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八卷 斯大林格勒战役 第七章 两支佩枪

第八卷 斯大林格勒战役 第七章 两支佩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呼!”
  
      任由温凉适宜的清水从自己头上喷浇而下,楚思南紧闭着双眼,仰头呼出一口沉沉的浊气。
  
      这里是五月花酒店楚思南所住的房间,在经过了一夜充足的睡眠之后,楚思南一起床,就痛痛快快的冲了一个澡。与别人不同,楚思南最喜欢在清晨起床之后洗澡,他觉得这种感觉很舒服,就像是每天都用一个新的面貌去迎接朝阳一般。
  
      稍稍退后一步,楚思南先用双手梳拢了沾满水珠的头发,然后关掉了面前的水阀,原本从红色莲蓬中喷洒而出的清水噶然而止。
  
      楚思南甩甩头,看着眼前的镶满了雪白瓷砖的浴室,一时间心中有了诸多的感慨。你说这东西两个世界间的差距有多大?在遥远的中国,此时还处在战争的磨难之中,国民不要说是用上这种自动化的洗浴设备,就连平静的生活都享受不到。世界的经济学者,在战后分析说,中国的经济乃至于整个社会,同西方相差了一个世纪,可是不知道这些家伙在分析之前,有没有好好的想过,中国的这份落后是如何来的。从一八四零年的鸦片战争开始,直到一九四九年的新中国成立,再到其后的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围绕在中国身上的战争,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战争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最有效滞后剂,在经历了百年战争之后,如果没有一个相当长的发展时期,中国的社会发展如何能够同西方相比?
  
      自嘲般地一笑。楚思南感觉自己的确同当初没有来到这个时代的时候不同了,现在的自己,竟然也学会了忧国忧民,学会了高谈阔论。
  
      不过话说回来,如今的他又怎么能同当初那个当大兵的楚思南相比?如今他可是一名苏联的将军了,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都与当初大相径庭了,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原本不是他该考虑的问题,如今的他都要去考虑了。
  
      随手在浴架上去了一条洁白的毛毯。草草地裹在身上,然后拉开浴室的玻璃门。走了出去。
  
      酒店为楚思南安排地房间,绝对是属于总统套房一个等级的。宽敞、豪华且不失典雅,在那客厅地四周墙壁上,还留有很多名人的提名之类的挂饰,看样子,美国方面还是很给面子的。
  
      在松软的皮质沙发前坐下,楚思南随手拿起桌子上摆放的雪茄烟盒,从中取出一支为自己点上。这可是他老人家第一次抽这种高档次的东西。看样子是非常不适应,那涨红地脸和压抑不住的剧烈咳嗽,足以说明这一点了。
  
      一根上等的雪茄,楚思南仅仅抽了一口,就随手丢在了一边,他发现这种上档次的东西。他还是无福消受。
  
      “呤……”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电铃响了起来,楚思南知道。这是有人来了。
  
      从沙发上站起来,楚思南快步走到门前,透过门上的猫眼朝外看了看。只见在门外,一身深蓝色军服地艾森豪威尔正站在那里,而在他的身边,还跟了一位年轻漂亮的金发女郎 ̄ ̄这是艾森豪威尔地翻译。
  
      楚思南有些愕然,他不知道艾森豪威尔这么早来找他干什么。待要伸手去拉门,楚思南又赫然想起自己身上只披了一条浴巾,在这种情况下去接待客人显然是很失礼的。
  
      “艾克将军吗?请稍等。”隔着房门,楚思南略带歉意地说道。随即,他也不等艾森豪威尔的答复,便急匆匆的跑回卧房,找出一袭崭新的军装穿上。
  
      “将军,早上好。”被楚思南让进门,艾森豪威尔首先同他握了握手,然后在他湿漉漉的头上看了一眼,然后说道,“很抱歉这么早来打扰您。”
  
      “将军不用介意,”楚思南将对方让到沙发前坐下,然后微笑道,“我早就起来了,刚刚还洗了个澡,呵呵,别人喜欢在清晨的时候沐浴阳光,我则喜欢这种真正的沐浴。”
  
      艾森豪威尔会心的一笑,然后有些难为情的说道:“将军,其实我这次来,是有一些私事想要麻烦您,噢,当然,也顺便把昨天国会的最后决议告诉您。”
  
      “哦?”楚思南对那个国会的决议虽然很关心,但是他却更想知道艾森豪威尔口中所说的私事。
  
      “还是先说正事吧,”艾森豪威尔显得有些难为情,他稠措着说道,“国会的结果,昨天晚上就出来了,总统先生所提出的决议获得了绝对的通过,除了十二票反对、九票弃权之外,其余的议员全部投的赞同票。将军,我不得不说我这是我们的彻底胜利,要知道,自从国会成立以来,这上百年的时间里,国会的议定项目中,还没有几次是这么一致的。今天早上,我相信全美各大报刊就会把这个消息转发出去,从而令全世界都知道,我们的反法西斯同盟,已经真正的成立了,由此,对法西斯国家的最后一战也将正式展开了。”
  
      “将军,对贵国的这项正确决定,我仅代表个人表示诚挚的欢迎。”楚思南高兴的说道。
  
      是的,无论之前图哈切夫斯基的态度看上去多么的平淡,但是如果能拿到美国的再一次援助,尤其是那三十亿美元的粮食援助,那么便可以为苏联解决很大的难题了。老实说,自从后方的军工基地建立起来之后,苏联对武器装备的需求已网经不是那么紧张了,而真正令苏联高层感到头疼的,就是一个粮食问题。就像前一次美军提供的武器装备,尤其是那些坦克,对于苏联士兵来说并不受欢迎,因此。到了今年三月,几乎所有的美式坦克都被淘汰了,其中的绝大部分被拆卸掉,将底盘挪用作了喀秋莎火箭炮地运输工具。而粮食呢?粮食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后方庞大的军工企业只能消耗粮食,却不能生产粮食。因此,这次美国人提供的三十亿美元粮食援助,绝对是真正意义上的雪中送炭。
  
      “将军,看来以后我们真的将会有并肩作战的机会了,”艾森豪威尔显得很兴奋。他双手挥舞着说道,“你知道吗。昨天总统先生给了我新的命令,那就是在这两天里。立刻着手组建第七集团军,并于两个月后开赴北非,同盘踞在那里的德军部队进行决战。总统先生的意思是,北非的战事必须在年底前结束,然后明年春天,我们将会同滞留在英国地英法联军会合,共同执行一西欧的登陆作战计划。”
  
      “噢?!”楚思南一时来了兴致。他笑眯眯地说道,“这么说,在将来挺进柏林的时候,我们就将成为竞争对手喽?”
  
      “可以这么说。”艾森豪威尔点头微笑道。
  
      “那到时候我们不妨来一场比赛,看看谁地部队能够抢先进入柏林吧。”楚思南说道。
  
      “那咱们一言为定了。”艾森豪威尔爽快的说道,“我有信心可以比将军抢先一步进入柏林。”
  
      “哦?”楚思南大笑。他朝艾森豪威尔身边凑了凑,好奇的问道,“将军为何如此有信心?”
  
      “将军不要忘了。在贵国的东面,还有一个日本需要对付。”艾森豪威尔笑道,“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不信将军会舍弃亲自指挥对日作战的机会,毕竟就我所知,中国人都是很记仇的,而将军恰恰是一个中国人。”
  
      “哈哈哈……”楚思南爽朗而笑,“没想到将军对中国人还真有所了解,只不过这不叫记仇,而是直率。我们中国一句话,我希望将军能够牢记,那就是‘有仇不血非君子,有恩不报乃小人,。将军说得不错,如果对日作战,我肯定会第一个请战,但是这并不能说明我将错过进入柏林地机会,希望将军不要麻痹大意,到最后输在我的手中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