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九卷 血飘黑土地 第三章 革命之父=列宁=楚思南?

第九卷 血飘黑土地 第三章 革命之父=列宁=楚思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吱呀”一声门扉的轻响,将吉尔尼洛娃的思绪从窗外带了回来,不用回头,她也知道是自己的丈夫回来了,因为在这里,除了自己的丈夫之外,没有人会不敲门便直接闯进来。
  
      缓缓的转过身,吉尔尼洛娃朝门口的方向看去,只见此刻,同离开前相比消瘦许多的楚思南,正一脸热切与欣喜的站在门口,他那一身帅气的将军服,却湿漉漉的如同刚刚被水泡过一般。
  
      “你回来啦,”没有见面后的太多牵缠,吉尔尼洛娃抱着自己的女儿,缓步走到楚思南的身边,一面在他的脸上打量着,一面柔声说道,“怎么也不知道打上把伞,看这一身**的,万一感冒了怎么办?卢科昂基呢,我看他这个警卫员可是越当越不合格了。”
  
      面对妻子见面时的唠叨,楚思南只是微微一笑,他知道,在这段时间里,吉尔尼洛娃吃苦不小,她那张美艳的俏脸,此时看上去仍旧是那么的苍白。
  
      “怎么样,身体恢复的如何了?”转开话题,楚思南伸手撩开妻子额前披散的金发,关切的问道。
  
      “我感觉已经没有大碍了,但是医生说还要恢复一段时间才能出院,”吉尔尼洛娃转过身,走到床边的衣柜旁,从里面取出两件洁白的病号服递给楚思南,同时说道,“我也没有想到一下就生了两个,唉,做女人真是活受罪。喏,快去吧你这湿衣服换了。不然孩子也不给你抱。”
  
      嘿嘿一笑,楚思南接过衣服,转到床边,将自己身上的湿军装换了下来。
  
      “来,让我看看咱们的宝贝儿子。”换好衣服,楚思南走到吉尔尼洛娃地身边,伸出手去,将那比板砖大不了多少的小不点抱在手里,同时笑眯眯的说道。
  
      “谁说这是宝贝儿子?”吉尔尼洛娃嗔怪着说道,“这是咱们的女儿。”
  
      “哦?”楚思南轻轻撩开小不点脸前的一角棉毯。仔细的端详着自己这一脉活生生的骨血,同时疑惑的问道。“儿子呢?不会是自己跑出去玩了吧?”
  
      “去你的!”吉尔尼洛娃伸手在丈夫的胳膊上拧了一把,然后才说道。“咱们地儿子可是克里姆林宫的一块宝,这不,今天一早雅基尔就亲自过来把他接走了,说是图哈切夫斯基同志想要瞅瞅。说来可怜,我这个做母亲地,从生下这孩子就就只见过他几面,倒是他那些义父们整天和他在一起。”
  
      “义父?”楚思南一愣。
  
      “噢。就是你那些老狱友。”吉尔尼洛娃随口回答道。
  
      楚思南恍然,想想也是,像图哈切夫斯基、雅基尔他们这些当年遭受冤屈,身陷牢笼的老帅们,如今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这些孤独迟暮地老头。自然是对孩子有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感情。
  
      “你是说,让咱们的孩子认图哈切夫斯基他们做义父?”楚思南微微皱眉说道。
  
      “怎么,你觉得不可以吗?”恰在这个时候。楚思南抱着的小女儿从梦中醒来,依依呀呀的发出一阵儿哭泣声,吉尔尼洛娃赶忙将她接过来,同时说道。
  
      “这会把孩子宠坏的,”楚思南依依不舍的看着自己地女儿,嘴里却有些不满的说道。
  
      楚思南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自己的儿子如果认了那些把持着整个克里姆林宫的老头们做义父,那绝对堪称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了,今后几年,乃至十几年间,在克里姆林宫,乃至整个苏联,有谁敢去招惹这么一位名副其实的“太子”?倘若假以时日,这孩子还不得翻了天?
  
      “我和你想法可不同,“吉尔尼洛娃不以为然地说道,”在我看来,咱们的孩子本来就应该与众不同,他们受到再多的宠爱都不过分。我已经想好了,以后呢,就让咱们地儿子继承你的事业,成为全苏联的人上之人,至于女儿嘛,我打算让她成为一名艺术家、科学家什么的。你不知道,我从小就有两个愿望,一个是成为苏联第一位女元帅,另一个,就是成为一名声名显赫的艺术家,可惜,这两个愿望我一个也没有实现。所以呢,我打算让咱们的孩子继承并实现我的愿望。“
  
      “孩子们的将来可不是你能够给决定的。“楚思南耸耸肩说道。
  
      “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没有经过一番努力却做不成的事情。“吉尔尼洛娃对此显然信心十足,她撇撇嘴说道。
  
      吉尔尼洛娃说的没有错,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事情,只要肯付出努力就能获得成功,她这一对双胞胎儿女,的确在二十余年后实现了她的愿望,但是实现的方式却同她的计划截然相反。
  
      她认为应该继承楚思南事业的宝贝儿子,虽然自小在克里姆林宫长大,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但是却天生的优柔寡断、心慈手软,根本不具备成为一名上位者的性格基础。相反,这孩子从懂事时开始,就喜欢纠缠克留奇科夫叔叔,让他带着自己去卢比杨卡监狱,观看那些“爷爷“们做莫名其妙的实验、发明。而在那里,小家伙也倍受欢迎,只要他开口询问,总有人为他解释那些深奥难懂的定理、格律。于是,天长日久,在长此以往的默默熏陶中,这个本来应该成为苏联第一人的小家伙,最终成为了一名被誉为天才的空气动力学专家。
  
      而吉尔尼洛娃认为应该成为艺术家或者是科学家的宝贝女儿,去在性情上完全继承了母亲的“优点“,她自幼性格外向,嘴巴很甜很会讨好人,但是在对待问题的时候。却总是立场坚定,不服输、不服软。随着岁月的流转,这小姑娘身上那种不择手段、心狠手辣地秉性愈发凸显。在一九七零年,才刚满二十八岁的她,便担任了改组后的苏联安全委员会第二书记,随即,亲自主持了对日本华约占领区内右翼派系份子的大规模清洗,并由此被国际社会冠上了”混血女屠夫“的”美名“。一九八二年,时任苏共中央总书记的安德罗波夫离奇病逝,随即。年仅四十岁的老元帅之女,在苏联军方十二大军区的拥立下接任总书记职务。由此,克里姆林宫再次开启长达二十年的”楚氏“集权时代。
  
      对于今后将要发生的一切。此时无论是楚思南还是吉尔尼洛娃都不可能知道,况且他们现在还有另外一件重要地事情需要去做 ̄ ̄给宝贝儿子、女儿起名字。
  
      “按照我们中国人的习惯,还有我们楚家地族谱规定,”坐在床上,楚思南皱着眉头说道,“咱们的孩子应该在‘怀,字辈上,也就是说。应该叫‘楚怀,什么地。”
  
      “可你也不能忘了,这里是苏联,咱们的孩子如果还用中国名字,那始终会被当作外人的,我可不希望你的麻烦也遗传给咱们的孩子。”吉尔尼洛娃不满地说道。
  
      “麻烦?什么麻烦?!”楚思南脖子一横,大声说道。“就算有麻烦,我也不能让我楚思南的后人忘了祖宗,忘了自己的身体里流地是什么血。”
  
      “哇……”楚思南的大嗓门显然吓着了襁褓中的女儿。随着一声呜咽,婴儿的哭泣声在病房里响了起来。
  
      “你看你,”吉尔尼洛娃白了楚思南一眼,然后说道,“我只不过是说说罢了,你发什么脾气啊?况且我这也是为了咱们的孩子,你想想,你自己因为这个身份的问题遭受了多少麻烦?幸运地是,这里的战争需要你,同时,在克里姆林宫里,你也有着坚实的后盾。可是咱们地孩子呢?咱们的福荫不可能保佑他们一辈子,万一哪一天咱们不在了,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命运?这些问题你这个做父亲的难道不去考虑一下?”
  
      “那也不能在这个名字上打主意吧?”尽管心里认同妻子的话,但是楚思南仍旧强辩道。
  
      “我并没有说咱们的孩子不能用中国名字,”吉尔尼洛娃耐心的解释道,结婚这么久,她自然了解丈夫的脾气,这个男人看上去似乎很温顺,但是前提是你没有忤逆他的意思,“但是他们却必须有一个俄文名字,这在将来能够省却不少的麻烦。”
  
      “好啦,好啦,反正你是当妈的,你怎么说就怎么办吧,”楚思南显然认同了妻子的看法,他摆摆手说道,“不过孩子的中文名字我已经想好了,这是不能改的。嗯,咱们的儿子呢,就叫楚怀东,女儿就叫楚怀襄。”
  
      楚思南这么说着,站起来,从刚刚换下来的湿军装里取出一支钢笔,在手心里写下了几个字。
  
      “喏,就是这几个字,咱们孩子的中文名字,就叫这个。”楚思南洋洋自得地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