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1985我来自未来 > 第93章 两艘军舰的订单

第93章 两艘军舰的订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堂皇的荒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第3章两艘军舰的订单
  
  3两艘军舰的订单
  
  在李鸿章眼里,姚梵无疑是个有趣的青年家道富庶、精通洋务、却又无意仕途。
  
  根据他的经验,这样的人一般都是被家里的富贵荣华宠坏了,白了就是没吃过苦、没受过罪、没被欺负过,对于自己没兴趣的事情一点都不想干,只愿当个富贵闲人,成天看些自己喜欢的书,研究些喜欢的学问,甚至成天追捧着些当红的戏子到处跑。
  
  李鸿章不但见过这样的人,而且手下现成就有一个这样的典型华蘅芳。此人眼下供职江南制造局翻译馆,出身世宦门第,家境富裕,可却从不喜欢四书五经,着迷一般研究数学,到处游学,找数学家讨教数学方面的问题。后来去了安庆内军械所,帮着徐寿捣鼓出了中国第一条蒸汽机动力的木帆船。如今在江南制造局翻译馆,醉心于翻译西方科学书籍。
  
  可偏偏这些人家里又有偌大的家业需要他们继承和经营。倘若不是嫡出世子倒也好办,可你要是嫡出世子,注定了要继承家业挑起重担,那就只能硬着头皮放下喜欢的事情,经商的经商,管理田庄的管理田庄,把自己奉献给家族事务。
  
  李鸿章对这种人很放心,可又不是太放心。
  
  放心是因为这些人一来生活优渥,没有任何造反的动力和理由,二来没有野心,你想啊,连特么当官都看不上,你他能有什么野心
  
  不放心是因为这些人往往对于兴趣之外的事情不大关心,你把事情交给他们办,总会提心吊胆,怕他们给你吊儿郎当,不当事来办。
  
  李鸿章知道,这属于富家子最典型的怪病缺乏上进心
  
  他李鸿章是什么样的人
  
  “中兴名臣”
  
  “直隶总督”
  
  “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北洋通商大臣”
  
  “戴双眼花翎的一等肃毅伯”
  
  “统领三万八千装备洋枪、鸟铳、抬枪、劈山炮、钢刀、长矛的悍勇淮军、外加十万淮系绿营和团勇势力的总头目”
  
  他保举的官员位置稳如泰山,皇帝都要给面子。别人千般巴结,求他给个官做都难,要他亲自保举,这样的荣宠哪里去找至于能进他的幕府,那更是天上掉馅饼的美事,他李鸿章的幕僚何等权势地方州府大员都不敢正眼去看的至于做上几年幕僚后,出来开衙建府,往少下面也统领几个县,那是何等威风八面
  
  可姚梵这死不开眼的子,居然财迷心窍的厉害完全不通世故
  
  李鸿章心里暗暗叹气第3章两艘军舰的订单
  
  ,心想“姚梵这子果然是年纪轻缺乏历练,不知道天下一等一的快事,乃是当官啊
  
  此子若是让我调教几年,未尝不可成为干臣之才,可既然他自己不愿意,这就不能怪我不提携了。只叫他做上几年生意,就会知道什么是因失大。”
  
  “姚梵,我已去机器局看过了,你家造的机器果然是极好的,其中那电灯尤其造化精巧,我问你,这样的设备,可能给江南制造局和天津机器局也采买一套”
  
  “大人只要肯花银子,再难我姚梵都能负责给您搞来。”
  
  “好
  
  我前日见机器局内许多机床都是前所未见的新货,问了徐建寅才知道,那是你家自己内部制造的,之中尤其是那些脚踏式和杠杆式的机器最为出色,不烧煤不用电,对我大清国最最适合回头我叫徐建寅给你个清单,你只管帮我采买来,你放心,我一两银子也不会少了你姚家的。”
  
  “大人,这种蒸汽轮机刚刚问世,是天下第一等先进机器,眼下最是抢手。之前帮丁大人采购,我是垫了钱才拿到的,如今又要再买,我觉得大人若是付全款,我也好在厂里加个塞,抢在别人的订单前先行拿货。”姚梵这话得非常不堪。
  
  “姚梵,你的钢笔、折叠伞、热水瓶、洋火、手表,可交过海关税吗”李鸿章歪着嘴,不知是被姚梵气的还是因为不屑。
  
  “那,大人给我八成货款也行要不七成”姚梵看着李鸿章脸色在讨价还价。
  
  “丁宝桢找你买止付一半货款作定金,偏偏我买就要七成”李鸿章轻轻一拍桌子。
  
  “一半就一半吧大人您不知道,我现在手上货物积压,手头紧得很,实在是勒紧裤腰带在挤银子往里垫。”姚梵开始哭穷。
  
  李鸿章看着姚梵那副贪财的惫懒模样,心里有气。
  
  “姚梵你自己去看看,青岛口眼下被你搞成什么模样了明明不是通商口岸,却每日都有洋人进进出出你就不怕朝廷查你吗”
  
  “大人明鉴啊晚辈在青岛口是做中转买卖,把我家海外运来的货在那里批发出去,那些往来的洋行,都是来进货的同时,顺带些货物当压仓的,他们进关应该都是交了税的。我进口时当然也是交税的。”姚梵辩解道。
  
  “海关不归我管,你也不必多。回头清单给你,我先付一半订金,此事就这样定了否则将来赫德问起,我可不帮你遮瞒”李鸿章不耐烦的道。
  
  “大人,既然要买,何不再买些战舰”姚梵见李鸿章对他很赏脸,很好话,蹬鼻子上第3章两艘军舰的订单
  
  脸地建议道。
  
  “我听,您托海关总司赫德去英国张罗着买四条炮艇,想必此刻那英国阿姆斯特朗船厂应该是在向您推荐乔治伦道尔设计的蚊子船吧听推荐的头两艘,每艘排水量才31吨,马力才310匹,航速5节,乘员60人。装了一门只能向前开炮的十一英寸280毫米口径的火炮,那炮死沉死沉足有265吨,两挺哈乞开思五管机枪装在主炮两侧后部,另外船尾还装一个12磅炮。这船有05英寸装甲,一条要价15万两银子。
  
  大人,我没错吧”
  
  李鸿章听得毛骨悚然,瞪着眼问道“姚梵你如何知道这样详细”
  
  姚梵温和地笑道“大不列颠海军里,我家有不少耳目。我还知道推荐的后两艘船排水量加大到420吨,马力却缩水到20匹,,装一门125英寸38吨主炮,依旧是加装两挺哈乞开斯机枪和一门12磅尾炮。不过阿姆斯特朗船厂居然叫这玩意的航速还能保持5节,我很怀疑他们是以牺牲载煤量来换得这个数据的。”
  
  “姚梵,你既然知道这样详细,那这个价,你觉得可值”李鸿章被姚梵的内幕消息刺激的精神大振,连声追问。
  
  “若是由我来采购,价钱可以降一半。至于大人对朝廷报什么价,我就一口咬定什么价。”姚梵毫无底线的公然许诺回扣。
  
  “一艘七万五千两”李鸿章在吃惊之余,心中大骂赫德黑心,必然坑了他的钱。
  
  “八万两。”
  
  “你从哪里订购”李鸿章继续追问。
  
  “大人放心,我家自有门路,欧洲能造战舰的船厂十七八家,五六千吨的战舰都造得,何况是这种船乎完全菜一碟。”姚梵吹嘘道。
  
  李鸿章心里盘算“眼下只是和阿姆斯特朗船厂签了头两条合同,后面两条还未签约付款,不如”
  
  “姚梵,你可愿意接两条这种船的合同”李鸿章问道。
  
  姚梵起身肃容拱手作揖“大人以军国重事相托,我怎敢推辞”
  
  “姚梵,你可不要空言误国。”李鸿章敲打道。
  
  “姚梵不敢。”
  
  “好我便将这两艘船的合同交给你,货款全付”
  
  “连其他采购款一起全付”
  
  “不行,只是战舰。”李鸿章脸又黑了。
  
  姚梵笑道“我只是随便一问,大人莫要生气。”
  
  李鸿章走了,留下了22万两银子,这里既有他订购的两第3章两艘军舰的订单
  
  艘蚊子船的货款,也有他要买给天津机器局的汽轮发电机的定金。
  
  姚梵拿着银子感慨老李的豪爽,觉得若是自己从此离开这个时代,只怕这桩诈骗案将永载北洋水师的史册185年,一个名叫姚梵的骗子借口代买战舰,从昏庸的清政府北洋大臣李鸿章手中骗取各种款项总计22万两
  
  “不行不行我还是有节操的”姚梵摇头晃脑地告诫自己不要贪便宜。
  
  “再者了,李鸿章敢把钱给我,那就是不怕我跑,哪怕我借口出国采购军舰,估计他也不会拦着我,单这份信任或者是中国海军的绝望与无助我就不能背叛、抛弃他
  
  不就是蚊子船吗好我给你”
  
  几日后,姚梵带着银票,带着一个排20名乡勇,带着20名司机,给拖拉机卡车加满油,驶上了回青岛的路途。
  
  两天后姚梵抵达青岛,已经是太阳下山的时刻了,火红的余晖洒满大地,让姚梵觉得美不胜收。
  
  “美利士又来了他卖的还真快。”姚梵一回来就听詹姆士美利士已经在客栈等他三天了。
  
  姚梵一见到美利士,这个干瘦的德国人便要上来拥抱他。
  
  “亲爱的弗兰克,好久不见。”美利士的气色非常好。
  
  “詹姆士,你这么快就把染料卖掉了”姚梵相当吃惊。
  
  “当然,我向你保证过的,弗兰克,我我能在一个月里全卖光,就一定能做到。”美利士得意道。
  
  “你这次来是要继续进货”姚梵问
  
  “是的,进货,另外我已经托人去帮你找马克思教授了,我的朋友是一条德国商船洪堡号的大副,洪堡号这次回国,会经停伦敦。我给了他一百英镑让他转交马克思教授,又送了他一个金华火腿和一包茶叶。”美利士表功道。
  
  姚梵没想到美利士居然连金华火腿都知道。
  
  “好的,詹姆士,总之请尽快,我听马克思先生的日常生活有些窘迫,手头比较拮据,这对一个伟大的思想家来不公平。”
  
  “弗兰克,你是个仁慈的人,愿上帝保佑你和马克思先生。”第4章颁奖仪式
  
  4颁奖仪式
  
  姚梵在自家宅子里摆了些酒菜招待美利士。
  
  “詹姆士,现在我们已经是熟人了,你用自己的能力证明了你的信誉,我知道你这次赚了8000两,但在你拥有足够的钱之前,我愿意给你额外的信用额度来帮助你更快的占领市场。另外我在价格上会给你更大的优惠,每公斤染料从50两降到45两银子。”
  
  “天哪,弗兰克,你是天使是圣人我得,你是我来中国后见到的最了不起的商人”
  
  “这次给你二十桶染料,十桶50公斤、十桶30公斤,总价三万六千两。美利士,我对你抱有很大的希望,希望你能在上海稳脚跟,把染料销往全亚洲乃至全世界。”
  
  “弗兰克,我也希望尽可能的迅速把市场打开,可是欧洲和美国的关税壁垒太高了,实收关税超过百分之三十,我目前更加注重亚洲和南美市场。”
  
  “詹姆士,你要有信心,随着我染料工厂产能的扩充,批发价将来会更便宜。
  
  而你首先要做的,就是先把各个低关税殖民地市场的外来染料批发商和土染料行业打垮,垄断整个市场,一旦缺乏市场,欧洲和美国的染料厂就会无法与我竞争。”
  
  “弗兰克,你的计划非常高明,但我觉得几年内你的产量不太可能供应全球殖民地市场。”
  
  “哦,你对我真了解”姚梵嘲讽道。
  
  美利士尴尬一笑。
  
  次日美利士带着染料离开青岛,姚梵殷勤相送。
  
  目送美利士的货船离开码头,姚梵回到遇春商号查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