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1985我来自未来 > 第118章 三百长枪气萧森 九

第118章 三百长枪气萧森 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第118章三百长枪气萧森九
  
  118三百长枪气萧森九
  
  韦国福喊了一嗓子后,见外面果然停止了踢门,心中大喜,正待继续喊话,就听见身后“咚咙”一声响,韦国福吓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后面带木柄的圆筒,居然被隔着院墙扔了进来。此物在院中青砖地面上咕噜噜的滚动,那木柄后面还微微冒烟。
  
  韦国福见到冒烟的东西就警惕,作为一个经历过战争的武人,虽马放南山七八年,可他对于战场上洋枪的硝烟味道记忆深刻。眼前这个微微冒烟的圆筒,绝对是个危险物品。
  
  “马吊去拾起来”在院墙一角的韦国福一边吩咐亲兵马吊上前,自己一边向后退。
  
  马吊口里刚喊了一句“喳”,那圆筒就爆炸了
  
  轰的一声巨响,圆筒所在青砖地面被炸的粉碎,地面烧出了一个三尺方圆的不规则放射状焦黑圆形,中央一个盆般的深坑冒着焦烟,盆爆心处的青砖已经化为齑粉,边缘四周砖块拱起,中心青砖下的泥土也被翻了上来。
  
  爆炸之后,院子里的十几个亲兵几乎全部被当场炸死,没死的也都被炸的血肉模糊,满脸鲜血的捂着身上伤口哭嚎着。韦国福满脸是血,倒在地上人事不知。
  
  罗齐仁扔进来的6式手榴弹重600克,有效杀伤半径米,爆炸破片0到110片,破片在20米外依旧有杀伤威力,这一颗炸开,院子里能活下来的已经算是命大了。
  
  李海牛手下一连一排排长罗齐仁,背靠在外院墙上明显感觉到墙在震动,墙那边震天的炸响,把墙头泥灰冲击的扑簌簌落下,飞溅的碎石砂粒砸在他的钢盔上,屑屑沙沙的响。
  
  罗齐仁兴奋异常,这是他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手榴弹。
  
  大概太过亢奋,他也忘了喊话威逼里面自行开门。
  
  只听他大吼命令“使劲踹门使劲踹再来两个人给我从墙上翻过去”
  
  两名战士踩着战友的肩背爬上了这堵两米高的院墙,心翼翼地探头一看,回头喊道“排长,院里倒了一片都死了”
  
  罗齐仁大喜,吩咐两名战士“跳进去把门打开”随即又仰面隔墙喊话“里面的人听着都别乱动谁敢乱动,待会全都杀了”
  
  见到两名战士抱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跳墙进来,院子里存活的伤兵以为是进来杀人的,立刻开始哭泣告饶“大爷饶命哎哟哟疼死我了疼啊大爷饶命啊”
  
  两名战士迅速冲到门口抽出门闩,放了全排战士进来。
  
  罗齐仁当头一第118章三百长枪气萧森九
  
  个冲进内院,命令道“同志们把活的全拖出去交给东家发落”
  
  战士们开始寻院子里地上躺着的死人,发现还有活气的便上去抽掉佩刀,一把揪住辫子就粗暴地往外拖去,若遇见反抗求饶的,战士便用枪托猛砸,打的哭爹喊娘后继续揪住辫子往外拖。
  
  姚梵平时经常教育战士,对敌人要像冬天一般冷酷无情,今天看来,他们全都记住了姚梵的话。
  
  罗齐仁紧握刺刀,对后堂那扇虚掩的木门里吼“屋里面的听着全给我出外面来谁要是敢动刀子老子一枪打死他”
  
  这两扇木门很陈旧,上面被手榴弹破片打出了几个新坑,坑里新鲜木屑翻在外面。
  
  罗齐仁话音落了半天,里面也没人出来,他便对身边战士们使个眼色,口中低语“一、二、三”
  
  数到三后,罗齐仁上去一脚踹开房门,与战士一起冲了进去。
  
  等进去看到里面情况,罗齐仁也傻了,呆了一瞬后,骂道“都他妈的起来给我把刀解了,一个跟着一个后头出去
  
  原来罗齐仁冲进去后,看到后堂下面跪了一地的人,中间一个穿官服的跪在中间,浑身发抖,边上还跪了一堆的亲兵。
  
  因为手榴弹的威力实在惊人,禄善和手下亲兵被那爆炸的巨响吓破了胆,再看见院子里的活人居然全都死的死、伤的伤,立刻吓得魂飞魄散,连拔刀反抗的勇气都没了,情急之下,禄善直接就在后堂里吓得跪下了。亲兵一见这模样,便也全都有样学样的跪了下去。
  
  当罗齐仁冲进来时,禄善正闭着眼睛跪在那里哆嗦,口中直念“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至此,乡勇衙门里所有人都被赶了出来,一溜排地靠着劝业街的墙边蹲着、跪着或者躺着。
  
  得知里面的活人全都在这里后,姚梵上前查看,只见到狗宝一个熟人,蹲在那里满脸是血,浑身发抖。
  
  “韦国福呢”姚梵上前问。
  
  狗宝跪在地上浑身哆嗦“姚爷别杀我,姚爷绕我狗命,的愿意给姚爷做牛做马,的上有老下”
  
  边上李海牛啪的一个耳光子抽上去“别废话,东家问你啥你就啥”
  
  “韦大人死了。”狗宝赶紧道。
  
  姚梵面无表情的转身走进乡勇衙门,果然看见韦国福的尸体躺在里面,脸上血肉模糊,是被当场炸死的。
  
  仔细辨认尸体后,姚梵还发现了李石头、白大贵、马吊这几个比较熟悉的人。
  
  姚梵默然,随第118章三百长枪气萧森九
  
  后轻声吩咐道“海牛,回头记得叫棺材店来收尸,把他们几个好好的装棺埋了罢,其余人等若是没有家人认领,便都剥去衣甲,在城外挖土深埋。”
  
  李海牛见姚梵心情似乎有些受影响,道“东家,打仗就是这样,刀剑无眼,切莫妇人之仁。”
  
  姚梵挥挥手,径直向外走去。
  
  这时的劝业街上,所有商铺全都关了门,大街上连个鬼影子都见不到,百姓吓得闭门不出。全城四面不断传来零星的枪响,声音清越高亢。
  
  姚梵走到街边,对那筛糠般跪地发抖的武官问道“你就是禄善”
  
  罗齐仁上去踹了禄善一脚“东家问你话”
  
  禄善五体投地,鸡啄米般磕头答应
  
  “的就是禄善,的就是禄善。
  
  的有眼不识泰山,求姚爷放我一马。
  
  只要姚爷放了的,的保证绝不追究,绝不追究,的若违此誓,天诛地灭,教我全家脸上生大脓疮,不得好死”
  
  姚梵心里对这无骨奴才鄙夷极了,对身边罗齐仁道“把他们全绑起来,等拿下县衙后,押到牢里关起来。”
  
  “是”
  
  “一连一排留下,海牛带胡广亭二排、涂文富三排跟我去支援四连五连,咱们赶紧把守备营和县衙拿下来。”
  
  “是”
  
  等姚梵到了县衙,捷报不断传来,各连排轻松地拿下了青岛四门,北港口和码头也被刘进宝的三连拿了下来。
  
  守备营没有韦国福坐镇,坚持到被贺世成开枪打死四个人后便立刻投降了。
  
  姚梵见县衙也被周第四和贺世成拿下,正在往外拖死人,便问周第四“孙茂文还活着么”
  
  周第四汇报“正押在后面院里,和他一家子关在一起。”
  
  “这里有我和李海牛,你带你们连去守备营,把那里投降的清兵看管住。”
  
  “是。”第11章三百长枪气萧森十
  
  11三百长枪气萧森十
  
  姚梵在衙门后院里找到被单独看押在柴房的孙茂文,只见他被捆成粽子一般坐在柴堆上,衣衫不整、头发凌乱、脸鼻青肿,显然是吃过反抗的苦头了。
  
  姚梵在孙茂文面前,也不啰嗦什么“满清暗弱,封建独裁”之类的话,开口便直截了当的
  
  “孙兄,我已经拿下了青岛,你可愿意帮我管理吗”
  
  “姚梵,求你放了我吧我家的箱笼银子都留给你,只要你放了我就行。”孙茂文哭丧着脸恳求姚梵。
  
  姚梵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他就没有对此抱什么希望。
  
  贺万年接到姚梵的消息,终于从商号里赶来了,听姚梵造反,他气的捶胸顿足。
  
  “姚兄你这下可是害苦了我贺家
  
  来日朝廷大兵一举,我贺家成齑粉矣”
  
  姚梵早已把假辫子扔了,此刻光着脑袋,头发凌乱,他闻言挠了挠头,安慰道“贺兄,我们以往手里有钱,却没有政权和武装力量保护,等于是捧着金条逛大街,早晚要被那些贪官抢个一干二净,这样下去,在这世道里是活不长的。
  
  我给你个笑话罢,以前有个富人和别人吃饭时夸口,自己有一千万两白银的家产,天下间不论什么他都能买到手,因此除了皇帝老儿,他见谁都不低一头。
  
  和他吃饭的一个官儿便道“一千万两银子也敢夸口明天我给你开个一千万零一两的罚款,教你破产成要饭花子。”
  
  “贺兄,咱们金山银山赚的再多,那都是假的,一旦出事,那都是给他人做嫁衣”
  
  贺万年气呼呼地道“那也比造反丢了脑袋强”
  
  姚梵笑道“贺兄,此刻抱怨还有什么用你和我的关系,天下皆知,朝廷岂能容你”
  
  贺万年被姚梵得几乎要哭出来“姚兄你你你”
  
  姚梵从椅子里起身上前,双手握住贺万年的手道“为今之计,同舟共济才是正理。贺兄可还记得我以前对你过的话团结就是力量我既然敢造反,自然有成事的把握,再我姚家商船千万,还怕接不走你贺家几十上百口吗”
  
  贺万年终于是被姚梵的花言巧语动了“唉,既然我已经上了这船,自然是要和姚兄同舟共济,只是这却苦了我派去各地建立商号的伙计们。”
  
  姚梵一听这话,也黯然道“好在我已关闭四门,暂时并未走漏风声出去,码头和港口也都被我控制了下来,一应船只不许离港。我估计这消息还第11章三百长枪气萧森十
  
  11三百长枪气萧森十
  
  姚梵在衙门后院里找到被单独看押在柴房的孙茂文,只见他被捆成粽子一般坐在柴堆上,衣衫不整、头发凌乱、脸鼻青肿,显然是吃过反抗的苦头了。
  
  姚梵在孙茂文面前,也不啰嗦什么“满清暗弱,封建独裁”之类的话,开口便直截了当的
  
  “孙兄,我已经拿下了青岛,你可愿意帮我管理吗”
  
  “姚梵,求你放了我吧我家的箱笼银子都留给你,只要你放了我就行。”孙茂文哭丧着脸恳求姚梵。
  
  姚梵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他就没有对此抱什么希望。
  
  贺万年接到姚梵的消息,终于从商号里赶来了,听姚梵造反,他气的捶胸顿足。
  
  “姚兄你这下可是害苦了我贺家
  
  来日朝廷大兵一举,我贺家成齑粉矣”
  
  姚梵早已把假辫子扔了,此刻光着脑袋,头发凌乱,他闻言挠了挠头,安慰道“贺兄,我们以往手里有钱,却没有政权和武装力量保护,等于是捧着金条逛大街,早晚要被那些贪官抢个一干二净,这样下去,在这世道里是活不长的。
  
  我给你个笑话罢,以前有个富人和别人吃饭时夸口,自己有一千万两白银的家产,天下间不论什么他都能买到手,因此除了皇帝老儿,他见谁都不低一头。
  
  和他吃饭的一个官儿便道“一千万两银子也敢夸口明天我给你开个一千万零一两的罚款,教你破产成要饭花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