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二章 喧夜故人来

第二章 喧夜故人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隆隆的炮声无情的撕碎了黎明前寂静的夜空,楚思南从房间里出来,远眺西方的天空,只见那里已经变得亮若白昼,毫无疑问,苏军正式展开了对被围德军的全面攻势。
  “楚思南同志,您的大衣。”警卫员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嗯,”楚思南转过身,接过衣服披在肩上。他的警卫员叫卡马波夫,是一个来自白俄罗斯的小伙子,长得很精神,整天那双眼睛里都透出一股子精明劲。
  “卡马波夫,走,跟我去前面看看。”楚思南紧了紧背上的风衣,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然后便迈开步子朝西边的军营方向走去。卡马波夫将手中的冲锋枪挂在肩膀上,紧随在楚思南的身后走了。
  此时的博尔霍夫可谓是四处皆兵,这并不仅仅因为它是最高统帅部前线指挥处的所在地,还因为它是苏军预备队的屯兵处,同时,大批的后援物资也都囤积在这里,准备随时运往几十公里外前线。
  楚思南从自己的住处一路走来,发现沿途到处都是紧急集合中的士兵,楚思南寻思着,大概是前方的德军开始定点突围了,为了彻底包围消灭他们,苏军的高层指挥官们不得不提前将预备队派上去。也是,这次可是斯大林同志“亲自”制定的作战计划,前期一切都很顺利,如果最后出了什么岔子,估计大伙全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在经过作战指挥部的时候,楚思南停下了脚步,他看到那里面的灯还全部亮着,闭合的窗帘上不时有人影闪过,看来这些亲临一线的指挥战斗的指挥官们,此时都还无法入睡呢。
  楚思南犹豫了一下,最后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迈开步子朝门口的方向走去。
  “楚思南同志,是你吗?”
  就在楚思南刚刚走出两步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
  愕然回头,他看见一位身穿苏军制式军服、怀抱着什么东西的女兵,正在不远处看着他,不是分别已久的吉尔尼洛娃还会是谁?
  “哈,楚思南同志,果然是你!”吉尔尼洛娃看到转过身来的楚思南,兴奋得跳了跳,快步跑过来,现一把将怀里的文件丢在地上,然后便给了楚思南一个异常热情的拥抱。
  虽然早就知道这些国外女人的热情开放,但是吉尔尼洛娃这突如其来的一手,还是弄了楚思南一个措手不及,那张老脸也胀的火热通红,好不容易等到吉尔尼洛娃亲热够了,他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推开她,含笑问道:“吉尔尼洛娃同志,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先回答我,你怎么会在这里的?”吉尔尼洛娃抬手梳拢着她稍显凌乱的金色长发,同时不答反问。
  “楚思南同志的工作是最高统帅部特令机密,上尉同志你无权过问。”还没等楚思南回答呢,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卡马波夫已经上前一步,面色严肃的说道。
  突然跳出来的卡马波夫把吉尔尼洛娃吓了一跳,虽然不知道这个小子的身份,但是从他背上所背的那把样式新颖的冲锋枪上看,他应该是专门的警卫员一类的人。那冲锋枪据说是最近一段时间刚刚出厂的武器,名叫什么“波波沙”,是一种性能高、杀伤力大的冲锋枪,目前在苏军中装备量很少,好像只有一些高层人物的警卫员才装备的上。而作为一名上尉军官,吉尔尼洛娃也知道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配备这种档次的警卫员,至少来说,现在已经是坦克兵上校的索科洛夫就还没有资格配备这样的警卫。
  “卡马波夫同志,这位是我的朋友,你怎么能这么说话?”楚思南脸色一变,毫不客气的喝斥道,他知道卡马波夫与其说是自己的警卫员,还不如说是监视员来的更加贴切,但是他这样的做法,明显过分了。
  卡马波夫也感受到了楚思南的怒气,他没有再说什么,悄悄的往后退了一步,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仍旧不忘送给吉尔尼洛娃一个凌厉的眼神。
  “我是跟着别人来的,来这里观战,呵呵。”楚思南没有看到卡马波夫的小动作,他笑道。
  “哦,哦,是这样啊。”吉尔尼洛娃笑了笑,只不过她的笑容变得有些不自然。
  楚思南感觉到了她情绪上变化,在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嘴上却说道:“你呢,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怎么到这里来的呢?”
  “我,我自然是被调配过来的,”吉尔尼洛娃极力想把自己的情绪调整到刚遇到楚思南时的状态,最终却还是无奈的放弃了,虽然仅仅分别的一两个月的时间,但是此时的楚思南,无论是地位还是身份,都显然不是当初那个平级的上尉同志了。
  “你现在负责什么工作?还是在负责战地广播吗?”楚思南询问道。
  “嗯,别的我也不会做,只能用自己擅长的东西来报效国家了。”吉尔尼洛娃回答了一句,然后忽然又变得兴奋起来,她说道,“你知道吗,阿赫罗梅耶夫同志也在这里,还有索科洛夫同志,他们都在这里。”
  “哦,”楚思南心中暖流涌动,也许索科洛夫和他的交情并不深,但是阿赫罗梅耶夫却是他初来这个世界中的时候,便在一起生死与共的朋友,“他们在哪里?带我去见见他们,很长时间没见了,我还真的有些想念他们。”
  “那好啊,我刚刚从他们那里过来,”吉尔尼洛娃的目光在卡马波夫的身上一扫而过,然后才说道,“不过你要去看他们的话可要抓紧点,他们就要上前线去了,听说德军在斯摩棱斯克的预备队已经向这边开进了,看样子是来增援的,所以统帅部下令,要在明天中午之前,全部解决战斗。阿赫罗梅耶夫和索科洛夫两位同志的队伍也要被拉上去,作为第二波攻势的候补梯队。”
  楚思南自然明白吉尔尼洛娃刚才那个眼神的含义,他点点头,然后转过脸对卡马波夫说道:“卡马波夫同志,我要去见两个朋友,你不用跟着了,回去休息吧。”
  “楚思南同志,我……”卡马波夫的话刚刚出口,就被楚思南打断了。
  “怎么,需要我亲自去向斯大林同志请示吗?我想他现在正在休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很愿意去把他叫醒。”楚思南冷冷得说道。
  “是,我服从您的命令,楚思南同志。”卡马波夫无可奈何的说道,作为原来斯大林警卫班中的一员,他自然知道这位伟人的脾性,此时如果为这件事情打扰他休息,楚思南这样的宝贝或许不会怎么样,但是自己恐怕是要遭殃了。
  遣走了卡马波夫之后,楚思南跟在吉尔尼洛娃的身后,走了十多分钟的时间,才来到一个大概原来是什么工厂之类的地方,地方很大,此时却停满了正在检修和维护的坦克。
  在门口处,两名持枪的警卫拦住了他们,吉尔尼洛娃上前交涉一番之后,一名警卫转身跑了进去,看样子是去通报了。
  “我们等等吧,这里的警戒很严的,就是为了防止有破坏分子潜进去。”吉尔尼洛娃转过身来,对楚思南笑了笑说道,这是这段时间来,她第一次开口对楚思南说话,不过也难怪,这个曾经相熟的中国男人带给她太多的震撼了,一个没有军衔的人,竟然佩了一个高级警卫员,而且听那意思还是斯大林亲自给佩的。斯大林是什么人,那在如今的苏联人印象中,就是一个神的存在。
  楚思南自然能感觉到两人间的隔阂,他很想化解这种隔阂,但是却无处着手。
  “噢,上帝,让我看看是谁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了!”在两人的沉默中,一个惊喜地声音从前面传过来,随即,阿赫罗梅耶夫的身影从门内跳出来,几乎是一下子就闪到了楚思南的身边。
  “楚思南同志,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在阿赫罗梅耶夫的身后,紧跟着索科洛夫,不过这位坦克兵上校显然要沉稳的多,他面带笑容,朝楚思南伸出手来。
  “我来视察一下你们的军容军纪,看看是不是符合要求。”楚思南和他握了握手,玩笑道。
  “呵呵,怎么,你当逃兵了吗?”阿赫罗梅耶夫没有和楚思南握手,他有自己表达情感的方式,那就是一个热情的拥抱,“我可是听说你们的88旅正在列宁格勒作战呢。”
  “是呀,我刚才都忘了问了,”也许是受了别人的感染,吉尔尼洛娃此时稍稍的显得放开了,她凑近来好奇地问道,“你没有随同88旅前去列宁格勒,怎么反到跟……”
  “这里面的情况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楚思南担心她说出那个令人畏惧的名字,于是还不等她说完,便抢着说道,“索科洛夫同志,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这里应该是你的地方吧?朋友来了,你难道就不仅仅地主之仪,安排一个安静一点的地方,让我们好好叙叙旧?”
  “那是当然,”索科洛夫点头,然后说道,“走,我们进去,到我的房间里谈,那里很安静,不用担心别人打扰。”
  几个人说着话,走进大门,一路朝停满了坦克的空场后面走去。
  “嚯,索科洛夫同志,这些都是你们团的?”楚思南看着一辆辆钢甲厚实的“杀人武器”,咂咂嘴,然后指着不远处那个别停放的几辆说道,“那是不是t-34?怎么你们就装备这么几辆?”
  “呵呵,这么几辆已经不错了,其实现在每个团建制的坦克部队,最多也就配备了十五辆,再多的就没有了。”索科洛夫耸耸肩,有些遗憾得说道。“而且这种大家伙在和德军对战的时候,也占不了多少便宜,最多是打打后阵,突击式的战略不合适用它。”
  “是啊,”楚思南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然后毫无心计的说道,“机动力差,再加上没有配备电台,的确是不适合现在这种环境下作战,指挥起来困难很大。”
  索科洛夫身子一震,扭过头来不可思议的看着楚思南,好半晌之后才惊讶得说道:“楚思南同志,我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你是怎么知道这坦克里面没有电台的?要知道这可是我们军内的机密,是严禁向外透露的,你是从哪里得到消息的?”
  楚思南这才想起来,t-34坦克的弱点,最初在苏军中是一项机密,只是到了后来才被德国人曝光出来的,而在战斗中,苏军甚至是靠旗语来指挥这些笨重但是却耐用的家伙们作战的。
  知道解释也不好解释,楚思南只得耸耸肩,闭口不语。倒是一旁的吉尔尼洛娃暗自给了索科洛夫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再问了,敢情这位女上尉同志以为楚思南是个必须保持身份秘密的高官,所以才能获知这些军事机密的呢。
  索科洛夫看到了女上尉打来的眼色,虽然不知道那其中包含着什么样的含义,但是他却知趣的没有再问下去,而是直接将几个人让进了自己的房间。
  “阿赫罗梅耶夫同志,你最近怎么样?战斗的很顺利吧?”众人找了座位坐下之后,楚思南先看了看阿赫罗梅耶夫,然后笑着问道,“才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你就提了少校了,干得不错呀。”
  阿赫罗梅耶夫嘿嘿一笑,没有说话,但是一股子意气风发的意味,却不由自主地从眉宇间显露出来。
  “呵呵,其实他这次还要多谢你呢,如果不是你的提醒,他也没有机会捞到这一次战功。”索科洛夫笑了笑,毫不隐讳得说道。
  “哦,怎么说?”楚思南好奇地问道。
  “就是上次我们分手时所说的那些,”阿赫罗梅耶夫自己解释道,“别人虽然不信,但是我却绝对相信你。后来在战事爆发的时候,我就留了个心眼,带着我的人抄了一股冒进德军的后路,并最终消灭了他们。”
  “不过这一战他也是冒了很大风险的,”吉尔尼洛娃继续说道,“如果不是有战功在那里摆着,而且他的猜测也完全正确的话,那他恐怕要面对的就不是奖励和升职了,而是要被当作逃兵送上军事法庭。”
  楚思南点头,这个阿赫罗梅耶夫的确不简单,有胆识有魄力而且有眼光,这样的人才在军队里就如同是一个深藏在麻袋中的钉子,早晚会出头的。
  “对啦,索科洛夫同志,”阿赫罗梅耶夫的经历让楚思南眼前一亮,他转过头去对索科洛夫说道,“据我所知,我们的t-34在面对德军坦克的时候,还是很有优势的,除了没有配备电台,指挥不灵便之外,无论是装甲的厚度还是火炮的威力上,都要优于德军的。”
  “这倒是不错,”索科洛夫点点头说道,“可问题是,在如今这种大规模坦克抗衡战的情况下,一个指挥上的疏忽,就会造成整个战场的全面溃败,因此……”
  “那你有没有想过,让敌我双方的指挥战术处在同一个水平段上,然后再交战?”楚思南说道。
  “你的意思是……”索科洛夫困惑的问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