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七卷 第二十四章 再临霍尔崔 上

第七卷 第二十四章 再临霍尔崔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时近三月,初春的暖风已经开始在西伯利亚的广袤平原上缓缓吹拂,在冰消雪融之际,苏德的前方战场上,又开始有了新的动向。
  
      三月初的头一个星期里,德军的南方集群开始发动攻势,他们在罗斯托夫地域,集结了十一个整编师、近三十万兵力,沿顿河朔流而上,在短短不到十天的时间里,便先后攻克伏罗西洛夫格勒、米列罗沃、坎捷米罗夫、萨利斯克等数个苏军防御据点,从而将兵锋向前推进近二百公里,直接威胁到伏尔加河流域上的苏联重镇 ̄ ̄斯大林格勒。
  
      在德军的第一期攻势中,苏军南方面军的第十八、第十二、第五十六集团军先后被击溃,苏军前后损失兵力近十五万,其中的有近十万人成为了德军的俘虏。而在这一阶段的战役中,第三十七步兵师师长若卢杰夫少将、第七步兵师军事委员贝斯特罗夫少将在这场战役中也相继殉职,第五十六集团军司令费洛索夫失踪。
  
      南线战况的危机局面传到莫斯科,引起了克里姆林宫高层的极大震动,每个人都能猜测到德军这一步战略意图的真正目的,他们是想夺取斯大林格勒,然后以伏尔加河为切入点,从后方包抄莫斯科,并彻底截断苏军西部战线同后方的全面联系。
  
      这一次南线的战事危机来的非常不是时候,经历了刚刚过去的冬季攻势,苏军虽然取得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胜利,而且也击退了德军在莫斯科方向上地进攻。但是总体来说,兵员以及武器装备的损失还是很大的。而从另一个角度说,由于苏军统帅部在之前的作战计划中,将主要的精力投放在北线战场,所以就造成了南线兵力的相对空虚。如今,德军突然在南线发动对斯大林格勒方向上的突进,而且还一举摧毁了苏军南线的防御,这就使得苏军在南线兵力上更加捉襟见肘、穷于应付了。
  
      南线的危机,在同一时间也将一个沉寂已久的问题,重新摆在了克里姆林宫决策者地面前。那就是对西伯利亚以及远东军区部队,是否应该西调的问题。
  
      在这个问题上。最高统帅部方面有着严重地分歧,布柳赫尔同图哈切夫斯基的意见完全相左。而且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按照布柳赫尔地建议,在这个关头,应该调动在莫斯科以北地域驻防的原北方方面军一部部队,以及西北、西两支方面军的一部分部队向南支援。按照他的说法,这些部队一直以来都是前线的主力作战部队,战斗经验丰富。整体实力较强,是西伯利亚以及东部地区后备部队所不能比拟的。
  
      针对布柳赫尔的这一观点,图哈切夫斯基提出反驳,他认为一直以来都在西线作战地主力部队,在经历了前一阶段的大规模对敌作战之后,已经相当疲乏。他们需要足够的时间休整,而不是立刻就投入另一场战斗。从另一方面考虑,如果从北线、西线抽调兵力向南方支援。那么就必然造成这两个区域的兵力空虚,如果德军趁机发动这两个区域上的攻势,那么后果将会更加的不堪设想。
  
      布柳赫尔对图哈切夫斯基地顾虑也同样不屑一顾,他反驳的理由听起来同样是头头是道。他认为,在经历了前阶段的大战之后,德军地损失同样也是巨大的,他们原本所保留的是十九个预备师,如今已经荡然无存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已经无力在多个战场上同时发动大规模攻势了,因此,局部的、具有关键性的意义的大规模战役,才会是他们主打的方向。
  
      就在最高统帅部这种无限期的争吵中,另一个令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噩耗传来了。日前失踪的第五十六集团军司令员费洛索夫已经叛变了,他可耻的作了德国人的走狗,并在沦陷的罗斯托夫组建了一个什么所谓的“解放俄国人民委员会”,以此充当德国人的宣传工具。另外,据德国人散发的传单宣称,费洛索夫还将从那些被俘的苏军士兵中,挑选一些人组建一支名为“俄罗斯民族解放军”的部队,用他们去为德国人攻城夺寨。
  
      一开始的时候,人们还对这个消息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但是随后,一份出自费洛索夫的“告红军战士、俄罗斯人民以及苏联各族人民书”以飞快的速度传到了莫斯科,从而在根本上证实了这个消息的准确性。
  
      从战争爆发至今,一名将军的阵亡、甚至是被俘对苏军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是一名将军对祖国**裸的背叛,却是一件闻所未闻的大事。因此,在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克里姆林宫都沸腾了,图哈切夫斯基亲自下令,解除了费洛索夫在苏联党政军中的一切职务,并开除了他的党籍。而布柳赫尔在这方面做得更加狠一些,他命人逮捕了费洛索夫的所有直系亲属以及一些关系密切的朋友、战友,然后以叛国罪的罪名,将他们统统的投进了大狱。随后,这些人中的一大部分,被无情的处决了。
  
      费洛索夫事件的影响非常之大,做为一名曾经战功赫赫的将军,费洛索夫本人在苏军中的声望很高,他的叛国投敌,在很大程度上,沉重的打击了苏军的士气。尤其是他的那一封公开信,更是一针见血的道出了苏军高层中存在的党派争权问题,同时指出,在这种环境下,大批的苏军高级将领惶惶不可终日、整日战战兢兢、时刻承受巨大心理压力的现实。
  
      毫无疑问,费洛索夫事件不仅仅是一个影响苏军士气的存在,同时,也是整个苏维埃政权的耻辱。无论从哪方面说,这个人也应该彻底消失。
  
      关于这一点,克里姆林宫内很快达成了一项共识,那就是由国家安全委员会全权安排,执行一个代号为“沃龙”地刺杀计划,派一支特别行动组,前往罗斯托夫,干掉叛徒费洛索夫。
  
      不过很快又有一个难题出现了,那就是既然这件事情要交给安全委员会去处理,那么谁可以担任这个计划的主要执行者呢?从道理上讲。目前的安全委员会第一书记为楚思南,那么。这件事情就应该由他担任第一指挥。可是现在他人还在雅罗斯拉夫尔,而且从根本上说。布柳赫尔正在着手清除他,所以,这一项计划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交给他去处理的。为此,他提议将阿巴库莫夫从霍尔崔调回来,并由他担任起这项计划的主要策划执行者。
  
      令布柳赫尔感觉很意外的是,他这一次的提议竟然在统帅部里获得了全票的通过,没有人反对他。甚至连图哈切夫斯基本人也投了赞成票。只是在那举手表决的一瞬间,布柳赫尔错过了图哈切夫斯基眼中那一闪而过的怜悯,也错过了雅基尔等人脸上地幸灾乐祸。
  
      就在这场会议的第二天,一个令克里姆林宫为之震动地消息从东方传来,在经过了长达半个月的沉默之后,被阿巴库莫夫折腾得够呛地西伯利亚第二军区终于出事了。
  
      三月十七日凌晨四点钟。西伯利亚第二军区下属的第419独立步兵旅发生骚动,该旅的士兵自发的冲出营房,在夜色的掩映下。一举夺取了后勤储备仓库的武备库,随后,又同闻讯前来的督战团发生激烈交火。
  
      第419独立步兵旅地暴乱,只不过是一场有组织武装暴动的前奏,在随后的两个小时里,整个第二军区各个下属部队相继相应,最终演变成为一场遍及整个第二军区的士兵骚乱。
  
      截止到上午八点,整个第二军区完全落入了暴乱士兵的手中,并开始实施全面的军区戒严,大量隶属于安全委员会地调查人员被缉捕、扣押。随后,两支装甲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突袭了阿巴库莫夫舍在霍尔崔的办事处总部,将正在用早餐的阿巴库莫夫拿获,并把他关进了不久前朱可夫所住地紧闭所。
  
      第二军区发生骚乱的消息,在第一时间便传到了楚思南的耳朵里,而对于这件事情的发生,他显然并不觉得意外。同卡冈诺维奇简单的商量一些问题之后,他便乘上一辆军车,离开雅罗斯拉夫尔,直奔霍尔崔方向去了。在这辆车里,除了司机之外,就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卫队的跟随,甚至连一个警卫员都没有,他要独闯骚乱军队的总部,去面见朱可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