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1985我来自未来 > 第88章 靡费的拖拉机卡车

第88章 靡费的拖拉机卡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堂皇的荒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第88章靡费的拖拉机卡车
  
  88靡费的拖拉机卡车
  
  去济南府的一路上,徐建寅和薛福成满口子赞叹这拖拉机卡,称之为日行千里。
  
  其实大清国这北方官道,全是黄土路,还坑洼不平,为了安全不翻车,姚梵根不敢叫司机跑快,严格限速在20公里左右。即便如此,还是十分颠簸难行,一天从早开到晚,不过才跑了200公里不到,远远没有达到拖拉机卡4050的正常时速,距离0的最高时速更是差了远了。
  
  只是青岛口一日到潍坊,这样的速度实在是闻所未闻,除了跑死驿快马,大清国谁听过有这样的玩意这不由得徐建寅和薛福成不连声赞叹。
  
  徐建寅和薛福成与姚梵同乘一辆卡车,卡车后面铺了厚厚稻草,一路下来,倒也舒坦。当晚在潍坊的官营驿歇了一夜,此地条件还不错,专门招待出差旅行的官员和差役,至于姚梵带的一个排20名随行乡勇,则寄宿在城中旅店里。
  
  次日天一亮,车队再次出发,傍晚十分已经抵达济南,只见天上一片火烧云,红彤彤的昭示着太阳尚未完全落下。
  
  徐建寅和薛福成指明道路,于是车队直奔机器局的所在济南城北黄河边的泺口而去。因为此处地势较高不易被淹,丁宝桢便在这里买了三百亩地用来开设山东机器局。
  
  徐建寅和薛福成忙碌着四处找人,打算搭建吊架来卸货,姚梵则带着伙计和所有司机,开了两辆卸下后面挂车的拖拉机卡车便进了济南城,回到遇春商号济南分号歇息。即使是傍晚,这两辆车也被大量无聊市民跟在后面跑着,姚梵也不知他们脑子里想的是啥,跟着后面追着跑有意思吗
  
  济南分号已经掌握在管家罗冠群和伙计王传年手里,贺万有已被他哥哥贺万年勒令,要他立即回去青岛口家里。可贺万有不傻,知道回去没好果子吃,于是死赖在济南不肯走,成天躲在买来的宅子里,和他讨来做妾的寡妇厮混。
  
  次日一早姚梵就被从商号里叫醒,是官差有请,点名要姚梵开拖拉机卡车去衙门。姚梵只得匆匆漱洗后出来,带着巡抚衙门派来的官差一起乘上拖拉机卡车,浩浩荡荡的沿着城中大路一路开去。
  
  这一路又引起无数百姓争相围观,居然把巡抚衙门前那块足球场大、大青石铺就的广场挤得满满当当。
  
  姚梵心里郁闷“早知道我就步行了,引来这样攘攘的人流,老丁岂不是要生气”
  
  姚梵进到后堂,见丁宝桢一袭青袍、脚踏黑布鞋居中坐着,依旧是面无表情的那副样子。姚梵最近在梦里经常梦见这个第88章靡费的拖拉机卡车
  
  场面,只是丁宝桢在梦里的第一句话,总是“姚梵,你可知罪”
  
  “晚辈拜见大人。”姚梵深揖一礼,依旧是不跪,从他来大清国开始,他就没跪过任何人。
  
  也不知丁宝桢恼没恼,反正他形象老迈儒雅,恼怒也不会形于色的。
  
  “姚梵,听你拉了十辆洋车来济南送货,前天早上出发,昨晚便到了,可是真的”丁宝桢问。
  
  丁宝桢虽然青袍布鞋,但折在他手里的太平军、捻军、和所谓乱党人头少也上万了。他这辈子,科举得意于万千士子,指挥军队杀人如麻,朝野罕见的文武双重显赫经历,令他话都带了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眯缝的三角眼总是在试图透视人心。
  
  姚梵见丁宝桢没让他坐下,只得着回话“是十辆拖拉机卡车,烧柴油的,来回济南和青岛口一趟,十辆车加起来要烧4000升柴油。”
  
  姚梵每次见到丁宝桢,都觉得自己应该装的谄媚一些,应该学着清人做官的秘诀“多磕头,少话。”应该跪下来拼命磕头才是,可偏偏,他跪不下来。
  
  遥想当年上,一句“中国人民从此起来了”,让海内外亿万万华夏同胞泪如泉涌。中国人好不容易起来了,如今却要让他一个新中国人在此跪下,绝不能够轻易办到
  
  “我进一步多不容易啊,要我退一步,门都没有要我跪我先要你死”姚梵以前读书时,每每遇见难题,总是会这样鼓励自己。
  
  “烧油姚梵,那柴油是什么一升所需几何”丁宝桢眯缝着眼,面无表情地道。
  
  “大人,柴油是石油里提炼的轻质油,工艺非常复杂,石油提炼出煤油已经是非常昂贵了,要提炼出柴油,一升便要一两银子。”
  
  反正这年头全世界没人从石油里提炼柴油,都是用来提炼煤油的,煤油用作有机溶剂、润滑剂和照明用途,甚至有欧美的医生煤油可以当药服用,治疗癫痫或者各种疑难杂症,这年头的西医西药基上和老中医差不多,各种玄幻的药方不计其数,相比之下,中医那些“三年的露水”或者“十年的井绳”经过熬煮作为药引,倒还吃不死人,算是良心药了。
  
  丁宝桢一听这柴油这样昂贵,默然无语,想了一下,觉得姚梵还是蛮忠心办事的,只是此子的脑壳被洋人带坏了,中华礼仪全没学到。
  
  “你破费了,坐下吧。”
  
  姚梵这才落了坐。
  
  “既然机器到了,什么时候能装好”丁宝桢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
  
  “最慢两个月,最快一个月。第88章靡费的拖拉机卡车
  
  ”姚梵给自己留了余地,其实这套设备实在是简单的很,为了便于迅速安装,姚梵把施工图纸都翻烂了。”
  
  丁宝桢点点头“带我去看看你那拖拉机卡。”
  
  丁宝桢转身进了后面,换上官服,带着姚梵出了巡抚衙门。
  
  老丁把行头扮上,这气派立刻就不一样了,府衙外十八引路骑兵加三十六带刀兵丁齐出,将广场无关人等清理到四周待着,中间场地空出来,二名差役拿着杏黄色罗伞从府衙走出,后面是两个锣鼓手齐刷刷敲响两面铜锣跟在后面,一共敲13道,后面十个掌排差役手拿肃静、回避等等报名排,两两并行走出府衙,十个手拿飞虎旗、青扇、金环棍等等仪仗物品的差役跟在后面,最后是丁宝桢坐着八抬大轿缓缓出来,边上姚梵只得步行跟着,心里暗骂这老东西架子太大。
  
  “这便是拖拉机卡车”丁宝桢下轿问道。
  
  “是。”
  
  “你开给我看看。”
  
  姚梵生怕新司机手拙,紧张撞到人,于是自己亲自上去开了一圈,顿时满场轰然,所有人都啧啧称奇。
  
  面对开完车下来的姚梵,丁宝桢冷冰冰道“这洋人果真是奇技淫巧,花这么多心思来造这样靡费的车子,济南到青岛,运一百大车货物也要不了六百两运费,这车却要耗去4000两,实在无用。”
  
  姚梵知道丁宝桢这话是给身边人听得,他这样的人,绝不可能把真实想法公然出口。
  
  “大人的是。”姚梵附和道。第8章军民两用
  
  8军民两用
  
  丁宝桢见姚梵并不反驳,有些惊讶,又似乎有些失望。他命令手下给姚梵牵一匹马来,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奔赴城北黄河边泺口而去。
  
  去泺口一路上,蓝天白云下是一片农田接一片农田,道路两边桑柳环绕,若是一个人走这条道,大概心里会非常安静。
  
  “姚梵,你知道我为何要选泺口建机器局吗”丁宝桢坐在他那竹席顶棚四面透风的八抬轿辇上,手拿扇子问道。
  
  “泺口有一个煤矿,地势也高,大概不容易被水淹;东边80里就有章丘县,那里有许多长期开采的煤矿;西南120里,又有平阴县长山煤矿;这两个地区一直就是产煤大户,供给济南和山东各地,大人这个选址,真是左右逢缘的。”姚梵回道。
  
  “是徐建寅告诉你的吧”丁宝桢猜测到。
  
  姚梵默认了,他心里想着“老丁啊,你不是蠢材,可为什么预料不到机器局的将来呢一旦你离开山东,立刻就有人打主意要停办或者压缩机器局了,这样烧银子的产业,你以为那些官员会维持它多久”
  
  “眼下日人猖狂进犯,把黑手伸向琉球、台湾、朝鲜,大清国一味忍让妥协,晚辈看的唏嘘不已,只盼望能抓紧将这机器局建起来,为大人造出国产步枪和子弹,让大清能挺直腰杆。”姚梵对丁宝桢表忠心道。
  
  “好,好,你有这样的热血,想要为朝廷报效,这就很好,姚梵,你好好干吧,将来大有前途。”丁宝桢连两声好,但丝毫不愿提起眼下清国的困境。
  
  到了泺口,丁宝桢下轿后健步如飞,带着姚梵进了机器局。
  
  姚梵在厂房里对丁宝桢一一解释每台机器的作用,无论是原理、构造、生产加工方式,都一一阐明,甚至还回答了丁宝桢一些关于如何制造这样的机器的问题。
  
  姚梵操作着一台手动杠杆式压力机道“大人您看,这是我家海外工厂生产的人力机床,这样的人力机床非常灵便,只要把合乎尺寸的铜片放在下面模子里,只一压,铜皮就卷了起来,您看,这接口处两面吻合,丝毫不差。”
  
  丁宝桢手里拿着那个卷起的铜皮,笑道“这个机床好不用水火之力,大大便捷姚梵,你家的厂子好手艺啊。”
  
  姚梵道“这种机床我家从来不卖给洋人,都是自家造给自家的各个分厂使用,还请大人答应,不要把这些机床流出到洋人的手里,若是被他们拆开学了去,我家就大大吃亏了。”
  
  丁宝桢点点头,对边上的会办薛福辰吩咐道“机器局是国家重第8章军民两用
  
  8军民两用
  
  丁宝桢见姚梵并不反驳,有些惊讶,又似乎有些失望。他命令手下给姚梵牵一匹马来,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奔赴城北黄河边泺口而去。
  
  去泺口一路上,蓝天白云下是一片农田接一片农田,道路两边桑柳环绕,若是一个人走这条道,大概心里会非常安静。
  
  “姚梵,你知道我为何要选泺口建机器局吗”丁宝桢坐在他那竹席顶棚四面透风的八抬轿辇上,手拿扇子问道。
  
  “泺口有一个煤矿,地势也高,大概不容易被水淹;东边80里就有章丘县,那里有许多长期开采的煤矿;西南120里,又有平阴县长山煤矿;这两个地区一直就是产煤大户,供给济南和山东各地,大人这个选址,真是左右逢缘的。”姚梵回道。
  
  “是徐建寅告诉你的吧”丁宝桢猜测到。
  
  姚梵默认了,他心里想着“老丁啊,你不是蠢材,可为什么预料不到机器局的将来呢一旦你离开山东,立刻就有人打主意要停办或者压缩机器局了,这样烧银子的产业,你以为那些官员会维持它多久”
  
  “眼下日人猖狂进犯,把黑手伸向琉球、台湾、朝鲜,大清国一味忍让妥协,晚辈看的唏嘘不已,只盼望能抓紧将这机器局建起来,为大人造出国产步枪和子弹,让大清能挺直腰杆。”姚梵对丁宝桢表忠心道。
  
  “好,好,你有这样的热血,想要为朝廷报效,这就很好,姚梵,你好好干吧,将来大有前途。”丁宝桢连两声好,但丝毫不愿提起眼下清国的困境。
  
  到了泺口,丁宝桢下轿后健步如飞,带着姚梵进了机器局。
  
  姚梵在厂房里对丁宝桢一一解释每台机器的作用,无论是原理、构造、生产加工方式,都一一阐明,甚至还回答了丁宝桢一些关于如何制造这样的机器的问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