、万通镖局、成兴镖局这三家,至于其他,还有些像是鲁西王家镖行、鲁北万盛镖行这样的镖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