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1985我来自未来 > 第34章 王守业

第34章 王守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第34章王守业
  
  34王守业
  
  随着那锯子在王守业的手里越拉越快,越拉越顺当,老木匠的功底显现了出来,只见那锯条犹如一根笔直的铁线,在平行的前后滑动着。
  
  姚梵在一旁看着,也变得佩服起王守业来,笑问道“王掌柜觉得如何”
  
  王守业迅速锯断木条,微不可见的细细喘着气,难为他这样一把年纪,干活却不觉得累,可见他年轻时的功底。
  
  王守业死死盯着这来自未来的弓锯和锯条打量着,沉默了半天,大声赞道“好好锯端得是把好锯这般轻巧的钢锯我还是第一次见,比我大清的木锯要方便许多,那木锯每天干完活都要用麻线绷紧,这钢锯却用的这铁机枢旋紧就可,实在方便还有,这锯条的齿口开的也匀也细拉起来不费劲钢口又是发蓝的厉害,显然是最最精心淬了火的,实在是难得的稀罕物。不过老汉觉得,这锯条有些太窄了,若是新手木匠手下不稳,怕是要断。”
  
  姚梵竖起大拇指“王掌柜内行不过断了也无妨,替换的锯条我有的是。”
  
  王守业道“我手下木匠却没有这样蠢笨的,就怕到时候教姚东家的伙计解木头时,难免会有折损。要想最快的把这些房子搭起来,姚东家要借我一些伙计,跟我学着解木头才行。”
  
  姚梵见王守业主动表示要教手下建房,高兴地道“熟能生巧嘛,解木头也不是学木匠,应该很快就能学会。”
  
  接着姚梵打开边上一个长条的纸板箱,从里面拿出大刀片一般的手锯,递给王守业。
  
  王守业一见这修长三角形的手锯就啧啧叹道“好钢,好钢这锯子竟然是雪花一般的精钢铸就。”
  
  姚梵皱皱眉头,心这要是2011的工人这样,我就要开骂了,这可是锻造的好吧铸你个头啊
  
  口里却无奈的道“这是高碳手板锯,硬度极高,锯铁条也能锯得。”
  
  王守业握锯的手在颤抖“铁也锯得”
  
  “嗯,锯得顺着呢。”
  
  王守业看看手里握着的钉子,想了想,放弃了当场试验的想法。
  
  姚梵坚定地罢,又麻利地打开边上一个方形箱子,取出里面盘卷着的宽阔锯带,展开之后将两头的把手装上,旋上螺帽螺母,指着地上道“大龙锯两个人一起拉锯,断合抱之木如割草一般轻松”
  
  王守业几乎要晕过去了,心感情这姚东家手里,全是洋人木工行的神兵利器啊这些玩意儿个个钢口漂亮一看就是雪花般的百炼精钢打就,任凭哪个木器店得了这第34章王守业
  
  些东西,都是可以在行里横着走的了偏偏这些工具做工也精巧,落在木工行里人的眼中,简直如同闪闪发光的珍宝一样
  
  王守业摸着那可以卷曲的大龙锯的雪亮锯带,感慨的几乎要落泪“姚东家,这大龙锯的精钢锯片子,竟然是软的能够盘起来”
  
  姚梵抿着嘴笑“我只问你好不好”
  
  王守业激动地心情不能自已,鸡啄米般的连连点头,大声赞道“好好好都是上好的吃饭家伙姚东家,您今儿个可是给我开了眼了啊这些个洋人木工的吃饭家伙,我这辈子都是头回见着姚东家,你这些东西可都是运来卖的能卖给我些个吗”
  
  姚梵不急不慢,又打开边上一个箱子,王守业这一会儿功夫,已经被姚梵折腾的激动过度,见姚梵还有宝贝,他不由目中精光闪烁,连忙抢上去要看个究竟,一看之下,立刻喊出来“木工刨木工凿”
  
  也不等姚梵拿出来,王守业自己上前就一一拿起来细看“好好东西都是好钢”
  
  姚梵这才回答他刚才的问话“我这些工具全是最好的西洋工具钢打制的,洋人根不往国外卖,怕被国外人把他们手艺学了去,我这都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偷偷搞来的,但确实也都是运来卖的,不过王掌柜你是自己人,我眼下可以全部免费借给你,方便你加快我的工期,等你完工了,我再送你一批。”
  
  王守业闻言,心里这个激动啊立刻失态,追着姚梵话头问“怎么送”
  
  姚梵笑道“我要盖的房子20间是一排,10排是一区,你盖好一区,我送你20把弓锯,两把手锯,一把大龙锯,一把木工刨刀和一套三个刨刀刀片,加一套10个规格的木工凿。”
  
  “好我现在就盖现在我就带人带人盖”王守业是真的乐疯了头,有些语无伦次的在应答。
  
  姚梵见王守业的工作动力明显暴涨起来了,喜道“正是要抓紧才好,王掌柜,我跟你我的规划。”
  
  接下来姚梵细细得对王守业交代了自己对于库区的营造规划。
  
  王守业是木匠,一辈子都在修盖房子,而且清朝营造各种建筑的主管,基都是木匠出生的人物,在古代,木匠来就是土木工程里最早的总工程师。
  
  听了姚梵的规划,王守业完全没有任何的理解障碍,他对姚梵复述了一遍,的比姚梵交代的还要清楚。这让姚梵连连咂舌,称赞王守业聪明。这也难怪,毕竟姚梵不是建筑出生,规划的又是最简陋的板房、仓库和操场,哪里有难度可言。王守业要第34章王守业
  
  是连这都听不懂盖不好,那他这辈子的木匠营生就真的活到狗身上去了。
  
  姚梵见王守业脑子清楚,比他自己还懂土木工程,又在诱惑之下充满上工的积极性,便性将工程全交给他指挥,自己与贺万年一道乘马车回城休息去了。
  
  贺万年和姚梵一起,挤在马车狭窄的车笼里,贺万年眼睛睁得滚圆地道“姚兄,你当真要把那么多上好的工具送个那王守业”
  
  姚梵向后靠着车笼,疲倦地道“送,干嘛不送,又要马儿不吃草,又要马儿跑得好,天下哪有这个道理。”
  
  贺万年点点头表示赞同,又道“姚兄那木板房的章程我看了,我觉得那木板房着实是简陋的可以了,连一砖一瓦都不用,盖起来着实简单,木料钱加上剖木板的工钱,一个房子只要两银子,再给一千个大子,足够木匠把这么一个木头盒子钉起来了,一个房子整好是十两白银。”
  
  姚梵斜眼看着贺万年。
  
  贺万年继续算道“姚兄那200户一区的房子要盖五个区,那就是一千个木头房子,要花一万两银子。可是姚兄,你那上好的铁钉,可是白白费在了这些不中用的东西上了,如今的铁钉价钱,可是二两五钱一斤,一个房子用三十多斤铁钉,就算80两吧,一千个这样的房子可是要八万两银子啊。姚兄花这么多银子,建这么多这样不经事的房子,要干什么呢”
  
  姚梵心要你管这么多闲事,2011的铁钉一吨4000,买20吨不过八万元,折成黄金后再折回185的白银,不过140两银子罢了
  
  姚梵现在已经基练成精神分裂了,他依旧是心里一套嘴上一套,道“不妨事,建好这些房子,我就学洋人办慈善事业,开个社会福利院,凡是无家可归的人,我就收留下来,给他们一口饭吃,教他们帮我走天下,贩卖商货。我连这个福利院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山东公社。”
  
  “山东公社”贺万年听着这奇怪的名字,心这些留洋回来的人实在不可理喻,你刚觉得他们像个正常人了,他们却突然就犯起洋昏来,学出些洋人的蠢勾当。
  
  “姚兄,洋人为何要养这么多闲人还管他们吃喝”贺万年实在想不通,只得继续追问。
  
  姚梵摇头,叹口气道“贺兄,这慈善不是洋人想出的主意,而是中华自古就有的美德。我华夏乃礼仪之邦,自古以来,儒家讲仁爱;佛家讲慈悲;道家讲积德;墨家讲兼爱。虽然话不一样,然其义理相近,都是为了救人济世,造福地方。隋唐时有赈灾济民的仓廪制度;南北第34章王守业
  
  宋时有收容老弱病残的福田院和为饥民放粥的居养院,还有救治无钱看病之人的安济坊和免费施药的惠民药局;明代有收容孤老和乞丐的养济院。”
  
  到这里,姚梵突然心里悲怆,语调急转直下地厉声道“可谁知宋亡之后无华夏明亡之后无中国到了我大清国这一朝,谁又在意这些穷苦同胞的死活了横竖那些铁杆庄稼们都有旗饷吃,永远饿不着饿死的都是穷汉偏偏天下的穷人都是无饷的汉人,汉人饿死病死冻死,都是该死汉人少一个满人便多一分”
  
  贺万年见姚梵越越反动,越越不成体统,慌得赶紧拉住他道“姚兄忌口姚兄忌口如今满汉一体,万万不可再这话,倘使被官府听去,便是麻烦”
  
  着,贺万年拉开车笼前的布幔,见赶车的伙计头也不回的牵着马在走,便放下布幔,心下稍安。
  
  “姚兄你的慈悲心肠我省得了,你做此慈善,也是合乎天道伦常、道德大统的,以后我便不在劝了,只是你今后千万莫要再提这些激疾之语了,姚兄须知,祸从口出啊”
  
  姚梵放松下来,抖着肩膀笑道“万年兄怕什么,横竖没有外人,我只是发个牢骚罢了,难道世上有谁会放着好好地富贵荣华日子不过,跑去造反不成但凡有口饭吃的,都不会去造反,真正造反的,历来都是些走投无路的穷鬼罢了。谁要我造反,也要有人信才行啊,哈哈哈哈”
  
  贺万年无奈的摇头苦笑道“姚兄你这西洋做派,一惊一乍的,倒把为兄吓到了。确实,谁要是你这般的万金之体造反,那真是荒诞不堪了,必是携私怨的诬告,可是姚兄要知道,这天下人满地,不可不防着那些猪油蒙了心的杀才啊”
  
  姚梵性翘起脚挑着车幔子抖起来,笑道“怕个鸟,咱大清国别的不成,可是这点好,政以贿成,刑以银免,有钱还怕见官么”
  
  贺万年被逗乐了,嘿嘿地笑道“姚兄这话端地要得,真要是遇上不长眼的东西,咱非用银子坐他个诬告良民之罪,打死在堂上便是。”第35章夏夜故事
  
  35夏夜故事
  
  现在有了“姚家庄建设工程”作为掩护,姚梵的招募计划更加进行的肆无忌惮。
  
  “世成,新来的伙计全部安排到老宅子里住,新宅子现在已经太挤了,我早上起来去厨房外面吃饭,腿都没地方搁。”
  
  贺世成苦着脸答应道“东家你何必非要挤在那里吃,我帮您端进去您还不乐意。那咱们还继续招人么眼下人手都已经过了二百七老宅子那里也已经住不下啦您和我们搬过来后,腾出的那几间房现在也住满了,木板搭的通铺已经摆的屋里没法走人啦”
  
  姚梵硬气地道“当然继续招,你没看咱们工地上缺人缺的厉害吗
  
  我已经吩咐了贺万年,让早帆商号在全山东各地设立的分号给我罗年轻乞丐,城里收不到就去城外的庙会集市里找,去村子里找。
  
  睡觉地方不是问题,一区里不是已经搭好十几间木板房了吗叫他们睡去哪里,饮食服装还有洗澡,都和住在城里一样的待遇。”
  
  贺世成吐了吐舌头“东家您待他们真是太厚道了,那将来工程建完了,那么多伙计您打算怎么安排啊”
  
  姚梵轻轻一个头栗敲在贺世成新买的瓜皮帽上“到时候我自有安排,你赶紧去把我带来的工作服给那些新来的换上。”
  
  姚家庄工地上眼下已经是一片蓝色的海洋,姚梵的伙计们已经换上了姚梵这次新采购的涤棉牛仔布工作服,上下一身长袖长裤,都是齐刷刷的蓝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