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九卷 血飘黑土地 第十九章 身不由己

第九卷 血飘黑土地 第十九章 身不由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伴随着脚下踩踏积雪所发出的“嘎吱”声,楚思南与巴季茨基两人并肩走在莫斯科红场上,厚厚的积雪上,很快流淌出两道长长的印记。
  
      “将军,”就这样静静的漫步了几分钟,巴季茨基突然开口,不过接下来的话对他来说似乎有些难以出口,因此便来了一个突兀的停顿。
  
      恰在这个当口,一队在广场上执勤的苏军士兵迎头走来,在距离两人十几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那位带队的上士显然认出了两人,他挺胸昂头,高呼一声:“立正!敬礼!”
  
      “刷!”士兵的队伍齐刷刷的停下来,挺胸昂头枪挎肩,在奉上一个标准军礼的同时,还将目光齐刷刷的投射到了楚思南的身上。
  
      楚思南的脸上展露出一丝微笑,他信步从士兵们面前走过,抬起的右手始终平举帽檐边,以此向这些尊敬他的士兵们回礼。
  
      “辛苦了,稍息吧。”走过下士身边的时候,楚思南随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就在后者错愕间面泛红光的时候,他已经同巴季茨基一前一后的向广场东侧走去。
  
      “你刚才要说什么?”待走远之后,楚思南微微侧过头,对身边的巴季茨基说道。
  
      “哎,我是想问将军一句话,可是,可是又不知道这话是否该……”巴季茨基犹豫着说道。
  
      “呵,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瞻前顾后了?婆婆妈妈的,像个女人。”楚思南从口袋里取出一包香烟。递给巴季茨基一支,又往自己的唇边送了一支,这才笑道。
  
      “不是我瞻前顾后,而是我担心将军你怪我多嘴。”巴季茨基抢先取出火柴,为楚思南点上烟卷,同时说道。
  
      “只要不是那些拍马屁地话,我就不怪你多嘴。”楚思南深吸一口香烟,看着那烟头上火星扑扑闪闪,嘴里却含糊不清的说道。
  
      “那我可说啦。”巴季茨基小心翼翼的问道。
  
      楚思南鼻孔里喷出一缕淡淡的蓝色烟雾,点点了头。
  
      “将军。”巴季茨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你同图哈切夫斯基同志之间,是不是。是不是有了什么隔阂?”
  
      “哦,为什么想到要问这么一个问题?还是说你听到了什么风声?”楚思南皱了皱眉头,看似心不在焉的问道。
  
      微微耸肩,巴季茨基说道:“这还用听到什么风声吗?我对将军你太了解了。原本我还纳闷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回来,而匆匆回到莫斯科,却又抵触着进入克里姆林宫,这些就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更何况这段时间以来克里姆林宫的诸项决策也令人摸不到头脑。毕竟以科涅夫的声望来说,他是不合适在这个时候担任西线战役总指挥的。所以我猜想,将军你定然是同图哈切夫斯基同志之间有了隔阂,因此才会有今天的表现,而克里姆林宫对科涅夫地任命,显然也是为了推出这个家伙。从而在某些方面对将军你构成牵制。”
  
      楚思南沉然不语,直到走出十几步之后,才叹口气说道:“虽然我很想否认你的猜测。但是……但是很可惜,事实大概就是如此。”
  
      “那将军你打算怎么办?”巴季茨基紧跟着追问道。
  
      “怎么办?”楚思南无所谓地笑了笑说道,“这个问题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毕竟我从来都没有觊觎过图哈切夫斯基同志的位置,如果在将来,科涅夫同志能够担当起克里姆林宫第一人地重任,我只会欣然接受,而绝不会有丝毫的怨言。”
  
      “将军的这个念头,属下绝对不敢苟同,”巴季茨基紧追两步,赶到与楚思南并肩的位置,然后说道,“在我看来,也许在克里姆林宫内,甚至在全国,每一个人都有资格说将军刚才那番话,但是唯有将军你,没有资格说那番话。走到今天这一步,将军你已经没有后路了,克里姆林宫的第一人并非是别人想做就能做的,而对于你来说,却绝不是想不做就能不做的。”“将军,你看看前面,”巴季茨基在这个时候停下脚步,他左手拉住楚思南地衣袖,右手指着前面不远处的方向说道。
  
      楚思南停下脚步,顺着巴季茨基手指的方向朝东看去,眼前出现的一幕,令他在一瞬间感到了错愕。
  
      在巴季茨基手指的方向上,就是莫斯科红场上著名的国立百货大楼,虽然楚思南从来都没有到那里去过,但是他却不可能不知道这样一处所在,毕竟那是全苏联最有名地百货商店。在楚思南的记忆中,这个所谓的全苏联最大地百货商店,并没有任何出众的地方,至少在一年前,那里就很少开门 ̄ ̄一个没有多少商品的百货大楼,即便是再出名,恐怕也吸引不到什么顾客吧?可是而今呢?虽然现在时间尚早,而且天上还在下雪,但是那宽敞的大楼门前,购买商品的莫斯科市民已经排起了数条长龙。
  
      “将军,你看到了吗?”巴季茨基不无感慨的说道,“老实说,自从进入莫斯科的那一天起,我就从来没有想到过,这里会有如此喧嚣热闹的一天。要知道,我们的人民排起长队所等候的,绝不是当初那每天限量供应的、物资配给站强行规定的所谓生活必需品,而是他们所真正需要的东西。在他们的脸上,任何人都能看到那种发自内心的希望、憧憬,而不是当初的那种麻木、茫然。是,我们必须承认,现在他们在那里所能够获得东西还不是很多,但是这是战时,在全国普遍困难的情况下。能够出现这样的局面,已经是难能可贵地了,而且我相信,站在那里的人,也都能理解这一点。同样的,他们也知道这一切的转变是如何出现的,他们明白,如果没有当初将军你在机械制造部所开展的那些大刀阔斧的改革,我们的国家,绝不可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就走到今天这一步。在这种情况下。将军,你在我们的人民中所享有地声望是如何之隆。难道还需要去怀疑吗?如果说我们的党内,我们地布尔什维克中。只有一个人是众望所归的克里姆林宫下一界主人,那舍将军之外,还能有谁?”
  
      楚思南不语,他看了看远处那开始变地愈加热闹的百货大楼,转身朝克里姆林宫的方向走去。
  
      “将军,”巴季茨基的话仍旧在继续,“你可以不考虑这些。但是你总要设身处地的为自己想一想吧?以你现在在军中享有的声誉,在人民中享有的威望,克里姆林宫中,还有谁能取你而代之?你若不去争取那第一地位置,将来,无论是科涅夫也好。其他人也罢,当他们接手了图哈切夫斯基同志的地位之后,他们又怎么会容得下你?你们中国人说。功高震主,为将者大忌,难道你看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话说回来,”紧赶两步,重新来到楚思南的身后,巴季茨基狠狠心说道,“即便是将军你不为自己考虑,那也总要为我,为那些和我一样支持将军的人着想吧?至不济,也要为我们的国家想想吧?我相信,如果克里姆林宫在图哈切夫斯基同志之后,由将军之外的另一个人掌控大权,那对于我们地国家来说,将会是大难临头的一天。也许新一轮的内乱,就将在那一刻爆发,到时候兵变四起,局面将一发不可收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