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1985我来自未来 > 第78章 染料的利润

第78章 染料的利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8章染料的利润
  
  8染料的利润
  
  “姚先生,当我在上海见到贵商号卖出的印花布后,我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那颜色;那图样;那手感,无一不打动我,这样美丽的棉布,我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没见过。那时候我就想,我要去见这个布匹的生产厂商,我要帮他把这种美丽迷人的棉布卖到全世界去。”美利士坐回椅子,观察着姚梵的脸。
  
  “美利士先生,我想我的生意伙伴贺先生还没来得及告诉你,目前印花棉布暂时脱销断货了。”姚梵道。
  
  “啊什么时候才能重新供应或者,你可以告诉我这家纺织厂在哪里,我可以自己去联系当然,我会给你们丰厚的补偿”美利士只允许自己遗憾了一秒钟,立刻开口问道。
  
  美利士现在真的没工夫遗憾,
  
  他很着急,
  
  非常着急。
  
  他可是借了高利贷才赶来青岛的,而他借贷的抵押品,则是眼下他担任买办的怡和洋行新到港的一船原色棉布,如果这趟空手而回,光是利息,就能让怡和把他给生吃活剥了。
  
  美利士之所以甘冒这样大的风险,原因很简单,他觉得没人知道这种印花棉布的采购地。
  
  之所以美利士产生这样的误会,也是因为姚梵之前运来的的印花棉布太少,而第一个见到这些奇货的义生洋行吴壑平吴掌柜也是独具眼光,一口吃下了全部。美利士就是在上海义生洋行的店铺了见到这些印花布的。
  
  他当时就坚决的认为,这种布料将是他东山再起的机会,甚至是唯一机会于是美利士在花了不少钱买通义生洋行的伙计后,从内线打听到,这种奇货来自青岛一家叫做早帆商号的洋行,据这家商号刚刚成立,没什么名气,很少有人知道。
  
  这也难怪,早帆商号的上海分号也才刚刚开门营业不久,一般人都以为,那是专门卖火柴和肥皂的洋货店。而且更巧的是,最近商号刚把牌子摘下来,换上了遇春商号的牌匾。试想,一家才营业不到一个月的洋货店,有几个人能记住名字
  
  结果它还又立刻改名了
  
  这更加是让人记不住它原来的名字了。
  
  姚梵断然回绝美利士“厂址我当然不能告诉您,即使我告诉您,您也拿不到货,因为这家厂商的货物是由我遇春商号独家销售的。至于什么时候到货,我估计要两个月后,您有需要的话,可以先付定金。”
  
  美利士傻了眼,两个月后就算是一个月自己也拖不起啊自己抵押借来的一万两银子高利贷每月要偿还五分的利息,那可是500第8章染料的利润
  
  两银子,80多镑啊自己在怡和洋行一个月的薪水也才不过5镑罢了
  
  况且自己私自抵押洋行货物的行为,很可能一个月后就会被查出来,到时候,怕是再也没洋行愿意招聘自己这样有前科劣迹的职员了。
  
  看见美利士坐在那里呆若木鸡,姚梵也纳闷了,这个汉斯怎么看起来脑子不太好啊,一咋一楞的,像个急惊风。
  
  “美利士先生,你身上有什么不舒服吗”姚梵问。
  
  被姚梵这句问候感动的美利士,心念一动,觉得姚梵是个富有同情心的绅士,连忙道“姚先生,让我来告诉你我的不幸遭遇。”
  
  于是美利士为了博取同情,一五一十的把自己来华经商后的起起伏伏告诉姚梵,凭着经验,美利士知道,中国人往往对外国人有种莫名的礼遇。
  
  “为了重新把美利士洋行建立起来,我这次冒了极大的风险,用你们中国人的话,那就是铤而走险。姚先生,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支撑下去,直到你的货物到港。
  
  如果有可能,您是否可以帮我筹集一部分那种印花布,只要一部分就行,我想您的商号里,一定有些用于零售的存货吧”
  
  姚梵闲着没事,只当是练口语,听着美利士完他血无归投资宜兰垦殖场的惨痛遭遇。
  
  “您的遭遇令人同情,世界上任何一个文明的绅士,都不能看着另一位绅士遭受这样的不幸可遗憾的是,我真的没有这种印花布存货了。”
  
  看见美利士眼中最后一丝光亮消失,姚梵话音一转“美利士先生,虽然我没有印花布,但不代表我没有其他商品,我相信,这些商品每一种都能够帮助你摆脱困境。”
  
  于是姚梵开始兜售自己这次带来的染料来,在姚梵看来,既然这位是德国人,那让他来代理合成染料出口,一定是再合适不过了。”
  
  “您是,你有合成染料大批的廉价合成染料是您之前出售的那些印花棉布生产使用的合成染料”美利士眼睛睁得滚圆。
  
  “是的,只要有了染料,任何一家印染厂都能生产那种漂亮的布匹。你只要把这些染料卖到欧洲,就能东山再起。”着,姚梵让贺万年从铺子后面取出自己带来的几种染料的色板,给美利士看
  
  “美极了美极了”美利士对着蜡烛,眼睛贴着色板,反复多角度的细看。
  
  他咽了口唾沫道“姚先生,这些染料多少钱”
  
  姚梵道“按照我这些高性能染料一般的用量来,两克就能印染一米的布料。按照洋布一匹40码、3第8章染料的利润
  
  米来算,一公斤染料可以染13匹有余,而且洋布布幅窄,只有0公分,我的布料一般是按照一米布幅计算的,也就是,实际能够印染18到1匹。
  
  目前印度原色棉布的到港价格是每匹26两,加上税,将近要28两。眼下市面上的国产染色棉布价格是一匹4两五,不但颜色单调,也不耐洗。
  
  一旦用了我的染料,布匹将从此拥有缤纷靓丽的色彩,而且经得起上百次水洗而不褪色
  
  这样的色布,美利士先生,你觉得应该卖什么价”
  
  “您可以叫我詹姆士,姚先生。我有把握,那些染着前所未有的颜色的布匹,可以翻倍的卖到每匹10两以上如果布匹身质地能够像您卖给义生洋行的那种一样,我是也那么细滑、柔软、布面没有结点,并且能在布上印制特殊的图案,每匹至少卖15两”
  
  “好吧,我就叫你詹姆士,你以后可以叫我弗兰克。
  
  詹姆士,之前的布匹是我的海外工厂生产的,工艺保密,产量也有限,你就别惦记了。
  
  你很明白,一匹布在印染后的利润,会增加8两。我们都知道,这年头染坊工人的劳动并不值钱,这其中扣去零售需要留出的利润,染料的成占了一半以上,大约4两。
  
  所以,按照一公斤染料能染18匹布计算,供货价格应该是2两,但我只卖50两一公斤。仅仅成”
  
  美利士霍地一下子了起来,伸出手来,对姚梵大声道“成交了弗兰克感谢上帝让我遇见你这样仁慈的绅士只要你的染料质量够好我詹姆士美利士愿意包销”
  
  姚梵心“你丫癞蛤蟆打哈欠,嘴张的倒挺大,你个穷逼手里特么统共才一万两银子,就那还是违法挪用公款搞来的,还包销包你个魂啊”
  
  于是姚梵也起身,但却没有伸手与美利士握手,只是面无表情的质疑“可是我又该如何相信,你有能力包销我的染料呢”
  
  姚梵一米八五的身高,比这个年代德国男性一米六五的平均身高还要高出20公分,俯视之下,威严十足。
  
  美利士摊着手,急切的解释道“弗兰克我先从你这里采购一万两银子的染料,我向你保证,一个月是的只要一个月如果你的染料像你的那样好,我就能把它们全卖光当然,我相信你绝不会骗我,这些染料一定是上好的”美利士把希望全寄托在姚梵的染料上了,这也是他眼下唯一的救命稻草。
  
  “是上好的,但你还是没有解答我的问题。”姚梵道。第8章染料的利润
  
  “弗兰克,你不要看我们的德国商人的人脉。”美利士信誓旦旦地道。
  
  姚梵微笑道“我打算将染料生意托付一家大规模的洋行,比如怡和,你知道,他们的络非常健全,势力也很大,有能力迅速把货铺开。”
  
  “上帝啊弗兰克,幸亏你先遇见我,才没有上当如果你真的把染料生意交给怡和,那就大错特错了”
  
  “为什么”
  
  詹姆士美利士恨恨地侃侃而谈道“我就是怡和出来的,我可以告诉你,渣甸家族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饿狼,他们和一切可以联合的地痞恶棍一起,把贩卖鸦片的分行开遍了清国的内陆城市。
  
  相信我,弗兰克,世界上没有什么生意比鸦片贸易更加黑暗,渣甸家族所有人的灵魂都是肮脏的。一旦发现一个赚钱的机会,他们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垄断独吞,任何拦在他们面前的人都会有生命危险如果我没有看错,弗兰克你的商号也才刚刚起步,你斗不过他们的
  
  况且,几乎没有什么生意比鸦片的利润更大,怡和即使涉足了染料生意,我也不认为他们会真的放在心上。而一旦他们放在心上了,弗兰克,你又该为自己发愁了。”
  
  “詹姆士,你知道吗,我喜欢你的坦诚和睿智,我有个预感,我们会成为非常好的朋友。”姚梵笑着伸出手来与美利士握手。
  
  尽管他并不完全相信美利士的话,一个人山穷水尽之下,又关乎切身利益,天知道有几分真话。
  
  “哦弗兰克这是我的荣幸”美利士大喜,紧握住姚梵伸过来的手。
  
  “作为朋友,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姚梵提出要求。
  
  “请尽管如果能够帮得上你,这是我最大的荣幸”
  
  “有这样一个德国人,他的名字叫卡尔马克思,你听过没有”姚梵把手松开道。第章背靠大树好乘凉
  
  背靠大树好乘凉
  
  “你是那个被德意志帝国皇帝威廉一世陛下和宰相俾斯麦阁下称为普鲁士的叛徒的马克思如果你指的是他,那么从加利福尼亚到莫斯科,无论贵族还是贫民,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名字。”美利士这话回答的非常巧妙,没有任何政治倾向,又能够从两个方面去理解。他打定主意,不管姚梵对马克思的态度如何,自己只管附和就是了。
  
  姚梵笑了笑“现在他应该在伦敦,我记得伦敦警察厅称他为臭名昭著的、不忠于自己的国王和国家的煽动家,秘密警察每天都监视着他的住所。
  
  如果他不在伦敦,那么有可能是他的健康再次恶化了,去了捷克的卡尔斯巴德山区喝矿泉水疗养。那你只管联系他的家人就是了。”
  
  “我亲爱的弗兰克,你希望我做什么呢”
  
  “我希望购买他作品的亚洲版权
  
  詹姆士,你帮我找到他并告诉他,我无比仰慕他的作品,我愿意出1000镑来购买他作品的亚洲版权。你和他联系上后就把我的定金款子100镑转交给他。”
  
  “1000镑天哪我听那位教授先生是个穷光蛋,他如果知道您的慷慨,一定会乐晕过去”
  
  美利士知道这事没这么简单。
  
  寻常的版税收入,即使是最有名气的家,一不过一两百镑,那已经是令人咂舌的收入了。至于学术作品,由于印制的量少,版税没几个大子,能拿十几镑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学术作品了。
  
  姚梵看出美利士的猜测,笑道“随着社会进步,识字的人、看书的人会越来越多,出版业将是一门逐渐兴旺的生意。”
  
  最后,姚梵坚决地道“总之,詹姆士帮我联系上马克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