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1985我来自未来 > 第114章 三百长枪气萧森 五

第114章 三百长枪气萧森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114章三百长枪气萧森五
  
  114三百长枪气萧森五
  
  乡勇衙门派来传话的人一路跌跌撞撞跑到姚家庄时,姚梵正在开公审大会。
  
  之前姚梵让王贵查的米粮克扣案件已经有了最终结果,经过与炊事五班的伙计秘密谈话,根据他们举报,王贵带伙计冲进炊事五班班长曾常有的板房,在里面发现了靠墙一直摞到天花板的整整二十袋白米白面,还有四个装满大豆油的咸菜缸。
  
  王贵当时气的跳了起来,吩咐伙计把曾常有捆起来,拎到一处仓库里,又叫来与他相好的刘进宝、李君二人商量,三人都对庄子里出了这样的事情愤怒不已。
  
  李君虎着脸听了王贵的话,扭头对着曾常有脸上狠狠唾了一口,他愤怒地解下腰上扎的武装带,边抽边骂道“打死你这个贼打死你这个贼你还偷了什么”
  
  曾常有被绑的如个麻花,被抽的鬼哭狼嚎哭丧着脸道“真没别的了呜呜呜就这点东西呜呜全都在这了,兄弟手下留情,呜呜呜。”
  
  一边着的刘进宝那里肯信,恨得咬牙地骂“不实话打死他”
  
  刘进宝愤愤地对手心唾了一口,也解下武装带“让我来娘的,老子今天替东家打死这个贼”
  
  那武装带是姚梵采购的军品,牛皮、铜头镀锌,铜头上面冲压出个五角星,若是被这铜头抽到,皮开肉绽。
  
  要知道李君、刘进宝可都是成天进行体能训练的战士,李君是铁匠家的子,刘进宝世代都是干粗活的佃农,二人属于打苦水里泡大的劳动人民,两膀子上一股子力气使不完,再加上连续几个月打熬身体,好吃好喝的加强营养,让二人长出了一身腱子肉
  
  李君每一皮带下去,曾常有身上隔着衣服就是一溜子鲜血冒出来,若是一直抽下去,便要活活打死。
  
  曾常有被李君的武装带抽的浑身满脸都是血,吃痛不住,苦苦哀嚎,若不是被捆着,便要疼的满地打滚了。他又看见刘进宝推开李君,手里紧紧攥着武装带,那厚厚的牛皮被折叠紧握,沉甸甸的铜头坠在前面,森森怕人。
  
  曾常有心知这玩意是要命的,以刘进宝的身板气力,如果被他抡抽上脑袋,那还不是血肉模糊十有要被当场打死
  
  “不实话”刘进宝重重踏上前来,擎起皮带头子作势猛击下来,不知他是想要打死曾常有还是吓死他。
  
  曾常有见到这架势哪里还敢嘴硬,当即被吓得一泡热尿钻出裤裆,洇湿一地。
  
  他哭喊道“我我全别打了第114章三百长枪气萧森五
  
  求你们别打了”
  
  于是曾常有开始交代他如何多水少米烧烂饭,如何在白面里掺麸皮作馒头,如何在重油炒咸菜里减少用油。这些米面豆油被克扣下来后卖到地米店,前后一共偷偷地卖了四千多斤大米和白面,流出给地的粮商。
  
  因为姚家庄的大米都是姚梵采购的去皮干净的精细白米,面粉都是雪雪白的标准馒头粉,豆油都是清澈的精炼食用油,和清朝落后的食品加工技术生产的糙米、灰面、深棕色豆油比起来,那简直是最高级的食品深受有钱人的喜欢,畅销的不得了,以至于市面上只要一出现姚家庄流出来的米面粮油,有钱人家就会掏腰包一扫而空。
  
  那粮商见到如此畅销,哪里还不拼命巴结曾常有
  
  这导致曾常有的生意越做越大,也越陷越深,他后来甚至在炊事五班发展了两个伙计作为同党,勾结着一起克扣私吞公中的米面粮油。
  
  事情汇报到姚梵这里,姚梵厌恶地问李君“你觉得这事咋办”
  
  “这狗贼自己要死
  
  东家曾常有偷得米面粮油都是咱庄子里的上等粮油,这样的好吃食,价钱往高里算值一千多两银子这贼子,我看应该活活打死”李君愤怒地道。
  
  他是苦出身,深知如今的好日子来之不易,他清楚知道幸福生活全靠姚家庄的良好运转,所以特别憎恨挖墙脚、坏姚家庄规矩的曾常有。
  
  姚梵思考着,口里不自觉地发问
  
  “曾常有偷了这样多,打死的确不冤,但是打死他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李君握着拳头恨恨地道
  
  “杀一儆百不打死他,以后不定还有人要学样我看应该连着他两个同党一起打死”
  
  姚梵重重点头,觉得自己绝不能姑息这样的犯罪行为,对于必须零容忍。
  
  更何况自己的工资开的不低啊
  
  曾常有作为主管炊事五班的班长,负责着船坞修造与海边平整工程一千多人伙食,手下20个烧饭烧菜的伙计,因此姚梵给他开的工资每月足有5两白银,没想到这样的高薪养廉之策,养出了个米虫
  
  “治国就是治吏
  
  国未立,吏先腐,若不严惩以戒,必将养出一个既得利益集团,李君我同意你的观点,杀
  
  但是,我们要先进行公开审理,要走流程,要让大家都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杀这三个人让大家引以为戒。
  
  李君你组织一下庄子里的伙计,挑个日子,在船坞工地上公审宣判这三个分子”第114章三百长枪气萧森五
  
  “我这就去”李君风风火火的从姚梵的办公室走了出去。
  
  李君挑的日子,整好是10月25日,也就是禄善来青岛口视察的这一天。
  
  当白大贵从乡勇衙门派来传话的人从姚家庄跑到海边船坞工地找姚梵时,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一千多人的民夫和伙计肃然立,一层一层的围着一个木架高台。
  
  这是工地上临时搭建的一个一米高的台子,后面用竹竿拉着红布横幅,上面贴着白纸黑字的标语曾常有贪污团伙公审大会。
  
  曾常有和他的两个同伙被五花大绑,头上戴着白纸糊的高帽,面对群众跪在台子中央,帽子上面分别写有贪污分子曾常有、贪污分子范立杉、贪污分子朱水大。”
  
  姚梵亲自上阵,穿着和伙计们一样的蓝色棉布工作服,在台上大声宣讲
  
  “同志们贪污犯对国家和人民造成的损失,除了他们直接贪污盗窃的钱粮外,在道德风气上,工作风气上的损失破坏,更加难以估量
  
  从他们三个人身上,我们大家清楚地看到了腐朽的封建糟粕对于革命队伍的进攻是多么猖狂面对内心扭曲的私欲,曾常有、范立杉、朱水大他们三人不但被俘虏,还驯服的向腐朽堕落的封建势力投降,成为了封建势力在我们队伍里的代理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