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三章 逼上梁山的特工

第三章 逼上梁山的特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克里姆林宫,楚思南临时居所。
  楚思南坐在自己那张远算不上舒适的沙发里,神色拘束的看着坐在对面床上的吉尔尼洛娃,紧张的心里却也有一种莫名奇妙的甜蜜兴奋。
  今天的吉尔尼洛娃看上去显得格外精神,也格外的妩媚。她身上穿的,是一身崭新的女兵裙式军服,顶了一沿苏制女式兵帽的娇首微微低垂,一对蓝色的大眼睛,迷茫的注视着自己裸露在裙外的两节小腿。
  此时的吉尔尼洛娃说不上自己是一种什么心情,自从贝利亚找她谈过之后,她就一直感觉自己处在矛盾的情绪之中。老实说,她对楚思南不是没有好感,毕竟大家曾经在一起出生入死过,那些天的相处,对她来说将会是毕生难忘的经历。但是好感不能等同于爱情,吉尔尼洛娃在之前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楚思南发生些什么,更没有想过要和他结为夫妻,厮守一生。不过这件事情似乎也由不得她拒绝,正如贝利亚所说的,这是一个考验她革命意志的机会,更是一个能够她带来巨大荣誉和光明前途的机会。如果她答应了,同意和楚思南结婚,那她的婚礼将会在十一月七日的国庆阅兵典礼上宣布,是由伟大的斯大林同志亲自对外宣布,同时,在当天晚上,斯大林同志还将亲自出面主持这场婚礼,到时候最高统帅部的一应人员将全部到场祝贺。作为一个苏维埃的女儿,作为一名女军人,这将是她一生都受用不尽的无尚荣耀,会引来无数人的羡慕和夸赞。最重要的是,这一场婚礼还有着非常重大的政治意义,它可以在某种意义上被引申为国际共产主义、国际反法西斯实力的联合,是值得大为宣传的、具有积极和进步意义的好事等等。
  贝利亚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最高统帅部、斯大林同志,都对这场婚事非常关注,她吉尔尼洛娃答应了,那自然一切荣誉都属于她。至于说不答应的后果,虽然贝利亚没有说,但是其中隐含的意思也是任何人都能领会得了的,吉尔尼洛娃坚信,只要自己说一个不字,那么接下来她就将面对一连串的惩罚,至少自己这辈子都别想再有什么发展了,一个搞不少,甚至那些什么“破坏革命、破坏团结”等等的罪名,就会在不经意间落到自己头上,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在这种情况下,吉尔尼洛娃顺从了,她几乎没有考虑多长时间,就给了贝利亚一个肯定的答复。接下来的几天,一切都显得那么顺风顺水,先是斯大林同志派遣自己的秘书前来慰问,紧接着就是苏斯洛夫代表最高统帅部前来亲切会见,再之后,一封委任状送抵,吉尔尼洛娃的军衔被破格提升,从上尉转成了少校。
  现在,吉尔尼洛娃终于要自己面对“摊派”丈夫了,两人坐在一起的时候,竟然面面相觑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气氛的尴尬程度,竟然远不及当初两人相处时的热络。
  “哦,那个什么……那个你这几天的工作怎么样?”楚思南憋了半天,终于吐出一句囫囵话来,“我是说,我是说你的那个电台组。”
  “很顺利。”吉尔尼洛娃抬起头来,看了楚思南一眼,然后说道,“只不过限于我们国内的技术落后,这方面的很多设备都需要从美国引进,所以要想最后把这支队伍建设起来,恐怕还需要等上一段时间。”
  “那你的人手找得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楚思南问道。
  “人手的召集很方便,我的工作现在上面很支持,统帅部方面现在正从全军范围内挑选这方面的人才,相信等到设备运来的时候,人手也该召集好了。”吉尔尼洛娃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你为什么不问问别的事情?比如说,比如说咱们之间的事情。”在经过了短暂的沉默之后,吉尔尼洛娃突然问道。
  “哦,这个……”楚思南面色尴尬,他犹豫了一会之后,才叹口气说道,“苏米,你这几天受委屈了,其实,其实我对他们的这种做法,也是不赞同的,我们是朋友,是很好的朋友,但是却并不是……怎么说呢,至少不像他们所想得那样。我尊重你,根本不希望你陷入这样的尴尬之中,可是,哎,可是这世上总是有那么多事情让人不得不屈服退让,不得不……”
  “好啦,你不要说了。”吉尔尼洛娃没有让楚思南把话说完,她抢着说道,“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委屈,只不过就是有点不自然罢了,觉得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至于你,我也明白的你的处境,我们都可以说是身不由己的。不过,既然是命运的安排,是革命的需要,我们就不要再有什么怨言了。我想,我想如果多多地相处一段时间,我们或许就能够从彼此身上找到一些,找到一些令自己心动的东西也说不定。”
  吉尔尼洛娃的话让楚思南更是尴尬,他知道人家已经等于是答应了,换句话说,再过一段时间,面前这位白皮肤、蓝眼睛、金头发的年轻女人,就要成为自己的妻子了。娶媳妇,嘿嘿,自己在那个世界都近三十的人了,还没有混到半个女朋友,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仅仅是两三个月的时间,竟然就有了未婚妻了,这,这真是世事无常啊。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打破了楚思南的尴尬,他避开同吉尔尼洛娃对视的目光,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进来!”
  “吱呀”一声轻响,欧式古典的高大房门被人推开,紧接着,一个士兵的身影出现。
  “楚思南同志,克留奇科夫同志前来拜会您了,他说他带有贝利亚同志的嘱托,您有时间见他吗?”士兵在门口说道。
  “哦,让他进来吧。”楚思南心中大喜,克留奇科夫的到来是他期盼已久的事情,另外,也正好可以解除自己和吉尔尼洛娃之间的尴尬。
  “那我先回去了,你忙吧。”果不其然,吉尔尼洛娃主动站起身来告辞道。
  “好好,你慢走苏米。”楚思南忙不迭地说道。
  “我不知道是不是该恭喜你,不过吉尔尼洛娃同志的确是个很不错的女孩。”看着吉尔尼洛娃逐渐消失在长长走廊另一侧的身影,克留奇科夫不无羡慕的说道。
  楚思南似乎是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在这个刚刚升任秘密警察第三局局长的年轻人肩膀上拍了拍,说道:“如果我也值得恭喜的话,那想来你就更值得恭喜了,你说是不是,局长同志?还未满三十岁,就升任局长一职,克留奇科夫同志,你的前途远大呀。”
  “不要取笑我了,楚思南同志,我这个局长的身份是如何得来的,你还不清楚吗?”克留奇科夫自嘲的笑了笑,然后目光警惕的四下打量一番,这才抻了抻楚思南的衣袖,低声说道,“走,到你的房间里说。”
  “格林涅夫已经被秘密处决了,”在楚思南的房间里,克留奇科夫语气平淡的说道,“罪名是充当德国法西斯的间谍,意图破坏苏维埃政权的稳定。”
  “哦?”楚思南身子一震,他没想到贝利亚竟然如此狠心。
  “在被处决前,格林涅夫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克留奇科夫在口袋里取出一支烟卷,给自己点上之后,用力的吸了一口,然后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说道,“对他的审讯,开始是由我亲自主持的,虽然动用了肉刑,但是这家伙嘴很硬,对那些加给他的罪名一项也不肯承认。后来……后来贝利亚自己来了,三个小时,仅仅是三个小时之后,格林涅夫就把什么都承认了。哦,上帝,我敢保证,当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这个可怜人的身上连一块完整的皮肤和骨头都没有了……”
  楚思南默然,他知道克留奇科夫现在为什么如此失常了,格林涅夫悲惨的下场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他担心自己的将来也是如此。
  “楚思南同志,也许你不知道,格林涅夫可是贝利亚曾经最信任的人,早在国内战争时期,他们就已经在一起了,可是你看看现在……”克留奇科夫仅仅用了几口,就把手上的烟卷吸到烫手了,他掐灭烟头,然后随手又给自己点上了一支,“我现在真的很害怕,将来自己的下场也许会比格林涅夫更加凄惨。贝利亚他不是人,他是一匹张牙舞爪,随时都在择人而嗜的恶狼,我相信,任何一个威胁……哦,不,是可能威胁到他权利的人,都会被他毫不犹豫的消灭掉。”
  “你怕啦?”楚思南斜眼看着垂头吸闷烟的克留奇科夫,沉默半晌之后,才嗤笑道,“是不是想退出?然后铁定了心思去替贝利亚卖命?”
  克里奇科夫不语,他是真的这么想的。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绝对不会阻拦你。”楚思南继续说道,“只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你现在后悔恐怕已经有些迟了。你的地位和权力已经很大了,作为第三局的局长,虽然仍旧是属于贝利亚的下属,但是你已经对他构成了威胁。我还是那句话,贝利亚之所以要拿下格林涅夫,决不是仅仅因为我的一个挑拨离间,其实即便是没有我出现,贝利亚也迟早会下手的。权力斗场就如同是角斗场,一旦你进入了这个圈子,那么你能够选择的,就只有拼死一战,放倒所有可以威胁到你的人,否则的话,最后倒下的始终会是你自己。贝利亚并不是天生的心狠手辣,他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因为他深谙其中的道理,依附一个强者,打击自己的对手,同时用残酷的手段压制有可能对自己构成威胁的下属,这就是他惯用的手法。不择手段的在最大限度上消灭自己前进道路上的敌人,这是权力场上唯一的守则,它或许很残酷,又或许危机四伏,你可以不喜欢,但是很不幸,你已经入局了,你现在已经没有权力退出了。当然,你可以自己保持沉默,保持置身事外的冷静,但是我敢肯定,即便你什么都不做,到最后贝利亚也不会放过你的。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其实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在沉默中等待死亡的来临,另一条就是豁上性命去赌一把,选择前者,你只有死路一条,选择后者,你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怎么决定,完全在于你自己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