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八卷 斯大林格勒战役 第八章 感受巴顿

第八卷 斯大林格勒战役 第八章 感受巴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就要先预祝我们合作愉快了。”楚思南理解的点头说道。
  
      “那将军,我可就要提第一个问题了。”比娅特丽莎对楚思南的随和感到很开心,她从随身的挎包里,取出一份稿纸和一支钢笔,同时说道。
  
      “o,你可以开始了。”楚思南正襟危坐,摆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说道。
  
      “第一个问题,”比娅特丽莎微微一笑,然后说道,“现在美国的公众都对将军的事迹颇为了解,但是对于将军您的身世,却没有丝毫的认知。因此呢,我打算将我的专访从这里为突破口,将军能对您的身世做一个简单的介绍吗?比如说,您的父母,您的兄弟姐妹,以及您幼年时所受到过的教育等等。”
  
      “哦,对于这一点,我只能跟您说抱歉了,”楚思南耸耸肩,无奈地说道,“因为在这方面,我实在没有什么可以谈的。我们一家从很早以前就迁居到俄国了,父母没有什么特长,就是极为普通的猎户,同时我也没有什么兄弟姐妹,是家中的独子。至于说我幼年所受过的教育,那恐怕只能限于狩猎了,当然,如果这也算是一种教育的话。”
  
      ……
  
      比娅特丽莎对楚思南提出的问题,在开始的十几分钟时间内,基本上都是纠缠于他的私人问题,的确没有涉及到什么苏联的国家机密,以及影响到反法西斯联盟内部团结的问题。眼看着短短的二十分钟时间就要过去了,就在楚思南认为这次的专访可以平淡结束的时候,比娅特丽莎终于将问题引向了她这次采访所安排的最关键问题上。
  
      “楚思南将军,”比娅特丽莎先是看了看她自己手腕的表,然后装作漫不经心似地问道。“如今美国的公众都已经获知了昨天国会所做出的决定,那就是在今后的四个月时间里,美国将会调集价值八十亿美元的军事、粮食物资,用它来援助贵国的抗德卫国战争。请问,您对美国国会的这表决持什么样的态度?又有什么看法呢?”
  
      “欢迎,支持,同时感激,这就是我,相信也会是每一位苏联公民的态度,”楚思南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贵国国会在这一问题上地正确决议,注定将会受到全世界反法西斯人民的欢迎和尊敬。我相信。随着时间地流逝,历史的翻进。贵国政府以及贵国人民,终有一天会发现,他们今天所作出地决定是多么的明智,而到那时,贵国所将拥有的,必然会是一个光荣与自豪并存的赞誉,你们在今天所作出的一切。势将被所有人铭记。”
  
      楚思南说话的速度很快,比娅特丽莎虽然精通速记,但是仍旧有一种快要赶不上的感觉,在她看来,楚思南不但是一位红色苏联地将军,同时。也很有做为一名外交家的资本,至少来说,他很健谈。而且他说出来的话,也让人感觉很舒服,很舒心。
  
      “可是将军,”比娅特丽莎继续说道,“您也知道,在国会中,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这一决议的,包括民主党议员、来自弗吉尼亚州的谢斯洛克逊先生,就对这一项决议投了反对票。您认为这代表着什么呢?是像谢斯洛克逊他们这样的人目光短浅吗?对以谢斯洛克逊为代表地这些人,将军您有什么忠言要奉劝吗?”
  
      “比娅特丽莎小姐,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是复杂的,而人的思想也是复杂地,对待同一件事,同一件事物,任何两个不同的人都会有其各自不同的看法。”楚思南笑了笑说道,“就像在贵国国会这次的投票中,之所以有人选则投赞成票,而有人选择投反对票,那就是因为他们对这次的战争,有着各自不同的看法,或者说,他们考虑这个问题的角度有所不同而已。至于说你所说的那位谢斯洛克逊先生是否目光短浅,我个人感觉不能这么说,而且我也没有权力给他什么奉劝的忠言,这一切就留给时间和历史去证明吧。不过,我唯一要说的一句,就是希望这位谢斯洛克逊能够多关注一下世界的时局,如果他对别国的现状有一丝了解的话,那么我相信张伯伦先生的遭遇,应该能够为他敲响警钟。”
  
      张伯伦作为原英国首相,也算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世界知名人物了,他所奉行的绥靖政策,正是造成目前世界大战局面的重要催化剂。两年前的德军入侵波兰,令他所奉行的绥靖政策彻底破产,直至挪威的彻底陷落,最终证明了张伯伦绥靖政策的彻底失败,他在英国上下的一片谴责声中,迫不得已,黯然辞去了首相的职务。
  
      楚思南在这个时候拿张伯伦来做例子,实际上就等于是在批评谢斯洛克逊的观点是错误的,比娅特丽莎能够听出这一层含义来。
  
      “将军,谢斯洛克逊先生并不反对美国参战,也不反对美国对那些反法西斯国家提供援助,”比娅特丽莎不怀好意的笑道,“他只是反对对苏联进行援助。正如他今早在国会山广场所做出的演讲那样,他说,布尔什维克党所领导下的苏联,其实和法西斯国家没有什么区别,一样的贪婪,一样的**,一样的喜欢剥夺人权。所以,他认为,美国作为自由与民主国家的代表,绝不能为苏联这样**的国家提供援助。”
  
      “比娅特丽莎小姐,”楚思南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们有言在先,涉及到有损犯法西斯联盟内部团结的问题,我不会回答。而今,我认为你所提的这个问题,我不适合回答。”
  
      “谢斯洛克逊先生有两点理由可以证明他的观点,”比娅特丽莎显然有放弃对这个问题的执着,她继续说道,“大家都知道,两年前德军入侵波兰之际,苏联也做了同样的事情,谢斯洛克逊先生称,这就意味着苏联是贪婪的。至于说**,那就更好证明了,谢斯洛克逊先生举了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来证明这一点:在美国,言论自由是最基本的一条人权,谢斯洛克逊说,他虽然是美国国会议员,同时还是弗吉尼亚州的州长,但是如果在报纸上,人们仍旧可以对他破口大骂,比如说大骂‘谢斯洛克逊是混蛋,弗吉尼亚的州长是混蛋,什么的,绝对没有人去管他,他更不会因此而被捕。而这在苏联,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将军,不知到您对谢斯洛克逊这种说法,有什么要说的吗?”
  
      “这个问题,我可以选择不回答。”楚思南有些不快的说道。
  
      “那好吧,如果将军不回答的话,那我的专访中,只好这个问题的最后,标注上将军对此缄口不言了。”比娅特丽莎笑眯眯地说道。
  
      楚思南大恼,他知道如果比娅特丽莎真的这么做的话,那对自己来说更加的不利,也许,也许今天自己擅自答应这场专访,本身就是错误的。
  
      “好吧,我回答你这最后一个问题,”楚思南想了想,然后笑道,“对于苏联进攻波兰和芬兰的事情,我的确无可作答,因为那是我还没有进入克里姆林宫,具体的内幕我也不清楚。至于说谢斯洛克逊先生所说的第二个问题,我想完全是因为他对苏联的误解太深了。如果这就能够证明一个国家言论自由以及民主的话,那我只能说,在苏联,人们同样拥有在美国一样的自由与民主,任何人都可以像谢斯洛克逊先生所说的那样,在报纸上,甚至是克里姆林宫门前破口大骂:‘谢斯洛克逊是混蛋,弗吉尼亚州州长是混蛋。,我想肯定不会有人去管他,更不可能会有人去逮捕他。”
  
      “哦?”比娅特丽莎一愣,她显然没想到楚思南也会玩这种偷换概念的游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