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五章 预定妻子的真实身份

第五章 预定妻子的真实身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斯大林的办公室里出来,楚思南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胀的发痛,就像是里面被人强行灌进了数升沸水一般,所有的脑浆都在里面翻滚涌动不止,急欲寻找一个缺口,蜂拥而出。
  刚才斯大林已经把一切都说清楚了,贝利亚同志确实是背叛了他,不过他知道的太晚了。如今的中央政治局似乎已经成了被利亚的天下,五大局全部被他直接或间接的控制着,只要他想赶斯大林下台,那政治局会议上的投票,就会直接让他实现所图。老实说,斯大林为人实在不怎么样,他的暴脾气和家长式作风以及残酷的铁腕政策,在苏联整个政权体系中树敌如林,只要被别人抓住可以推翻他的机会,那他的下场绝对好不到哪里去。狡猾精明的贝利亚同志显然也看清了这一点,因此他瞅准时机动手了,此时国内战事吃紧,斯大林施展铁腕政策所依仗的几位元帅都领兵在外,像一直支持他的骑兵三元帅,目前没有一个在莫斯科。只要在这个时候召开政治局会议,剥夺掉斯大林的一切党内外大权,然后对外宣称:“斯大林同志因身体不适,无法正常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因此由某某人暂代其职。”这样一来,即便事后有谁反对,也无济于事了。拿掉了斯大林,一手控制着秘密警察的贝利亚就可以进一步发挥他在某方面的“聪明才智”,把那些反对自己的、对自己能够构成威胁的家伙,一一拿下,罪名很容易找到,“叛国”、“法西斯间谍”,或者是用斯大林自己发明的名词——“人民的敌人”。几个帽子一扣下来,谁都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楚思南恍恍惚惚的走回自己的居所,他没有给斯大林出什么主意,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应该做些什么,目前局势的发展显然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历史改变了,它脱离了曾经的既定轨道,进入了一个未知的航向中。失去了曾经依为制胜法宝的预知能力,楚思南再无法像当初那样自信了。
  用力将自己的身子摔进沙发里,楚思南在感觉到一阵上下颠动的同时,也在猛然的一瞬间意识到了自己所犯下的一个致命的错误。是啊,历史的改变从他一进入这个时空的时候便已经开始了,他当初自信满满的决定依靠个人之力转变历史的时候,却从未去考虑历史转变对他的影响。“蝴蝶效应”的存在告诉人们,一个微小的历史事件的改变,都可能会影响到整个人类历史的发展,可是自己最初却没有去考虑这方面的问题,真是愚蠢至极。
  如今事态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今后的历史又将如何去书写?贝利亚一手埋葬了斯大林的统治政权,他之后肯定要大肆清除异己,新一轮的大清洗或许即将展开,那么他第一轮会对谁下手?马林科夫?莫洛托夫?朱可夫?布琼尼?又或者这些人都逃脱不了。军界,贝利亚是绝对不可能放过的,他在军队中几乎没有自己的势力,而要想新建自己的军中势力,那就势必要进行一场规模庞大的人员调整。如今是战时,最渴望出现这种状况的,无疑就是德国人,因人事大规模变动而造成军心不稳的苏军,恐怕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他们的进攻了,莫斯科的最后沦陷,恐怕也只是朝夕之间的问题。
  莫斯科沦陷,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那就相当于苏联已经亡国了,尽管楚思南对苏联的霸权主义和大国沙文主义政策极度反感,但是他却知道,二战中的苏联绝对不能亡国,否则的话,那将是一场人类世界中史无前例的灾难。
  一旦希特勒将苏联列入了德国法西斯的版图,那德国人无论从军力还是从国力上说,都将举世无敌,即便是此时的美国,在距离上讲,也和它相去甚远。最重要的是,苏联地跨欧亚,占据了它,德国人就能把自己的战线和轴心国同盟最后一个“匪徒”——日本相连接。同时,跨过狭窄的白令海峡,战争狂人还能够将战火直接烧到北美洲的土地上,楚思南很难想象,当面对德国人闪电般急滚而至的装甲部队时,“珍珠港事件”之前那个空有卓绝的经济实力,但是军力薄弱的美国能够抵抗多长时间。
  灾难,彻头彻尾的灾难,楚思南似乎第一次意识到二战中苏联存在的重要性。不错,无论如何苏联不能输掉这场战争,不管它的霸权主义和大国沙文主义如何令人反感,至少,它在这场战争中所扮演的角色是正义的。无论是怀抱“雄鹰万字章”的纳粹德国,还是高举“狗皮膏药”旗的小日本,甚至是著名的“食尸帝国主义者”意大利墨索里尼政权,他们都是地道的“******专家”,都是货真价实的“种族灭绝政策执行者”。如果让他们获得战争的胜利,那也许再过几十年,整个地球上就没有多少民族存在了。
  不行,要想个办法,一定要想个办法,阻止贝利亚目前这种近乎疯狂的举动,这个一向以捉拿间谍和破坏分子为己任的老狐狸,此时显然正在担当着一个货真价实的破坏分子的角色。
  可问题是怎么去阻止他呢?自己现在无权无势,甚至连一条小命都被人家牢牢的攥在手心里,唯一可以依仗的,也只有一个克留奇科夫,哎?克留奇科夫?
  楚思南猛地从混鄂中清醒过来,不过,就是克留奇科夫,刚才他不是塞给自己一张纸条?那上面会是什么?
  猛地在沙发上跳起来,楚思南探手从口袋里取出那张被折叠的整整齐齐的纸条,然后迫不及待的把它舒展开,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
  纸条上的字迹很多,密密麻麻的,看样子克留奇科夫是有很多事情要告诉楚思南。
  纸条上开头第一句,就是“我刺杀了谢罗夫,贝利亚怀疑这是斯大林对他下手的先兆,因此将夺权行动提前……”
  “克留奇科夫!你这个混蛋!”楚思南才看了这一句,就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谢罗夫是贝利亚手下最被看重的一员干将,被称为是贝利亚的影子,此人名气很大,除了高高在上的斯大林和贝利亚之外,谁都对他忌讳三分。克留奇科夫选在这个时候暗杀掉他,目的很明显只有一个,那就是逼着贝利亚狗急跳墙,提前展开夺权行动。
  在无边的愤怒之余,楚思南也稍稍感到一些欣慰,无论如何,从目前这种情况看,克留奇科夫也不会背判自己,转而再重新去投靠贝利亚了。他的所作所为就充分表明了,他清楚贝利亚的为人,不希望将来有一天会走上格林涅夫的老路,当然,这个年轻人也可能是有着更多的野心,他不想自己永远雌伏在贝利亚的脚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