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1985我来自未来 > 上架感言

上架感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架感言
  
  我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在您们的支持和鼓励下,堂皇的185我来自未来已经三十多万字,如同船儿挂起风帆,到了必须上架的时候。
  
  这是堂皇的第二书,也是第二次上架,人一回生二回熟,朋友们,我们已经是很熟的关系了呢。
  
  朋友们,我们肩并肩的一起走过春夏,走过秋冬,在的海洋里穿越惊涛骇浪,穿越枪林弹雨,走过了艰难的航程。期间你们的每一句鼓励、每一句赞扬,总如冬天的热汤般温暖我,给我动力,让我前行。
  
  历史军事类文是个的天地,麻雀虽五脏俱全,包罗宇宙乾坤、世界万物,要想得到你们这些品味高贵的读者喜欢,需要每个作者伏案苦思,挖空心思,穷尽资料,挑灯夜战。
  
  堂皇总是默默地写着,想象着,远在天边的那头,我最亲爱的辛苦一天后的您们,能在阅读时露出会意的笑容,您们会如对待自己手下的战士一般慷慨,点下订阅的按钮。
  
  您们会“更新吧,我的勇士。”
  
  荒唐会“为你而战,我的女士”
  
  在文界的出海港口,招展的旌旗、吹响的号角、挤满码头的挥手人群、花束、彩带、花环、欢呼,似乎永远都是为玄幻与都市而准备的。
  
  但荒唐在一条船上,满怀感激看着高贵的您们,深深鞠躬。您们是最脱俗独特的人,在码头的最高处,用鼓励的目光给我殷切的关护。
  
  您们拿出雪白的丝光手帕挥舞着,“荒唐,出海吧”
  
  在苍茫的大海上,风聚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黑色的雨、冰雹和闪电卷扫一切,堂皇的船劈波斩浪,心中充满对完成您们托付使命的渴望。
  
  为了给您带来独特的渔获,即使有可能葬身渊底,腐烂在海草和泥沙中,堂皇也要奋力前行。
  
  所以我最亲爱的朋友们哟不要吝啬一根烟钱,订阅吧
  
  码字的生活是在荆棘丛生的路上流着血前行,每年总有作者过劳死,但岁月的重轭制服不了有您关护的生命。
  
  把我当成您的战士,关护我吧。第1章病人
  
  1病人
  
  这座高耸的断崖兀立在海岸边,周围怪石嶙峋,很少有人会来这里,断崖那头传来大海猛兽般的咆哮。
  
  姚梵想,我要么爬上去,要么转身离开。
  
  带着咸味的湿冷海洋水汽从崖上扑落下来,侵蚀着姚梵身上单薄的衣衫,衬衣已经被水气染湿了,贴在身上,又因为我的心情很不好,所以更加得不舒服起来。
  
  他尽量忘记那湿冷得不快,把注意力集中在攀岩上。
  
  触手处尽是湿滑的岩石,每一脚踩下,姚梵都担心这些被海水腐蚀了千百年的岩石会突然碎裂,不服输的他终于攀到了这座断崖最难攀登的地方,这是石山常年被海雾腐蚀风化,坍塌下来的乱石构成的一段怪石嶙峋的陡峭斜面。
  
  “无论如何我也要爬上去”
  
  克制住自己手脚的颤抖,姚梵咬牙打定主意,手脚并用的攀了上去。
  
  他感觉自己的表现像电视里那些极限攀岩运动员般出色,所以有点得意。
  
  只是,他和那些攀岩运动员比起来,唯一不同之处是,他没有安全保护的绳,如果就此摔下去,他不知道会怎样,或许,他早已知道后果,但他已经不在乎了。
  
  姚梵只是很享受眼下的得意。
  
  十几分钟之后,他终于攻克了这最后的一截石崖,气喘如牛的到了崖顶,整个人如虚脱了一般胸膛起伏、手脚颤抖、甚至整个躯干都因为用力和紧张过度而出现无法克制的抖动,手指因为抠的过于用力,骨节已经发白、疼得有些僵直。
  
  他略带狰狞地裂开嘴,对着自己笑了笑,随即不顾一切地上悬崖最边缘,野兽一般远眺东海。
  
  可以清晰地看见那道白色的海天分际线在那天与海的连接处如一条白龙般抖着身上粼粼的水光在翻滚起伏,姚梵舔了舔嘴唇,想象了一下那白龙的味道。
  
  大约是因为眼睛被正午海面的阳光反刺得有些难受,他便低头向发出隆隆咆哮的崖下看去,崖下的海水呈墨绿色,如融化的宝石一般,依旧和他上次来看时一样美。
  
  姚梵自言自语“若能葬在这里倒是极美,只要尸首不被鱼吃了,绝对要比几万元一个穴的公墓要强许多。”
  
  胶州湾里五月的海风吹的人浑身皮肤都绷紧了,姚梵的衣裤很快被吹干,领口、袖口、裤管、吃进了无数海风、涨的满满当当。他的思维与情绪、也如海风一般、把身体和头脑慢慢填满。
  
  像一株悬崖边上的枯松,随时都有可能被风从腰间吹折落入大海,可他脚下却如发芽生根般,第1章病人
  
  1病人
  
  这座高耸的断崖兀立在海岸边,周围怪石嶙峋,很少有人会来这里,断崖那头传来大海猛兽般的咆哮。
  
  姚梵想,我要么爬上去,要么转身离开。
  
  带着咸味的湿冷海洋水汽从崖上扑落下来,侵蚀着姚梵身上单薄的衣衫,衬衣已经被水气染湿了,贴在身上,又因为我的心情很不好,所以更加得不舒服起来。
  
  他尽量忘记那湿冷得不快,把注意力集中在攀岩上。
  
  触手处尽是湿滑的岩石,每一脚踩下,姚梵都担心这些被海水腐蚀了千百年的岩石会突然碎裂,不服输的他终于攀到了这座断崖最难攀登的地方,这是石山常年被海雾腐蚀风化,坍塌下来的乱石构成的一段怪石嶙峋的陡峭斜面。
  
  “无论如何我也要爬上去”
  
  克制住自己手脚的颤抖,姚梵咬牙打定主意,手脚并用的攀了上去。
  
  他感觉自己的表现像电视里那些极限攀岩运动员般出色,所以有点得意。
  
  只是,他和那些攀岩运动员比起来,唯一不同之处是,他没有安全保护的绳,如果就此摔下去,他不知道会怎样,或许,他早已知道后果,但他已经不在乎了。
  
  姚梵只是很享受眼下的得意。
  
  十几分钟之后,他终于攻克了这最后的一截石崖,气喘如牛的到了崖顶,整个人如虚脱了一般胸膛起伏、手脚颤抖、甚至整个躯干都因为用力和紧张过度而出现无法克制的抖动,手指因为抠的过于用力,骨节已经发白、疼得有些僵直。
  
  他略带狰狞地裂开嘴,对着自己笑了笑,随即不顾一切地上悬崖最边缘,野兽一般远眺东海。
  
  可以清晰地看见那道白色的海天分际线在那天与海的连接处如一条白龙般抖着身上粼粼的水光在翻滚起伏,姚梵舔了舔嘴唇,想象了一下那白龙的味道。
  
  大约是因为眼睛被正午海面的阳光反刺得有些难受,他便低头向发出隆隆咆哮的崖下看去,崖下的海水呈墨绿色,如融化的宝石一般,依旧和他上次来看时一样美。
  
  姚梵自言自语“若能葬在这里倒是极美,只要尸首不被鱼吃了,绝对要比几万元一个穴的公墓要强许多。”
  
  胶州湾里五月的海风吹的人浑身皮肤都绷紧了,姚梵的衣裤很快被吹干,领口、袖口、裤管、吃进了无数海风、涨的满满当当。他的思维与情绪、也如海风一般、把身体和头脑慢慢填满。
  
  像一株悬崖边上的枯松,随时都有可能被风从腰间吹折落入大海,可他脚下却如发芽生根般,第1章病人
  
  1病人
  
  这座高耸的断崖兀立在海岸边,周围怪石嶙峋,很少有人会来这里,断崖那头传来大海猛兽般的咆哮。
  
  姚梵想,我要么爬上去,要么转身离开。
  
  带着咸味的湿冷海洋水汽从崖上扑落下来,侵蚀着姚梵身上单薄的衣衫,衬衣已经被水气染湿了,贴在身上,又因为我的心情很不好,所以更加得不舒服起来。
  
  他尽量忘记那湿冷得不快,把注意力集中在攀岩上。
  
  触手处尽是湿滑的岩石,每一脚踩下,姚梵都担心这些被海水腐蚀了千百年的岩石会突然碎裂,不服输的他终于攀到了这座断崖最难攀登的地方,这是石山常年被海雾腐蚀风化,坍塌下来的乱石构成的一段怪石嶙峋的陡峭斜面。
  
  “无论如何我也要爬上去”
  
  克制住自己手脚的颤抖,姚梵咬牙打定主意,手脚并用的攀了上去。
  
  他感觉自己的表现像电视里那些极限攀岩运动员般出色,所以有点得意。
  
  只是,他和那些攀岩运动员比起来,唯一不同之处是,他没有安全保护的绳,如果就此摔下去,他不知道会怎样,或许,他早已知道后果,但他已经不在乎了。
  
  姚梵只是很享受眼下的得意。
  
  十几分钟之后,他终于攻克了这最后的一截石崖,气喘如牛的到了崖顶,整个人如虚脱了一般胸膛起伏、手脚颤抖、甚至整个躯干都因为用力和紧张过度而出现无法克制的抖动,手指因为抠的过于用力,骨节已经发白、疼得有些僵直。
  
  他略带狰狞地裂开嘴,对着自己笑了笑,随即不顾一切地上悬崖最边缘,野兽一般远眺东海。
  
  可以清晰地看见那道白色的海天分际线在那天与海的连接处如一条白龙般抖着身上粼粼的水光在翻滚起伏,姚梵舔了舔嘴唇,想象了一下那白龙的味道。
  
  大约是因为眼睛被正午海面的阳光反刺得有些难受,他便低头向发出隆隆咆哮的崖下看去,崖下的海水呈墨绿色,如融化的宝石一般,依旧和他上次来看时一样美。
  
  姚梵自言自语“若能葬在这里倒是极美,只要尸首不被鱼吃了,绝对要比几万元一个穴的公墓要强许多。”
  
  胶州湾里五月的海风吹的人浑身皮肤都绷紧了,姚梵的衣裤很快被吹干,领口、袖口、裤管、吃进了无数海风、涨的满满当当。他的思维与情绪、也如海风一般、把身体和头脑慢慢填满。
  
  像一株悬崖边上的枯松,随时都有可能被风从腰间吹折落入大海,可他脚下却如发芽生根般,第1章病人
  
  1病人
  
  这座高耸的断崖兀立在海岸边,周围怪石嶙峋,很少有人会来这里,断崖那头传来大海猛兽般的咆哮。
  
  姚梵想,我要么爬上去,要么转身离开。
  
  带着咸味的湿冷海洋水汽从崖上扑落下来,侵蚀着姚梵身上单薄的衣衫,衬衣已经被水气染湿了,贴在身上,又因为我的心情很不好,所以更加得不舒服起来。
  
  他尽量忘记那湿冷得不快,把注意力集中在攀岩上。
  
  触手处尽是湿滑的岩石,每一脚踩下,姚梵都担心这些被海水腐蚀了千百年的岩石会突然碎裂,不服输的他终于攀到了这座断崖最难攀登的地方,这是石山常年被海雾腐蚀风化,坍塌下来的乱石构成的一段怪石嶙峋的陡峭斜面。
  
  “无论如何我也要爬上去”
  
  克制住自己手脚的颤抖,姚梵咬牙打定主意,手脚并用的攀了上去。
  
  他感觉自己的表现像电视里那些极限攀岩运动员般出色,所以有点得意。
  
  只是,他和那些攀岩运动员比起来,唯一不同之处是,他没有安全保护的绳,如果就此摔下去,他不知道会怎样,或许,他早已知道后果,但他已经不在乎了。
  
  姚梵只是很享受眼下的得意。
  
  十几分钟之后,他终于攻克了这最后的一截石崖,气喘如牛的到了崖顶,整个人如虚脱了一般胸膛起伏、手脚颤抖、甚至整个躯干都因为用力和紧张过度而出现无法克制的抖动,手指因为抠的过于用力,骨节已经发白、疼得有些僵直。
  
  他略带狰狞地裂开嘴,对着自己笑了笑,随即不顾一切地上悬崖最边缘,野兽一般远眺东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