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九卷 血飘黑土地 第九章 楚思南的盖世太保

第九卷 血飘黑土地 第九章 楚思南的盖世太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克留奇科夫说到这里,将手中的文件分散成几分,然后分别交到两侧最靠近自己的几位将领手中,示意他们传看一下,然后才继续说道:“对于第一点,没有什么好解释的,我们所说的战利品,就是指这次通过对日作战所缴获的那些战略物资,它们必须而且只能由安全委员会的特别部队来处理。对于作战过程中,我们所占领的日军军械库、兵站补给库、弹药库等等设施,各参战部队务必于第一时间将其封锁并严加看守,我们的特别部队会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对这些地方进行接管。稍后,大家会看到最高统帅部下发的相关文件,因此,对于这一点我不再多说。”
  
      “咳咳……”干咳两声之后,克留奇科夫说道,“今天在这里,我着重要说的是第二点,尤其是各位军事委员同志,这一点命令将同你们的前途乃至生命息息相关,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谨记我所说的每一句话,我可不希望将来会在卢比杨卡的监狱里看到你们的身影。”
  
      克留奇科夫的话令会场上那些各个军区的军事委员们脸色大变,作为安全委员会派设在军方的工作人员,他们更明白卢比杨卡监狱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没有谁会天真的认为那里是天堂,进到那里的人即便最后能够活着走出来,恐怕也很难全息全影的了。“跨国境作战对于我们的苏联红军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克留奇科夫对会场上众人的脸色视而不见,他自顾自地说道。“早在波兰、芬兰地那两次战役中,我们的军队就曾经表现出很大的、很令人感到失望的举动 ̄ ̄屠杀平民、抢劫财物、强暴妇女等等等等。毫无疑问,这是同我们的苏维埃制度,同列宁同志的国际主义思想,同我们红军的成军理念彻底相违背的行为,是帝国主义行径。毋庸置疑,当年伪革命者斯大林,他的教唆与纵容,直接导致了这种极不人道的、帝国主义征服者行径地出现及蔓延,但是。如今这个伪革命者、伪布尔什维克已经被打倒了,他那个时期所遗留下来的弊病。也必须予以彻底地改正。尤为重要的是,图哈切夫斯基同志、楚思南同志以及最高统帅部地其他同志。都对这种类似于禽兽的行径深恶痛绝,因此,经过最高统帅部的授权,安全委员会在这场战争的过程中,将全面介入对军纪的整肃工作,对任何一起类似的恶**件,安全委员会有权不经军事法庭的审判。而对任何一名集团军级地指挥官做出停职、撤销职务、逮捕的处罚。同时,根据安全委员会的内部决定,凡涉及到这类事件中的各部队军事委员,都将承受连带责任。下面,我将宣布由安全委员会制定的‘军纪整肃连带责任执行条例,。”
  
      克留奇科夫说着,从那一大沓文件中抽取出一份。拿在手里看了看之后简述道:“我们所谓的‘军纪整肃连带责任执行条例,,即按照部队建制,由上一级部队指挥系统对下一级部队指挥系统地行为担负责任。按照我们的军事委员制度普及方式。排一级部队建制中,排长、教导员对士兵负责;连一级部队建制中,连长、教导员对排级建制负责;营一级部队建制中,营长、军事委员对连一级建制负责。以此类推,直到集团军一级建制。具体执行办法如下:排级建制中,出现一例针对平民的恶性迫害事件,则排长取消一切曾经获得地光荣称号、就地免职、开除党籍和军籍、终身不得担任国家公职,教导员与肇事者同罪,就地枪决;连级建制中,出现三例针对平民的恶性迫害事件,则连长取消一切曾经获得的光荣称号、就地免职、开除党籍和军籍、终身不得担任国家公职,教导员就地枪决;营级建制中,出现七礼针对平民的恶性迫害事件,则营长消一切曾经获得的光荣称号、就地免职、开除党籍和军籍、终身不得担任国家公职,军事委员就地枪决……”
  
      克留奇科夫洋洋洒洒的说了十几分钟,在他讲话的过程中,在座的那些将军们还好说的一点,而那些军事委员们的脸色,则越来越来苍白。从克留奇科夫口中说出的每一个“就地枪决”,都能令他们不由自主的打一个冷颤,不错,如果安全委员会要处死一个军方的将领,尤其是集团军级以上的将领,那还要多少给一个说法,但是对于军事委员,哪怕是一级集团军的军事委员,安全委员会要处死他们也不用给谁任何说法。
  
      在苏联的军事体制中,军事委员是一个很微妙的存在,军方的将领无权对一名军事委员的工作说三道四,也无权去指挥调动他们,当然,更无权解除他们的职务,不为别的,就因为他们不属于军队的体系,而是完全听命于职权完全独立的安全委员会。正因为如此,军事委员就成为了存在于军中,但是却有超脱与军队的存在。军事委员在经过上级的同意之后,有权直接接管军队并取消同级指挥官的权力;有权在必要的时候否决指挥官所做出的决定;有权单方面宣布部队进入紧急状态等等,毫不客气地说,他们在部队中的权力基本等同于指挥官,但是却不受指挥官的节制。
  
      单从这方面看,军事委员似乎是一个美差,权力大、不受约束,可是实际上呢,真正身在其位的人才知道,军事委员不是那么好干的,他们整日里过的都是战战兢兢的生活,惟恐自己会出错,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出错就意味着万劫不复,就意味着跌落地狱。
  
      一名军方的指挥官犯了错误,那么他可能会被记大过、会被撤职直至开除军籍,而一名军事委员犯了错。他不会被记大过,也不会被撤职、开出军籍,等待着他的,不是在监狱里度过惨淡地一生,就是直接的死路一条 ̄ ̄安全委员会从不会对任何一个出了纰漏的组织成员心慈手软,而这个组织处死成员的时候,也恰恰无须经过任何审判。
  
      “我们需要枪决的权力,”安全委员会的缔造者捷尔任斯基曾经如是说,“享有巨大权力的人,就无比接受更为严厉。甚至是残酷的监督。”
  
      在诸多的军事委员们冷汗直冒的时候,旁边一直冷眼旁观地楚思南。倒是对克留奇科夫的表现大为满意。
  
      这一条对军纪地整肃计划,是楚思南本人设想并向最高统帅部申请通过的。在最初地时候,吉尔尼洛娃和克留奇科夫都对这一计划大表赞成。当然,后两者对这一计划考虑的出发点,绝对同楚思南的不同,在吉尔尼洛娃和克留奇科夫看来,这是进一步将安全委员会的影响扩散进军队的最佳时机。在这二人看来,自从斯大林倒台之后。随着一系列冤假错案的平反以及安全委员会自身的动荡,这个组织地威信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与此同时,在楚思南担任该组织第一书记的过程中,由于他的性格比较温和,从而,也使得安全委员会在对待很多问题的时候。失去了当初那种冷血、残酷的表象。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前阶段在各个地区,才会有一拨人跳出来。以“血统论”为武器,对楚思南地一步步掌权进行抨击。换在安全委员会的鼎盛时期,就单单凭借着楚思南那个安全委员会第一书记的身份,谁敢对他说三道四?谁又敢在这位太岁地头上动土?回想叶若夫、贝利亚,他们在苏联中央的权力显然没有楚思南大,但是那个时候谁又敢站出来数说他们的不是?这是为什么?不为别的,就因为其时安全委员会正值鼎盛时期,任何一个在人前甚至是背后评说、攻击他们的人,都被悄无声息的定点清除了。
  
      正是因为如此,吉、克二人认为,面对着图哈切夫斯基病情日益加重,且有心要拉楚思南上台的时候,他们有必要通过一系列的行动,来重新彰显安全委员会的活力,从而,让所有人都明白,这个曾经令人毛骨悚然的秘密警察组织,仍旧在有效的运作着,而任何一个企图以任何借口攻击楚思南,并夺取克里姆林宫大权的人,都要小心安全委员会那无所不在的身影,以及他们不择手段的残酷打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