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1985我来自未来 > 第52章 赠书

第52章 赠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福伯见了这样多的上好腊面光纸印出的彩书,也是大为吃惊,他哪里见过印刷和纸质如此光彩照人的图书于是他立刻对姚梵再没有丝毫怀疑。
  
  福伯现在十拿九稳的断定,姚梵此人绝对是西洋回来的大海商,你想想,这样的全彩书,纸张好的令人发指,大清朝那里曾经有过这种纸姚梵这些仅仅是家里的普通藏书,更令福伯肃然起敬了这人家里居然藏得起这般极品质量的书籍,简直是可以和大清国几个藏书世家相媲美了。
  
  福伯叫两个家人在院子里心捧着,自己做个揖道“姚老爷赶紧歇下吧,我这就把书送去。”
  
  姚梵点头,便不再啰嗦,进屋就立刻呼呼大睡。
  
  这两天的骑行实在是太累了,伙计们冲凉之后也都是呼声震天的早就睡迷糊了。
  
  于是一时间后院里呼噜声响成一片。第53章海商大族
  
  53海商大族
  
  姚梵离开后,李家三兄弟开始讨论起姚梵。
  
  “这姚梵懂得可真多,简直就是个西洋通”李经方坐下在大床中央的棋盘边,拍着大腿赞叹道。
  
  “此人胸中才学虽然驳杂,却条理分明,显然是受过良好教育。他家这般豪阔,能送子弟四海游历经商,家学里一定是请了最好的西洋先生,我看咱家的美国先生白狄克怕是比不了,白先生除了会教英语,哪里懂这么多。”少年李经述把姚梵的知识归功于他想象中的姚家族里的家学。
  
  “此人才26岁罢却把那西洋诸国跑了个遍,英国、法国、普鲁士、奥地利、意大利、美国全都去过了简直是活生生的四洲志我听他起那泰西诸国的风土人情,上流社会的习俗,俱都娓娓道来,想必是在其中浸淫的极深。
  
  他年纪轻轻跑遍天下,真是没白活这么大啊今生我若有幸,也能去西洋游历一番,下半辈子就算一直呆在家伺候爹娘,我也知足了。”李经璹也感慨不已。
  
  李经璹是李鸿章夫妻最疼爱的女儿,她自然敢做这样的春秋大梦。
  
  少年李经述却笑道“你一个女孩儿家如何能出这样远的门爹爹定是不让的,母亲要是听了,一定赶紧把你嫁了。
  
  李经璹气鼓着嘴道“那我性就嫁个海商,也好遂了我游历四海的愿景。”
  
  李经方调笑道“你才第一次见那姚梵,就已经思嫁了啊嗯嗯,菊耦你既然有这个念头,我回去一定告诉父亲,让他给你和和罢”罢便与李经述二人哈哈大笑。
  
  李经璹见二人取笑自己,气的面红耳赤,把一个棋子丢过来,轻飘飘打在李经方肚子上后咕噜噜滚落在地上,口里嗔怒道“大哥你欺负我回头我一定找爹爹告状”
  
  李经方连忙安慰道“大哥与你玩笑呢,这姚梵一个商贾罢了,哪里配得上我家千金大姐了。咱们家这样的,要找女婿,怎么也要找个金榜题名的进士郎君嘛。”
  
  李经璹却捏着衣角低头想“若是若是找个他那样儿的,难道就比进士差了吗可不是商人重利轻别离吗咳我怎么能想这些个羞人的东西”
  
  三人正在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福伯带着下人捧书回来了。
  
  “三位少爷,这是姚爷送给您们的书。”福伯接过两名家人手里的书捧上来,端正的码放在墙边一个只刷了透明桐油的简陋桌面上。
  
  “居然是彩色的这姚家可真舍得花钱”李经方赶紧上前,拿过一书就啧啧第53章海商大族
  
  53海商大族
  
  姚梵离开后,李家三兄弟开始讨论起姚梵。
  
  “这姚梵懂得可真多,简直就是个西洋通”李经方坐下在大床中央的棋盘边,拍着大腿赞叹道。
  
  “此人胸中才学虽然驳杂,却条理分明,显然是受过良好教育。他家这般豪阔,能送子弟四海游历经商,家学里一定是请了最好的西洋先生,我看咱家的美国先生白狄克怕是比不了,白先生除了会教英语,哪里懂这么多。”少年李经述把姚梵的知识归功于他想象中的姚家族里的家学。
  
  “此人才26岁罢却把那西洋诸国跑了个遍,英国、法国、普鲁士、奥地利、意大利、美国全都去过了简直是活生生的四洲志我听他起那泰西诸国的风土人情,上流社会的习俗,俱都娓娓道来,想必是在其中浸淫的极深。
  
  他年纪轻轻跑遍天下,真是没白活这么大啊今生我若有幸,也能去西洋游历一番,下半辈子就算一直呆在家伺候爹娘,我也知足了。”李经璹也感慨不已。
  
  李经璹是李鸿章夫妻最疼爱的女儿,她自然敢做这样的春秋大梦。
  
  少年李经述却笑道“你一个女孩儿家如何能出这样远的门爹爹定是不让的,母亲要是听了,一定赶紧把你嫁了。
  
  李经璹气鼓着嘴道“那我性就嫁个海商,也好遂了我游历四海的愿景。”
  
  李经方调笑道“你才第一次见那姚梵,就已经思嫁了啊嗯嗯,菊耦你既然有这个念头,我回去一定告诉父亲,让他给你和和罢”罢便与李经述二人哈哈大笑。
  
  李经璹见二人取笑自己,气的面红耳赤,把一个棋子丢过来,轻飘飘打在李经方肚子上后咕噜噜滚落在地上,口里嗔怒道“大哥你欺负我回头我一定找爹爹告状”
  
  李经方连忙安慰道“大哥与你玩笑呢,这姚梵一个商贾罢了,哪里配得上我家千金大姐了。咱们家这样的,要找女婿,怎么也要找个金榜题名的进士郎君嘛。”
  
  李经璹却捏着衣角低头想“若是若是找个他那样儿的,难道就比进士差了吗可不是商人重利轻别离吗咳我怎么能想这些个羞人的东西”
  
  三人正在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福伯带着下人捧书回来了。
  
  “三位少爷,这是姚爷送给您们的书。”福伯接过两名家人手里的书捧上来,端正的码放在墙边一个只刷了透明桐油的简陋桌面上。
  
  “居然是彩色的这姚家可真舍得花钱”李经方赶紧上前,拿过一书就啧啧第53章海商大族
  
  53海商大族
  
  姚梵离开后,李家三兄弟开始讨论起姚梵。
  
  “这姚梵懂得可真多,简直就是个西洋通”李经方坐下在大床中央的棋盘边,拍着大腿赞叹道。
  
  “此人胸中才学虽然驳杂,却条理分明,显然是受过良好教育。他家这般豪阔,能送子弟四海游历经商,家学里一定是请了最好的西洋先生,我看咱家的美国先生白狄克怕是比不了,白先生除了会教英语,哪里懂这么多。”少年李经述把姚梵的知识归功于他想象中的姚家族里的家学。
  
  “此人才26岁罢却把那西洋诸国跑了个遍,英国、法国、普鲁士、奥地利、意大利、美国全都去过了简直是活生生的四洲志我听他起那泰西诸国的风土人情,上流社会的习俗,俱都娓娓道来,想必是在其中浸淫的极深。
  
  他年纪轻轻跑遍天下,真是没白活这么大啊今生我若有幸,也能去西洋游历一番,下半辈子就算一直呆在家伺候爹娘,我也知足了。”李经璹也感慨不已。
  
  李经璹是李鸿章夫妻最疼爱的女儿,她自然敢做这样的春秋大梦。
  
  少年李经述却笑道“你一个女孩儿家如何能出这样远的门爹爹定是不让的,母亲要是听了,一定赶紧把你嫁了。
  
  李经璹气鼓着嘴道“那我性就嫁个海商,也好遂了我游历四海的愿景。”
  
  李经方调笑道“你才第一次见那姚梵,就已经思嫁了啊嗯嗯,菊耦你既然有这个念头,我回去一定告诉父亲,让他给你和和罢”罢便与李经述二人哈哈大笑。
  
  李经璹见二人取笑自己,气的面红耳赤,把一个棋子丢过来,轻飘飘打在李经方肚子上后咕噜噜滚落在地上,口里嗔怒道“大哥你欺负我回头我一定找爹爹告状”
  
  李经方连忙安慰道“大哥与你玩笑呢,这姚梵一个商贾罢了,哪里配得上我家千金大姐了。咱们家这样的,要找女婿,怎么也要找个金榜题名的进士郎君嘛。”
  
  李经璹却捏着衣角低头想“若是若是找个他那样儿的,难道就比进士差了吗可不是商人重利轻别离吗咳我怎么能想这些个羞人的东西”
  
  三人正在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福伯带着下人捧书回来了。
  
  “三位少爷,这是姚爷送给您们的书。”福伯接过两名家人手里的书捧上来,端正的码放在墙边一个只刷了透明桐油的简陋桌面上。
  
  “居然是彩色的这姚家可真舍得花钱”李经方赶紧上前,拿过一书就啧啧第53章海商大族
  
  53海商大族
  
  姚梵离开后,李家三兄弟开始讨论起姚梵。
  
  “这姚梵懂得可真多,简直就是个西洋通”李经方坐下在大床中央的棋盘边,拍着大腿赞叹道。
  
  “此人胸中才学虽然驳杂,却条理分明,显然是受过良好教育。他家这般豪阔,能送子弟四海游历经商,家学里一定是请了最好的西洋先生,我看咱家的美国先生白狄克怕是比不了,白先生除了会教英语,哪里懂这么多。”少年李经述把姚梵的知识归功于他想象中的姚家族里的家学。
  
  “此人才26岁罢却把那西洋诸国跑了个遍,英国、法国、普鲁士、奥地利、意大利、美国全都去过了简直是活生生的四洲志我听他起那泰西诸国的风土人情,上流社会的习俗,俱都娓娓道来,想必是在其中浸淫的极深。
  
  他年纪轻轻跑遍天下,真是没白活这么大啊今生我若有幸,也能去西洋游历一番,下半辈子就算一直呆在家伺候爹娘,我也知足了。”李经璹也感慨不已。
  
  李经璹是李鸿章夫妻最疼爱的女儿,她自然敢做这样的春秋大梦。
  
  少年李经述却笑道“你一个女孩儿家如何能出这样远的门爹爹定是不让的,母亲要是听了,一定赶紧把你嫁了。
  
  李经璹气鼓着嘴道“那我性就嫁个海商,也好遂了我游历四海的愿景。”
  
  李经方调笑道“你才第一次见那姚梵,就已经思嫁了啊嗯嗯,菊耦你既然有这个念头,我回去一定告诉父亲,让他给你和和罢”罢便与李经述二人哈哈大笑。
  
  李经璹见二人取笑自己,气的面红耳赤,把一个棋子丢过来,轻飘飘打在李经方肚子上后咕噜噜滚落在地上,口里嗔怒道“大哥你欺负我回头我一定找爹爹告状”
  
  李经方连忙安慰道“大哥与你玩笑呢,这姚梵一个商贾罢了,哪里配得上我家千金大姐了。咱们家这样的,要找女婿,怎么也要找个金榜题名的进士郎君嘛。”
  
  李经璹却捏着衣角低头想“若是若是找个他那样儿的,难道就比进士差了吗可不是商人重利轻别离吗咳我怎么能想这些个羞人的东西”
  
  三人正在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福伯带着下人捧书回来了。
  
  “三位少爷,这是姚爷送给您们的书。”福伯接过两名家人手里的书捧上来,端正的码放在墙边一个只刷了透明桐油的简陋桌面上。
  
  “居然是彩色的这姚家可真舍得花钱”李经方赶紧上前,拿过一书就啧啧添加""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堂皇的荒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