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八章 第十三章 大事件

第八章 第十三章 大事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霍尔崔战地医院卢科昂基的病房内,楚思南站在离病床不远的位置,满脸担忧的看着几名医生给卢科昂基作着今天的身体检查。
  
      到目前为止,卢科昂基已经整整昏迷两天了,尽管他体内的几颗子弹已经全部取了出来,但是由于失血过多,他的情况还是比较危险的。
  
      “将军,”几名医生的检查似乎作完了,他们中的一员走到楚思南的面前,除下手上的手套后说道。
  
      “怎么样了?”楚思南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在我们看来,他的伤势已经没有大碍了,”医生说道,“最多到明天,他就应该苏醒过来了。只不过在今后的一段时间里,他需要好好的休养一段时间。”
  
      “哦,那就好,那就好,”楚思南松了一口气,他伸手在这名医生的肩膀上拍了拍,然后说道,“这两天辛苦你们了。”
  
      “将军不用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医生摇头说道。
  
      “那好,就先这样吧,”楚思南也不再客套,他走到床边,看了看面色依旧苍白的卢科昂基,然后转身说道,“医生,你看按照他目前这种状态,能不能移动?雅罗斯拉夫尔方面还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去处理,我想带着他一起走,你们看条件允许吗?”
  
      “哦,这个恐怕不行,”刚才说话的那名医生想了想回答道,“他的几处伤口才缝合两天,不能经受任何颠簸。否则,极有可能会引起伤口地感染,到那时就危险了。”
  
      “噢,是这样。”楚思南无奈的说道。
  
      “楚将军如果事务紧急的话,可以放心去处理,卢科昂基我会代为照顾的。”朱可夫苍劲有力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紧跟着,他那不算高大的身影也出现在门内。
  
      楚思南扭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说实话,在两天前的那场会面中。楚思南同这位他一向钦佩的朱可夫将军之间,关系闹得很僵。在前者看来。对于缅因斯基的处罚,绝对不能轻了。楚思南感觉,自己所坚持的,必须对缅因斯基执行极刑地观点并没有任何错误。这决不是他楚思南携私报复,更不是出于什么其它的个人感情因素,他之所以这么坚持,完全是出于对军纪地维护。
  
      可他的这个观点,朱可夫只赞同一部分。那就是缅因斯基地这种行为是极其恶劣的,是必须做出严肃处分的,但是在处分的方式上,朱可夫不同意使用过激手段。当然,朱可夫也有自己的理由,那就是如今的西伯利亚第二军区。是整个莫斯科战线上的兵力后援单位,所以这里地军心稳定非常重要。而在此之前,缅因斯基上校在各方面的工作还是很出色的。因此他在他的部队中也有相当的人望。如果在这个时候,军区对缅因斯基使用了过激的处罚手段,那么,极有可能会带来一定时间内地军心涣散,这显然是得不偿失。
  
      朱可夫认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对缅因斯基时间最合理的处理方式,应该是对他实行降级处分,同时在党内、军内记大过,以观后效。
  
      两人在处罚方式上的分歧,根本就没有可能达成一致,最终,就因为这一个问题,双方谈了个不欢而散。
  
      尤其令楚思南感到气愤地是,朱可夫为了提防他利用“内奸”向统帅部方面起诉缅因斯基,还以彻底清查此事为借口,命人逮捕了贾科列夫。虽然说楚思南对那个龌龊懦弱的军事委员也没有好感,而且从一开始,他也没考虑过要把这件事情搞大,但是朱可夫的这一举动,显然触怒了他。从贾科列夫被带走的那一刻起,楚思南就下定了决心,这次雅罗斯拉夫尔之行结束之后,他会转过头来好好的和缅因斯基同志算一算总账。
  
      “怎么,楚将军信不过我?”朱可夫见楚思南不说话,忍不住大步走上前来,笑呵呵的说道。他的态度显得亲切异常,就仿佛两天前两人之间的分歧从未存在过一般。
  
      “哪里,我怎么会信不过您呢,”楚思南冷哼一声说道,“我只不过是有点疑惑,将军您好像是巴不得我尽快走人似的,难道说您的第二军区不欢迎我这样的人存在?”
  
      朱可夫一愣,这的确他的想法,他现在就是巴不得楚思南赶紧走人,好把这件令他无比头疼的事情暂时压下去。
  
      “呵呵,楚将军说笑了,”朱可夫干笑一声说道,“如果单纯是做客的话,那将军想在这里呆多久都可以,我朱可夫虽然算不上好客,但却绝对会好好招待将军的。只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下,不怕您笑话呀,我还是真盼着您快点离开呢。大不了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我朱可夫亲自到将军您的门上去谢罪,您看如何?”
  
      楚思南愕然,他没有想到朱可夫会如此的直言不讳,半晌之后,他才摇头说道:“将军真是够坦率的。”
  
      “我认为坦率总不会是一件坏事,”朱可夫耸耸肩说道,其实他也不是不想隐讳一些,只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上,再隐讳似乎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那我可不可以问将军一个问题?”楚思南替病床上的卢科昂基掖了下被角,然后直起身来,直视着朱可夫说道。
  
      “楚将军请将。”朱可夫爽快地说道。
  
      “如果换成你站在我的立场上,你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楚思南面色冰冷的说道。
  
      “这个问题嘛……”朱可夫稍微想了想,然后不答反问道,“那如果你站在我的立场上。又将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呢?如果将军能够先给我一个真实的回答,那我地答案也就不言自明了。朱可夫可以坦率的告诉将军,缅因斯基与我曾有救命之恩,就在去年的明斯克战役中,是他冒着德国人的炮火,将我从前沿阵地上抢下来的。他对我来说,就像是这位卢科昂基同志对于你一样重要。”
  
      楚思南无声的摇头笑了笑,他不得不承认,如果有一天卢科昂基也真地犯了这种错误的话,他说不得也要为自己这位警卫员好好的开脱一番的。
  
      “既然这样。我也不好说什么了,将军好自为之吧。”楚思南最后摇头叹口气说道。“我现在就走,卢科昂基同志就留在这里吧。希望将军能够代为好生照顾,楚思南不胜感激。”
  
      “这是应该的,这是应该地。”朱可夫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搓动着双手说道,“我早就为将军准备好了车辆,为了保障将军的安全,我还将命令我地直属警卫连护送您到雅罗斯拉夫尔。嗯。只是不知道将军打算什么时候启程?”
  
      “就现在吧,”楚思南想都不想就回答道,他已经在这里耽搁了太久了,如果再不抓紧时间,恐怕就不好向布柳赫尔交待了。更何况这个类似于军阀的所在地,他也是一刻都不想多呆下去了。如果不是卢科昂基受伤未醒。他恐怕早在两天前,就随同运输伤兵地火车上路了。
  
      “那好,我这就去安排。将军请稍后。”朱可夫面色一喜,他上前一步,同楚思南最后握了一次手,然后说道。
  
      “还有一件事情要麻烦将军,”楚思南看着朱可夫朝门口走去的身影,突然开口说道。
  
      “哦,将军请说。”朱可夫停下脚步,疑惑的问道。
  
      “那个贾科列夫同志我要带走,这个应该没有问题吧?”楚思南说道,他虽然对那个家伙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也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而让这位倒霉的家伙丢了性命,因此,在这个时候带他走是必要的。
  
      “这个……”朱可夫面露难色,他沉吟道。
  
      “怎么,将军还担心我重翻这个案子吗?你放心吧,我只是想给他讨一条生路而已。”楚思南冷笑道。
  
      “唉,不是我信不过将军,”朱可夫叹口气说道,“而是这次的事情已经查清了,缅因斯基同志就是受了贾科列夫的怂恿,所以才犯下这种大错地。在昨天,经过军区的主要领导会议决定,已经判处了他死刑,今早就执行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