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七章 第十四章 清洗拉开帷幕

第七章 第十四章 清洗拉开帷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们在这里一共有多少人?这么长时间以来,难道就没有人发现你们的身份?”楚思南多少有些好奇的问道,说来惭愧,别看他是安全委员会的第一书记,可在实际上,他对会里的工作似乎很少关心,像这种细节上的事情,他当然更不会知道了。
  
      “嗯,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在我负责的范围内,一共就只有六个人,另外应该还有两个组,只不过是谁负责、组中有谁,都不是我能知道的。”谢斯科维奇目光中带着几分期盼的说道,“像这些事情,只有负责我们这个区的直属领导才能知道,我们都是单线和他联络,并直接听他指挥的。”
  
      “哦,”楚思南点点头,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在这一刻,他的心里忽然有一种悸动,就仿佛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一般,这种感觉很奇怪,让人摸不着头绪,但却又那么的明显。
  
      “书记同志是在考虑缅因斯基的问题吗?”谢斯科维奇小心翼翼得说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您就大可以放心了,我猜测现在这工夫,从莫斯科总局来的调查组,应该已经开始进驻军区了,那些有罪的人,一个也别想逃脱。”
  
      “你说什么,调查组?”楚思南终于明白自己心中那份悸动从何而来了,这次的事情搞大了。要知道安全委员会的调查组是不会轻易派出的,而一旦有调查组出现,那么就意味着这个案子会被扩大。虽然楚思南从不关心安全委员会内的工作。但是他却知道调查组地办案手法,他们的办案原则,就是先假定目标有罪,然后不择手段的收罗目标的犯罪证据。在这种情况下,案情不被扩大、不出现冤假错案几乎是不可能的。同时,从安全委员会委派出的调查组,还有一项令人毛骨悚然的权利,那就是当年捷尔任斯基为“全俄肃反委员会”(安全委员会前身)所谋取的一项权利 ̄ ̄“枪决”。一个由安全委员会派出的调查组,绝对拥有这项权利,他们可以在不经司法审判的情况下。甚至是在证据并不充分地情况下,对上自军界要员、政府大吏。下至平民百姓实施枪决极刑。
  
      “布柳河尔要对朱可夫下手了!”楚思南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谢斯科维奇,马上掉头。我们回去!”楚思南感觉自己不能对这件事情坐视不理,他沉声说道。
  
      “啊,书记同志,为什么回去?”谢斯科维奇愕然道。
  
      “哪里那么多问题,我说让你回去就回去!”楚思南大声说道。
  
      “可,可‘喀秋莎,给的命令,是让我直接护送您前去雅罗斯拉夫尔。不许回头,不许……”谢斯科维奇为难得说道。
  
      “嗯?”楚思南不等谢斯科维奇把话说完,便把脸色一沉,冷哼了一声。
  
      “那个,书记同志如果一定要回去,那也先请听我说一句。”谢斯科维奇眨巴着眼睛说道。
  
      “有屁快放!”楚思南不耐烦地说道。
  
      “前进是机遇。回头有危险。”谢斯科维奇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
  
      “嘶……”这一句话令楚思南无端出了一身冷汗,他微一沉吟,然后问道。“这是‘喀秋莎,让你告诉我地?”
  
      “是,是,‘喀秋莎,给我的命令中吩咐,如果您执意要回头地话,就把这句话告诉您。”谢斯科维奇点点头说道。
  
      “嗯,我明白了。”楚思南长叹一声,身子后倚,径自闭上了眼睛。他从那一句话中,就知道了吉尔尼洛娃究竟要告诉自己什么事情。很显然,她说的没有错,“回头有危险”。自己回头干什么?无疑就是为了化解这次危机,而这样一来,他所直接要面对的,就是同布柳赫尔产生矛盾,在目前来说,这显然是不明智而且万分危险的。“前进是机遇”,这一点也很好理解。自己不理身后事,直接赶赴雅罗斯拉夫尔,全当对霍尔崔所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等到那里闹够了、闹大了,自己再以安全委员会第一书记的身份站出来收场,处置一些人,收买一些人,那将是凭空掉下来的收获。当然,楚思南想到地指示大致上的东西,至于细节方面的安排,他考虑不到也懒得去考虑,他相信,吉尔尼洛娃应该把一切都铺垫好了。
  
      “书记同志,那我们现在……”看着闭目假寐的楚思南,谢斯科维奇小心翼翼地问道。
  
      “去雅罗斯拉夫尔。”楚思南连眼睛都不睁,淡漠得说道。
  
      “好嘞,”谢斯科维奇高兴的回答一声,然后转过头去,对司机说道,“继续走,雅罗斯拉夫尔。”
  
      一辆吉普车当先,在后面数量军用卡车的护卫下,驶进茫茫地平原地,径直朝雅罗斯拉夫尔的方向奔去。
  
      “这是我替你办理好的一切,”在车站地高炮指挥部里,朱可夫将亲随刚刚送来的一大信封放在了缅因斯基的面前,同时说道,“这里面有你今后的身份以及退伍军人介绍信,相信这些东西能够让你安全的逃离这里。”
  
      “将军,难道我就非走不可?”缅因斯基有些不情愿得说道,对他来说,这一次只要出逃了,那么就意味着将来再也没有什么翻身的机会了,他下半生的生活,就必须是在同家人的四处流亡中一起艰难的度过了。
  
      朱可夫看了他一眼,然后沉默半晌,才无奈的摇头说道:“相信我吧,我这完全是为了你好,如果还有哪怕其余的半丝机会,我也决不会让你走这条路的。如果我所料不差地话,这次的事情楚思南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最多两天,莫斯科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人就会下来,到那时,你想走也走不了了。”
  
      缅因斯基沉吟不语,他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了。
  
      “好啦,走吧。”朱可夫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走到正对着门的那扇窗户前,在放眼朝外眺望的同时,背对着缅因斯基摆摆手,嘴里说道。“等到安顿下来,记得给我一消息。如果事情有所转机的话,我会通知你回来的。”
  
      “那……将军。我先走了。”缅因斯基从座位上站起来,把朱可夫为他准备的那个信封揣进军衣地口袋里,然后说道,“您,您多保重。”
  
      朱可夫没有说什么,他只是背着身子再次挥了挥手。
  
      缅因斯基又对朱可夫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才转身朝门口走去。
  
      “呤……”
  
      就在缅因斯基还没有走到门口位置地时候,一阵儿令人心惊肉跳的电话铃声,突然从桌子地位置传来。出于条件反射,缅因斯基快步走回来,顺手拿起了听筒。
  
      “将军,是军区后勤处的电话。找您的。”缅因斯基接听了片刻,便对朱可夫说道。
  
      “哦?后勤处?”朱可夫一脸疑惑的走过来,接过了听筒。
  
      “你说什么?!”电话中的交谈刚刚开始不到一分钟。一向处事镇定的朱可夫,突然脸色大变,他用颤抖的声音大喝道,“这是什么时候地事情?!”
  
      “喂,喂,喂!”电话那头似乎出了什么问题,声音突然断了,朱可夫对着听筒大声喊道。
  
      “将军,怎么啦?”缅因斯基小心翼翼的问道,他知道军区那边肯定出事了,难道是……
  
      “完啦,完啦……”始终没有再得到对方的回应,朱可夫颤抖着的手,似乎再也拿不住那副听筒了,在一阵儿叮当乱响中,挂线的听筒结结实实的砸在了桌面上。
  
      “将军,您,您怎么啦?!”缅因斯基可给吓坏了,他跟随朱可夫近两年了,还是第一次看他如此失态。
  
      “安全委员会地人来了,”朱可夫似乎变得虚弱异常,他缓缓的闭上双眼,然后无力地说道,“军区已经被他们控制,参谋部、作战处、训导部……所有军区的主要领导机构同志,都被他们逮捕了……斯格尔扬诺夫同志,他,他因为反抗……被,被安全委员会地人……直接,网直接枪杀在了参谋部大门外。”
  
      “什么?!”缅因斯基倒吸一口冷气,斯格尔扬诺夫是第二军区的参谋长,他,他竟然被安全委员会的人不经任何审判过程,就直接在光天化日之下处决了,这,这世界是不是疯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