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1985我来自未来 > 第55章 白马会

第55章 白马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985我来自未来》来源:
  
  第55章白马会
  
  55白马会
  
  “发钞姚兄可是纸钞”李经方问道。
  
  姚梵一正经地道“正是发纸币朝廷发行纸币,把银子和铜钱收回来,铜和银子都是金属,都能卖钱,这么一来,自然就有进项了,大清国发在外面的铜钱和银子数以亿记,哪怕一年回笼一千万两银子,那也是相当可观的了,而且不会影响市场正常货币秩序。
  
  然后政府再用换回的银子找洋人买机器建工厂,造出洋布、钢铁、染料、轮船等等商品在国内销售,逐渐把洋货的市场份额缩。”
  
  姚梵完全没把握,自己的这些扯淡会不会被李家三个崽子传进李鸿章耳朵里,进而影响政策。他唯一有把握的是,如果清朝真的实施这些政策,无形中将动摇它的统治基础。
  
  姚梵道“一到发纸币,就有人反对,拿明朝的宝钞事,可是明朝发宝钞那是因为财政已经入不敷出。可此一时彼一时,咱大清国的财政还好好儿的嘛,正是发钞的时候,如今西洋诸国全都在发钞,大清要不赶上这个潮流,岂不是亏了吗你想啊,人家拿纸来当钱,大清国却拿银子当钱用,谁吃亏”
  
  “此事要想朝庭上的诸公不反对,那也简单只要办报纸就行了嘛报纸上只要把朝廷这政策成一朵花,大家也就议论少些。如果有三份报纸一起鼓吹,那众口铄金,非议的人就更少了,如果有七八份报纸都好,那还有几个人会当出头鸟呢”
  
  李经方道“若是报纸也反对呢”
  
  姚梵道“既然我大清的新派洋事都是官督民办的,那只要管理报纸的官员赞成朝廷的政策就行了,他手里卡一卡,报纸上那些非议自然也就没了影。”
  
  于是四人又就着发钞的问题讨论了半天,这才散去。
  
  次日一早,姚梵便和伙计们起来,简单漱洗之后,把货物照旧装上自行车货架,从客栈买了充当路上干粮吃的煎饼、大葱、酱肉、香肠之后,和李家一起上了路。
  
  姚梵这才发现,李家的队伍居然比他这31人的商队还要多
  
  除了李家三兄弟分乘的三辆马车外,另外还有三辆马拉的大车,上面堆着箱笼油伞等等旅途物件,李家除了福伯和十个家人打扮的精壮保护外,居然还有五十个背着大包袱的侍从在跟随保护着车队。姚梵看这些人体格健壮,倒像是吃兵饭的。
  
  李经方对姚梵解释道“这些也是我家随行的家下,都是粗人,昨天我叫他们歇在城里的大车店里了。姚兄不如上车来,咱们一路上聊天过去。”
  
  姚梵没第55章白马会
  
  有答应李经方同乘一车的邀请,自顾自的骑着自行车跟在自家伙计们后面。
  
  李经述是个少年心性,硬是从姚梵伙计那里要了一辆自行车,将箱笼和伙计都转到他家大车上,自己骑着车跟着姚梵。
  
  “你倒是真的会骑啊”姚梵笑道。
  
  “那当然,我在家也骑的,只是没出过远门。姚兄,你这车真好,骑的舒服。我家洋马儿前后轱辘不一般大,前轱辘不会转弯,靠的是后轱辘转弯,没你这个灵活,真是差得远了。”李经述道。
  
  这少年李经述和姚梵一起慢慢骑着,姚梵也试着用话不断地冲击少年的心灵。一个白纸般的年轻人如何禁得起姚梵这样的老油条熏染,渐渐的,李经述被姚梵感染,心中渐生崇拜,甚至刻意的开始学起姚梵的语气动作起来。
  
  大约是昨晚看书太晚没睡饱,中午在十里堡吃过干粮后,李经述就钻进自己的车里打盹去了。姚梵和伙计们在十里堡镇上吃完干粮后,则是继续顶着日头在前面骑行。
  
  “伙计们,骑快点,到前面赶个阴凉地里,咱们歇着等他们。”姚梵可不想慢吞吞的。
  
  于是姚家的自行车队逐渐把李家一行人约拉越远,甩在了后头。
  
  骑着骑着,姚梵看见前方道路两边都是接天的青色高粱地,姚梵笑道“这里不错,我们钻进去躺下,太阳也晒不着。”
  
  伙计们也赞成在这高粱地里一边躲太阳一边等后面的车队,于是大家只顾着加速往里面骑进去。
  
  姚梵兴致勃发,把着车头冲在前边,扯着嗓子吼道
  
  “哎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
  
  往前走,莫回呀头
  
  通天地大路,九千九百九千九百九呀
  
  ”
  
  路两旁的黄色高粱穗子和青色高粱叶子莎莎的一个劲直摇,在风中不断地点着头。
  
  伙计们听得哈哈直乐,正热闹听得的起劲时,两边地里密密的高粱丛中,突然便呼啦啦冲出一群人来把他们包围,个个手里把着出鞘的单刀,明晃晃刺人眼睛。
  
  这群人嘴里还纷纷喊着“要命的都别乱动”
  
  “不好有劫道的”贺世成尖声惊叫起来
  
  伙计们一下子乱了阵脚一个个的,有脚一软摔下车的,有直接撞上前面伙计的,有手把不住车头侧翻倒地的,到处一片混乱。
  
  姚梵一下子慌了神,他哪想到过这光天化日之下会遇上土匪刚才还乐呵地唱歌,这一时间要他拿出应对之策,实在是脑子有点空白。第55章白马会
  
  木工班长李君大喊道“大伙抄家伙拿棍子啊”
  
  曾经提出要帮姚梵顶罪的刘进宝则想要争取时间,扯着嗓门大喊道“对面好汉来得是哪路神仙要多少买路财”
  
  贺世成、周第四等人则手忙脚乱的正在从车后抽棍子,可等一片乱象结束后,大刀片子已经一个个架在了所有人的脖子上,人群顿时全部安静了下来。
  
  冰冷的钢刀架在姚梵肩膀上,刀刃贴着姚梵的脖子,姚梵的鸡皮疙瘩瞬间就起来了
  
  他吓得寒毛直竖,几欲立刻血祭逃窜,可又怕自己速度不够快,突然之间的逃窜会把对方激怒,一刀抹下来,自己身首异处的回到2011。
  
  危急时刻,姚梵定了定神,壮着胆子道“好汉手下留人有话好商量想要什么自己拿,千万别动手咱这都是跑江湖做买卖的生意人,家里上有老下有下,好汉仁义,多念着咱们家里老幼则个”
  
  只见对方一个头领模样的黑脸汉子出来道“你就是掌柜的”
  
  姚梵见他个子不高,肩膀头子浑圆,身板壮实得很,便对他缓缓抱拳拱手,不敢惊动身边拿刀的人,口里赞道“好一条汉子真是生的豹头环眼,威武有气魄今日一见,真是名不虚传在下姚梵,见过好汉”
  
  黑脸壮汉叉腰皱眉道“你认得我”
  
  姚梵冷汗也下来了,嘴里没遮拦的道“好汉你先叫我身边这位兄弟把刀子放下吧,这么贴着脖子怪吓人的,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商人,又不会武功,您何必怕我动手”
  
  这汉子对姚梵身边的土匪一努嘴,那人把刀一抽,吓得姚梵几乎就要血祭逃窜,幸亏姚梵看的真切,此人是收胳膊的动作,否则当真是要立刻逃了。
  
  姚梵擦了把冷汗,心这下血祭逃跑的时间上又宽裕了些。
  
  他咽了口唾沫道“好汉,您是来收买路财的吧我们这些商贩已经备下了孝敬,诸位每人都有,一人十两银子,您看如何有事好商量。”
  
  贺世成连忙道“银子就在俺车后头的包里,俺拿给大王,请大王放了俺们吧。”
  
  听了这话,这头领身边一个红脸汉子立刻上前,解开贺世成手指的车子后面货架里放着的包袱,见里面放着五六十个十两的银元宝,便一把拎起这三十多斤重的厚夹棉包袱,拿给头领身边的一个女子。
  
  黑脸的头领对姚梵道“这掌柜,我问你话呢,你认得我”
  
  姚梵赶紧拱手笑道“我以前确实没见过好汉您。可我却听人,这附近有劫富济贫第55章白马会
  
  的好汉出没。
  
  好汉您也知道,我们跑江湖做生意的,讲究个和气生财,大家在江湖上见了面,那就是有缘。俗话的好,一回生二回熟嘛,将来我姚梵再带商队路过此地,一定照今天这样备足银子孝敬您。正所谓是大家都有赚嘛,好汉定的江湖规矩,咱做生意的一定照办。”
  
  这黑脸汉子被姚梵的面色稍缓,嘴上却依旧冷冰冰道“你这掌柜倒是会话。来嘛,收个买路钱也就罢了,可最近天干大旱,寨子里老老的都饿着肚皮,所以只好劳烦这位掌柜的,只当是施粥救民,把货也给我全部留下罢。你们放心,只要你们老实,别乱动,我白马会只劫财,不要命。”
  
  姚梵心“得要怪就怪自己没觉悟吧
  
  这里官道两边一片密密的高粱地,跟林子似的俗话逢林莫入,我该事先提防,如今刀已架上脖子,这时候讨价还价确实晚了点。”
  
  姚梵想清楚之后,光棍的道“既然如此,那好汉就搬吧,伙计们大家伙都听着,别乱动,倘若伤到自己,我姚梵没法对你们家人交代。钱财是身外物,今天失了明天赚,大家别在乎。”
  
  那黑脸头领身边的女子笑道“你这掌柜的倒也仁义,我也是头一回见着像你这样爱惜伙计的商贩,你记住了,以后你走这条道,我白马会一定不收你过路费。”
  
  姚梵心里一遍一遍骂道“我是你外公我是你外公我是你外公”
  
  脸上却笑眯眯地道“姚梵谢谢这位女侠关照”
  
  于是接下来伙计们被土匪驱赶到一边坐在地上,姚梵则被土匪带到头领身边,指导这些土匪从自行车上卸货。
  
  正当姚梵苦着脸在边上看土匪搬走他的货物时,四下里突然响起震天的喊杀之声,一群持着雪亮钢刀的人从高粱地里冲了出来,姚梵定睛一看,正是李家的那些随行家下,看那一脸的狰狞勇悍,倒像是久经战阵的精兵。第56章肉票
  
  56肉票
  
  这些土匪一来是被杀了个措手不及,二来是由于饥饿,勇悍有余,精壮不足。被李家的家将和带刀家丁一阵猛杀之后,立刻大败。
  
  当时官道上一片混乱,几个土匪被当场砍倒在地,血流满地,生死不知。其余土匪纷纷聚起来,奋力挥刀对抗。
  
  看到这血腥场景,姚梵不由喉结滚动、肌肉僵硬,浑身紧张起来。
  
  他眼睛盯着面前一个货箱,这里是放折叠弩的,想着只要自己冲上去拿出一把来,不定能起到自保防身的用处。
  
  可是他又犹豫,这弩弓装填费事,需要用脚踩住弩弓前端突出的脚蹬子,然后才能拉紧上弦,这个过程里,万一自己手脚不够快,被土匪一刀咔嚓了可就麻烦了。
  
  正当他胡乱想着的功夫,那头领身边的女子挥着手中单刀喊道“弟兄们今儿个着了道儿了放下货扯活”
  
  此言一出,土匪们纷纷口里喊着“扯活”,挥着手里刀片子向高粱地深处逃去。
  
  姚梵一个没留神,被身后一人拽起他的腕子一翻,扭到后脊处固定住,疼的他浑身无力,被拧的死死的动弹不得。
  
  “大哥,咱带着这个家伙当肉票回头,叫这些人加倍的花钱来赎”抓住姚梵的红脸汉子嚷道。
  
  那黑脸汉子立刻答应了,和土匪们裹挟着姚梵,一阵风似的向高粱地里撤退。
  
  没了持刀土匪的看管,姚家伙计们一个个从地上迅速窜起来,李君见土匪要带着姚梵跑路,心里急得火烧一般,立刻冲上去,抽出车上插得棍子。其他伙计们也醒悟过来,一个个也上去操棍子,有的干脆抽出手弩,用脚踩住前头的蹬子,上了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