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一章 一个“秘密”的杀伤力

第一章 一个“秘密”的杀伤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幕下的克里姆林宫和往日一样,显得那么气势恢宏且庄严肃穆,不过敏感的人,还是能够轻易感觉到今天气氛的不同,今天红场上的警卫明显增多了,就连列宁墓前原本的双岗哨,今天也换成了四岗。
  大多数人都知道这是为什么,莫斯科已经戒严了,最高统帅部方面已经在今晨发布了戒严令,实施非常时期的军事管制。
  从今天凌晨开始,莫斯科的大街小巷都在流传着一个消息,消息时从前线发回来的,内容是德军已经包围了波罗的海沿岸重要城市列宁格勒,刚刚重整过的西北集团军再次被击溃,连续丢失了列宁格勒外围五道防御阵线,现在已经完全扯进了市中。在南线战场,情况更加糟糕,原西南方面军大部在基辅被德军分割包围,经过连续不断的两日突围,除原属布良斯克方面军的21集团军一部成功突围外,其余部队损失殆尽。一场基辅战役,苏军部队损失兵员七十万,其中六十五万以上做了德军的俘虏。这个消息传回莫斯科,举城震动,一股悲观的气氛迅速笼罩整个城市的上空,这为已经进入初秋的莫斯科,平添一份意外的悲凉。
  在克里姆林宫内的苏维埃大会议厅,斯大林面色阴霾,他嘴里叼的那个烟斗不停的冒出股股青烟,利芒暴射的双眼里,飘飘乎乎的充满杀机。
  在他面前那张椭圆形的大会议桌两侧,密密麻麻的坐满了人,其中有穿着军装的,也有穿着便装的,不过不管穿什么装的,大家伙都是一样的屏息垂头,一声不吭,谁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冒尖,那是会遭殃的。
  “眼下可不是相互推诿责任的时候,现在应该考虑的,是怎么解除列宁格勒方向的威胁,”楚思南首先开口说道,他的位置很特殊,就在斯大林的身后,有属于他的一把椅子,坐在这把椅子上,他可以列席苏联最高统帅部的集体会议,虽然没有什么军衔官职,但是地位很特殊,这是显而易见的。
  “唔,”斯大林脸色稍缓,他沉吟一声,用几乎无法分辨得幅度点了点头。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此次南线基辅战役战败的责任就可以不予追究了,我们不但要追究,而且要对那些指挥作战不力的高层将领严加惩处,以儆效尤。”楚思南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说道,“必须用活生生的事实告诉所有人,最高统帅部方面对战争的坚定立场,处决一批作战不力、贪生怕死的懦夫,奖励提拔一批在战斗中作战英勇、表现突出的低层军官,这样就可以让那些前线的军官们明白,他们所面对的只有三条路,一条是击退敌人获得胜利,一条是光荣的战死,最后一条就是作为国家罪人被送上刑场。”
  “嗡!”
  楚思南的一番话就像一颗重磅炸弹扔进了人群,偌大的大会议厅里顿时变得喧闹起来,很显然,大多数人都不同意如此铁血的政策。
  “啪!”
  一个硕大的烟斗重重的砸在会议桌上,然后在一声脆响中断成两节。立刻,原本喧闹起来的会议厅里再次安静下来,变得鸦雀无声。
  “这件事情可以交给贝利亚同志去处理,”斯大林阴鸠的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最终落在了贝利亚的身上,“我要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在原有的军法官制度基础上,作进一步的加强完善,以后,军法官将不再仅仅起一个军事监察的作用,还要起到督战监察的作用,有权在作出请示之后,对作战不力的方面军级将领进行处罚。”
  斯大林说完,又将目光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然后继续道:“下面对这一议题举手表决,同意的同志可以举手。”
  “淅淅索索”,一番轻微的响动之后,会场上大部分人都举起了手。
  目光狠狠在那些未曾举手的人脸上盯了一番之后,斯大林愤愤地说道:“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前一条议题通过,并马上付诸实施,有不同意见的同志可以保留意见。”
  除了贝利亚之外,会场上所有人的脸色似乎都不好看,楚思南知道,在这最高统帅部内,斯大林根本就是搞“一言堂”,纯家长式做派,这样一个最高决策机构,与其说是集合众人意见,不如说是按照他老人家一人的喜好行事。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经过这次会议之后,特务头子贝利亚的权力将会得到进一步加强,他的触手将会深入的插进军方各个阶层。不过楚思南却在冷笑,他知道贝利亚在获得了更多权力的同时,也将领受到更多人的排斥以及斯大林的进一步戒备,只要他一有什么轻举妄动,暴风骤雨般的攻击就会落到他的头上。
  楚思南深知,斯大林如此脾气暴躁的一个人,之所以能够在苏联领导人的位置上站住脚,就是因为他的身边围拢了一群精明强干、声名卓著的人,像贝利亚、苏斯洛夫、伏罗希洛夫乃至何鲁晓夫、博列日涅夫等等。而要动摇他的权力根基,就必须要先一一铲除他身边的臂膀,在这其中,掌控着秘密警察队伍的贝利亚,自然会首当其冲,只有铲除了他,斯大林才会失去耳目,变成一个彻底的瞎子、聋子。
  “好啦,”斯大林伸手在桌子上敲了敲,然后说道,“下面我们研究一下下一步德军可能会采取的进一步战略,正如楚思南同志刚才所说的,这才是我们所要研究的重点问题。”
  无论是怀着什么样心情的人,此时都把注意力转了回来,几乎所有人都先把目光瞄到楚思南的脸上,然后再小心翼翼的转开,谁都能感觉到,今天这为突然出现在会场上,并且直接坐到了斯大林身后的年轻人,绝对不是个简单人物。
  此时在场的人中最镇定的,无疑就是楚思南本人了,目前的一切都在他的思虑之中,而且他也对斯大林所说的,接下来所要研究的“重点问题”不感兴趣,因为他都知道那些内容是什么。不是说他能看透斯大林的心思,而是因为斯大林一会所要说的一系列对于新战役的安排,都是他楚思南提前制定出来的上交的,换句话说,也就是伟大的斯大林同志正在脸不红心不跳的把他的战略计划窃为己有。不过对此楚思南并不介意,这也是他所期望看到的,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更进一步的得到斯大林的信任。
  ———————令人激动地分割线———————
  一九四一年九月中下旬,硝烟弥漫的苏德战场上,似乎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在经过了初期势如破竹般顺利的攻势之后,德军的进一步攻势似乎在一夜之间变得艰难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