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八卷 斯大林格勒战役 第九章 斯大林格勒危机

第八卷 斯大林格勒战役 第九章 斯大林格勒危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将军,您……”当然不会对一个偷换概念的答案感到满意,因此她追着想要继续提问,但是这个时候,楚思南却站起身来,终止了这场专访。
  
      “比娅特丽莎小姐,正如我们之前所说好的,二十分钟的时间到了,”楚思南扬起手腕,指了指手上的手表说道,“所以,我只能很遗憾的告诉您,今天到此为止,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谢谢您的配合。”
  
      “可是……”就在比娅特丽莎还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一阵儿电话铃声传来。
  
      “对不起,”楚思南做了个稍等的手势,然后拿起了桌上的电话听筒。
  
      “到我房间里来,莫斯科有紧急情况。”电话中,图哈切夫斯基的语气透出一股令人紧张的严肃,楚思南知道,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好,我马上过去。”楚思南答应一声,然后挂上电话,转头对一脸兴致索然的比娅特丽莎耸耸肩说道,“比娅特丽莎小姐,您看,我并没有骗你,接下来,我的确是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我看,我们今天就到这里吧,如果下次有机会,我一定会再次接受你的采访的。”
  
      尽管对这次的采访还不算满意,但是比娅特丽莎也知道事无可为了,她收拾了一下自己得东西,然后站起身来说到:“那好吧,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将军了。不过,希望如将军所说,下次采访的时候。将军能够给我更多的时间,而且我相信那一天也不会很久了,因为我目前正在向报社申请一个采访项目,如果得到批复地话,我将前往苏联,亲身体验一下将军口中所说的那个国度,以及你们的生活、战斗。”
  
      “哦,”楚思南微微一愣,随即笑道,“那我就提前对你表示欢迎了。如果小姐真的有一天能够来到苏联的话,我相信你会有很大收获的。”
  
      “希望如此。”比娅特丽莎同楚思南握了握手。同时说道。
  
      “我送你出去。”楚思南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将比娅特丽莎引向门边。“比娅特丽莎小姐,请你替我向你的父亲问好。”
  
      “我会的,谢谢将军,将军请留步。”在门口,比娅特丽莎恭敬地说道。
  
      送走了比娅特丽莎之后,楚思南回房间准备了一下,然后便直奔酒店方面为图哈切夫斯基安排的房间。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了解莫斯科究竟有什么消息传过来了。
  
      图哈切夫斯基的房间在楚思南房间地楼上,由于他的入住,酒店方面已经将这一层完全封闭了,无论是楼道还是电梯上,都有荷枪实弹地美国警察负责守卫,没有专门的批准。任何人也不能上去。当然,作为苏联的将军,楚思南并不在受限制之列。
  
      走到图哈切夫斯基的门外。楚思南先和负责守卫的两名警卫打了声招呼,然后轻轻敲响了房门。
  
      “进来吧”,门开,图哈切夫斯基穿着便服的身影出现在门内,他看了楚思南一眼,说道。
  
      “米哈伊尔,出什么事了?”楚思南走进门,开门见山的说道。
  
      “先坐下,”图哈切夫斯基皱着眉头,朝宽敞客厅中央地沙发指了指说道。
  
      楚思南点点头,懵懂的走到沙发前坐下,然后愣愣的看着图哈切夫斯基,那样子,就是在等对方给他一个答复了。
  
      “你看看,这是今天早上刚刚从莫斯科发来的。”在楚思南坐下之后,图哈切夫斯基指着桌上的一份电报说道。
  
      “哦,”楚思南看了他一眼,然后顺手从桌上把那份电报拿了过来。
  
      电报上的内容很简单,但是它所带来地震撼效果,却绝对是足够了的。
  
      就在两天前,华西列夫斯基以及他所直接指挥的两个集团军,在卡拉奇一线地域,被德军第六集团军合围,目前,卡拉奇内围苏军部队同莫斯科以及斯大林格勒地联系已经完全被德军切断,华西列夫斯基同他的斯大林格勒方面军也被锁在了包围圈内。
  
      与此同时,日本关东军也蠢蠢欲动,他们在中国满洲、蒙古地区集结兵力,虽然其具体的动向还不明确,但是想来应该同美国人报纸所刊载的内容有关。
  
      “我们终究是上了美国人的当,”图哈切夫斯基在楚思南对面坐下,皱着眉头说道,“他们这是在迫使我们接受对日作战的现实。”
  
      楚思南恍然大悟,原来这次的华盛顿会晤,以及别开生面的国会议定,都可以说是美国人事先安排好的一个圈套,一旦苏美英三方的最终协议达成,他们的报纸就会将这些事情披露出去。要知道,即便是美国已经向日本宣战了,但是在美国的领土上,也不可能没有日本间谍的存在,而这些刊登在报纸上的消息,更不可能不被日本军国政府获悉。在这种情况下,日本是不可能不对苏联的动向保持警惕的。
  
      美国人的确是打的好算盘,只要日本人对苏联的警惕性提高了,那么他们就肯定要保证在中国满洲的驻军实力不被过分削弱,这样一来,即便是苏联政府不按照协议内容准时发动对日作战,美国人也得到了他们所希望得到的一些东西,那就是压迫日本,使其无法从调动关东军援助太平洋战场。
  
      “那我们该怎么做?”楚思南思索着问道。
  
      “对日本的问题,我们暂时不去考虑,”图哈切夫斯基摆摆手说道,“毕竟同他们之间战争,是注定要爆发的,早一天晚一天都无所谓了。只要在远东地区。我们始终保持着强大的兵力震慑,相信他们也不敢在我们采取行动地之前发动攻击的。目前,我们最先要考虑的问题,就是斯大林格勒的战斗,如何打破德军目前优势的进攻局面,如何将华西列夫斯基同志从包围圈中解决出来,并最终赢得这场战役,这才是目前我们所急迫应该解决的问题。”
  
      楚思南点点头,图哈切夫斯基的这种考虑无疑是正确的,无论从那方面考虑。斯大林格勒也不能丢,华西列夫斯基以及他的斯大林格勒方面军指挥部。更不能落到德国人手里,否则的话。整个苏军部队地士气将会受到沉重的打击。
  
      “楚思南同志,”图哈切夫斯基地语调在这个时候变得非常严肃,他说道,“从事实来看,我不得不承认,你当初对斯大林格勒战役的形势估计是准确地,在这件事情上。我以及其他几位同志做了错误的估计,最终导致了目前这种困难的局面。我认为,对此我们这些人应该做出检讨。”
  
      “米哈伊尔,这……”楚思南明白,图哈切夫斯基所说的是当初在卢比杨卡监狱中时,自己同图哈切夫斯基以及其他几人针对斯大林格勒战役的那番争论。如今的战况,显然有力的证明了自己地论断是正确的。不过,从根本上说。当时图哈切夫斯基等人所坚持的观点并没错,他们没有自己那样的经历,所以也不可能知道德军所面临的局面以及下一步最可能采取的举措,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地决定是稳重的,也应该是正确的。但是战场就是这样,在很多时候,并不是说一名将领地决策稳重就能够赢得胜利的。
  
      “好啦,你不要多说了,先听我来说说我的决定。”图哈切夫斯基摆摆手,打断楚思南的话,然后说道,“目前,斯大林格勒的局势已经相当紧张了,如果德国人在短期内就把华西列夫斯基同志的两个集团军吃掉的话,那么,在斯大林格勒正面的战场上,我们将没有足够的兵力,来防御他们对市区的进攻。而我们在顿河流域上,其他几个方向的部队,要想在短期内对卡拉奇方向组成攻势,显然也是不太现实的。目前,我们在斯大林格勒正面防线上唯一可以依仗的,就是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剩余的第六十六、第六十二、以及六十四,三个集团军,而这三个方面军在整体实力上来说,同其对面的德军第六集团军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最重要的是,由于华西列夫斯基同志的被围,这三个集团军之间也在短期内失去了战术上的配合。所以,我们现在最迫切需要做的事情,就是重新任命一名斯大林格勒方面军的主要指挥官,这名指挥官必须足以胜任一项工作,那就是率领他的部队,在斯大林格勒外围乃至市区,坚持战斗一个月至一个半月,拖延住德军进攻的节奏,为其他方向上的部队相配合,以最终构成对这一线德军的合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