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七卷 第六章 居室中的媾合

第七卷 第六章 居室中的媾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克里姆林宫内楚思南居所。
  
      人说小别胜新婚,如今的楚思南和吉尔尼洛娃,似乎对此有了很深的感触。在这个并不算宽敞的小居所里,两人一夜缠绵,似乎要把这一段时间里的分别,都在这短暂的一夜中补偿回来。
  
      “哎,南,”几番潮起潮落之后,面色红润的吉尔尼洛娃蜷缩在楚思南的怀里,一面伸手在他健硕的胸肌上轻轻的抚摸着,一面说道,“今天宴会的时候,我看到布柳赫尔和你躲在一边嘀嘀咕咕的,你们在说什么?是不是关于对你的下一步安排?”
  
      “你猜对了,”楚思南捋动着吉尔尼洛娃的一绺长发,微笑着说道。
  
      “那他怎么说?”吉尔尼洛娃欠起身子,趴到楚思南的身上,兴致盎然的看着他的脸问道。
  
      “他说要让我去西西伯利亚。”楚思南装模做样的苦起脸来说道。
  
      “胡说,”吉尔尼洛娃一点都不上当,她撇撇嘴说道,“我才不信布柳赫尔在这个节骨眼上舍得把你发配到西西伯利亚去,就算他舍得,也不可能会这么去做。别忘了,你可是刚刚取得了一场大胜,这是从战争爆发以来,咱们所取得的最大一次胜利,在这个时候把你发配去西西伯利亚,那明天西方的报纸上就会吵翻了天。”
  
      “哦,这么说我现在还是一块宝啦?”楚思南嘿嘿一笑说道。
  
      “去,别岔开话题,快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吉尔尼洛娃还是不上当。她紧抓不放的问道。
  
      “好好,我说,”楚思南伸手将妻子向怀里揽了揽,然后说道,“他跟我说,想要让我去挑一个新地担子,负责一段时间机械制造部的工作。”
  
      “机械制造部?”吉尔尼洛娃皱了皱眉头,考虑一下之后说道,“那不是米哈伊尔的势力***吗?你能插得进去?”
  
      “插得进去插不进去不是我们说了算的,”楚思南叹口气说道。“这些都是要由布柳赫尔他们来做主的,我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着他们做出决定。不过我听布柳赫尔的语气,他似乎信心十足。按他的说法,那是要在今天的最高统帅部会议上,就把这件事情定下来。”
  
      吉尔尼洛娃点点头,沉默片刻才说道:“那他对你有什么要求?比如说多长时间就要作出成绩什么的?”
  
      “呵,这你也能猜到?”楚思南笑道。
  
      “这有什么难猜地,”吉尔尼洛娃皱眉说道,“布柳赫尔的性情就是如此。喜欢用他地行政命令来摊派任务,从来不考虑别人的难处。就像对我们局里地工作,他要求我们的技术局在四个月内突破通讯技术难关,弄出属于我们自己的通讯加密系统,同时,还要破解德国人的通讯代码。这种不切实际的命令。至今都让我很头疼。”
  
      “这个……”楚思南苦笑一声,然后说道,“布柳赫尔是个军人。而且是个纯粹的军人,他习惯了用限期命令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这种思维地惯性,也难免会被他带到处理行政事务的过程中来,这或许就是军人当政的一大弊端了。”
  
      吉尔尼洛娃自然能够理解其中的问题所在,不过这些问题却不是她喜欢去考虑的。
  
      “那你决定怎么做?有信心在两个月里拿出什么成绩来吗?”这个显然才是她所关心的问题。
  
      “这个信心还是有一点地,”楚思南肯定的回答道,“只是现在还不清楚这个部门的具体情况,你也知道,那是米哈伊尔地***,我担心到时候会有人给我掣肘。”
  
      “你有信心就好,”吉尔尼洛娃的脸上展露出一丝笑容,她似乎对楚思南很有信心,“凭我对米哈伊尔的了解,这个人似乎不是那种为了权力,就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人,尤其是在关系国家利益的事情上,他应该有分寸。只要没有他的背后支持,在机械制造部里,就不会有什么人敢作出过分的事情来,别忘了,那里可是也有咱们的人。”
  
      楚思南点点头,的确,在苏联权力构架的各个部委中,尤其是那些机密程度高的部门中,哪一个地方没有安全委员会的人存在?这些人或许没有多大的权力和地位,但是要论到消息的灵通,恐怕没有谁能比得上。
  
      “你放心吧,到时候你只要安下心来做你的工作,我会安排人帮助你的。”吉尔尼洛娃说话的语气突然变得森冷,“如果有谁在这个时候出来捣乱,那我有的是办法让他后悔。”
  
      “对啦,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委员会里的情况怎么样?”楚思南突然转开话题问道,“记得你上次告诉我,说梅尔库洛夫是米哈伊尔的人,那你在这件事情上,打算怎么处理?”
  
      “处理?为什么要处理?”吉尔尼洛娃抬起头来,在楚思南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说道,“我根本就什么都没做,就像你上次临走时作的安排,委员会里的大小事务,现在都是他在做主,一周两次的会议上,我都很少发言。”
  
      楚思南皱了皱眉头,他感觉吉尔尼洛娃还在因为前段时间自己的做法而使小性。
  
      “怎么,觉得我在无理取闹?”吉尔尼洛娃显然看出了楚思南的心思,她微微翻过身子,从床上坐起来,然后一边拿起床边衣架上的衣服,一边说道,“如果你那样想得话,可就看错我了,我苏米永远都不会在大事上使性子的。你知道这段时间委员会里的情况是怎样的吗?”
  
      “怎样的?”楚思南愕然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