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八卷 斯大林格勒战役 第九章 斯大林格勒危机

第八卷 斯大林格勒战役 第九章 斯大林格勒危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虽然说图哈切夫斯基所说的战略意图并不详细,但是楚思南已经听明白了,这一次,苏军方面是打算以斯大林格勒以及驻守该地区的苏军部队为诱饵,将德军尽可能多的进攻部队吸引过来,并最终将他们歼灭在这里。
  
      这必然而且注定是一场残酷的战斗,担负斯大林格勒地区智指挥任务的将领,必需是一名意志坚强且善于指挥防御作战的指挥官,因为他所要面对的,将会是数倍于己的德军的疯狂进攻,与此同时,还要在艰苦防御的过程中,尽可能减少自己部队的伤亡。毕竟他手中所能掌握的部队仅仅只有三个集团军,兵力不过十余万,而要坚持的时间却长达月余。
  
      “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吗,楚思南同志?”图哈切夫斯基等了一会儿,语气沉重的说道。
  
      “明白了。”楚思南点点头说道。
  
      “那你认为,在我们的指挥官中,有谁能够胜任这项任务?”图哈切夫斯基继续问道。
  
      “这……”楚思南犹豫了,这可是一个不好解决的举荐,无论自己举荐谁,都无异于是将对方推进火坑。
  
      “在统帅部中,朱可夫同志要求担任这项工作。”图哈切夫斯基说道,“但是我认为他的才能,并不足以胜任这个任务。在我看来,朱可夫同志只适合组织优势兵力下的进攻作战,而这种需要以弱胜强地防御作战,他指挥起来将会相当吃力。梅列茨科夫同志也要求指挥这场战斗,但是他……”
  
      “米哈伊尔,我明白你的意思,”楚思南不等对方把话说完,便抢先说道。“如果你信任我的话,我愿意接受这个任务。而且我可以保证,我一定会带领着我的部队。坚持到这场战役的最后胜利。我们将会像一颗钉子,一把木楔一般,牢牢的钉在斯大林格勒郊外、市区,那里的每一寸土地,每一个街区,都会是我们阻击、消灭敌军的阵地。”
  
      图哈切夫斯基静静的看着楚思南,他的目光中包含着某些楚思南理解不了地东西。
  
      “楚思南同志。正如我所说的,无论是朱可夫也好,梅列茨科夫也罢,甚至是科涅夫、华西列夫斯基,他们都不是那些善于以弱击强地将军,对于这一点。我认识的非常清楚。”良久之后,图哈切夫斯基才说道,“在这方面。我唯一看好地只有你一个人而已,同样的,我也希望你这次能够做好,不要让所有支持你的人失望。”
  
      “你放心吧,在战场上,我有着无与伦比的信心。”楚思南笑道。
  
      “好,你回去准备一下,我会照会罗斯福总统,让他尽快为你安排返回莫斯科的行程,”图哈切夫斯基点点头说道,然后从便装的口袋里取出一封信,交给楚思南,“我恐怕不能和你一起回去,我还要在这里耽搁几天。这封信你带着,回去之后交给雅基尔同志,他会把对你任命通知政治局的。”
  
      “嗯,我明白了。”楚思南点头说道,“一回到莫斯科,我就会尽快转程赶往斯大林格勒。”
  
      “你去吧,”图哈切夫斯基站起身来,径自走到客厅地窗前,看着窗外繁华的华盛顿街道,语气沉重的说道,“自己多多保重。”
  
      “我会的。”楚思南应了一声,然后起身朝门口走去。
  
      “楚,”当楚思南走到门口的时候,图哈切夫斯基突然说道。
  
      “米哈伊尔,还有什么事?”楚思南转过身来,困惑的问道。
  
      “不过战役地结局如何,记得给我把命留回来,”图哈切夫斯基仍旧看着窗外,头也不回的说道,“对日本人的战争,将会在年底地时候正式发动,我希望到那时还能看到你,也希望你还能为我,为我们的苏维埃政府赢得光荣的胜利。”
  
      图哈切夫斯基的话,令楚思南一时愣住了,尽管这句话他从进入克里姆林宫的那一天起,就一直渴望能够听到了,可是如今一旦真正的听到,他还是感觉有些难以适应。什么叫做喜出望外,什么叫做惊喜莫名?此时的楚思南的确有了深刻的体会。
  
      指挥着百万苏军部队;指挥着成群结队、漫山遍野的t-34坦克;指挥着一门门八排发十六连射、甚至是十二排发二十四连射的喀秋莎火箭炮,去打日本人。打过东北,打过朝鲜,打到北海道,打到本州、四国,打进东京、京都……亲手把什么冈村宁次、东条英机等等众人,通通的送上绞刑架,对于楚思南来说,还有什么比这件事情更有诱惑力?
  
      还是那句话,对于楚思南来说,同日本人之间的战争,远比同德国人之间的战争更加有吸引力,更加能够令他感受到胜利的成就感。
  
      “怎么啦,难道你不喜欢这一场战争吗?”图哈切夫斯基猛地回过头来,瞪着楚思南问道。
  
      “不不不,我是迫不及待了。”楚思南慌忙解释道,“米哈伊尔,我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信心十足过,相信我吧,从这一刻起,斯大林格勒将是,哦,不,是注定将是德国人无法逾越的天堑了。”
  
      “那就快给我滚回房间收拾东西!”图哈切夫斯基张口骂道,但是他的眼睛里,却明显闪烁着满足的笑意,“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多做耽搁了。”
  
      “是,米哈伊尔同志。”楚思南啪的一声,做了一个立正的动作,随后,又是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才乐得屁颠屁颠的跑出门去。
  
      目送楚思南的身影快速消失在门外,图哈切夫斯基展颜露出宽慰的笑容,不过,他这份笑容很快凝结在了眉角,随后,便被一阵儿痛苦的抽搐所取代。
  
      他手抚着心口的位置,缓慢的挪蹭到窗边的一张写字台前坐下,然后从桌上的一个药瓶中倒出两颗药丸放进嘴里,对着一杯凉白水服了下去。
  
      过了大约十五六分钟的时间,图哈切夫斯基那张因为痛苦而显得苍白的脸颊上,才缓缓的浮起一丝红润,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沉思着自语道:“哎,也许是时候留一些东西了,不然的话,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就这么自言自语着,图哈切夫斯基从桌上取了纸笔,静静思索片刻之后,才运笔写到:“米哈伊尔尼古拉耶维奇图哈切夫斯基致苏维埃代表大会、中央政治局:全体苏维埃代表以及中央政治局的同志们,作为伟大的苏维埃联盟国家主席、联共总书记,我,图哈切夫斯基今天将被迫……”
  
      一封致给苏维埃代表大会以及中央政治局的信函,图哈切夫斯基断断续续、洋洋洒洒的写了将近四五张稿纸,当完成之后,他又小心翼翼的将这些稿纸折叠起来,揣进了贴身的衣袋里。此时,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这封信函中写的是什么,但是,终有一天,它将会公诸于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