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九卷 血飘黑土地 第二十章 老帅的暮年

第九卷 血飘黑土地 第二十章 老帅的暮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由于又一场新的攻势即将发起,各个方面的主要军事指挥官和文政人员被普遍的派了出去,因此,如今清晨时的克里姆林宫显得分外清幽。从克里姆林宫门口一路行来,楚思南甚至没有看到一个自己所熟悉的身影。
  
      “将军,”终于,图哈切夫斯基的办公室门外,楚思南碰到了相对来说比较熟悉的人 ̄ ̄图哈切夫斯基的警卫员,后者看到他的出现,快步迎了上来,送上一个军礼之后说道,“您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提前没有打个招呼?”
  
      受刚才巴季茨基那番话的影响,楚思南此时的心情相当沉重,如果放在以往,他总是会和眼前这个年轻人调侃上两句的,不过今天他已经没有那份悠闲了。
  
      “回来的匆忙,没有什么时间打招呼了,”随口回答了一句,楚思南看了看图哈切夫斯基办公室的房门,然后问道,“图哈切夫斯基同志来了吗?”
  
      “一早就来了,”警卫员看出了楚思南那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识趣的说道,“今天早上,小家伙很早就醒了,呜呜呀呀的闹个不停,就是不肯再睡下去,所以,图哈切夫斯基同志也就没有多睡一会。嗯,将军有急事吗?要不要我给您通报一声?”
  
      “小家伙”这三个字的出现,让楚思南多少感到了几分快慰,那是他的孩子,只不过自从苏米生下这一对孩子以来,他们这做父母的反倒被剥夺了照管孩子的权利,图哈切夫斯基他们这些做义父地。在谁照看孩子这个问题上,采取了绝对的**,因此,他们同孩子相处的时间,反倒比楚思南多了很多。
  
      “不用啦,我自己进去吧,”楚思南想了想之后,摇头说道,“你去忙你的吧。”
  
      “好的将军,”警卫员点头说道。在克里姆林宫内,也许别人进入图哈切夫斯基的办公室都是需要通报的。但是像楚思南以及当初那些老帅们,却从来都没有这个习惯。他们所习惯的,就是直接闯进去。
  
      楚思南不再说什么,他迈开脚步,径直朝办公室房门的方向走去。
  
      “叩叩”
  
      沉闷的敲门声,在楚思南地手下响起。未几,图哈切夫斯基那令人感觉似乎异常虚弱的声音,隔着房门传了出来。
  
      “进来。”
  
      轻轻推开房门。楚思南迈步走进了这间他所熟悉地办公室。
  
      房间里的光线有些暗淡,而在这略显黑暗地空间里,一身便装的图哈切夫斯基就坐在那张宽大的办公桌后,微微侧着身子,若有所思的目光,静静的投射到不远处那宽敞的大落地窗外。
  
      “你回来啦。”没有转头。甚至连朝门口看一眼都没有,图哈切夫斯基语气平淡的说道,就好像他能够从脚步声中。辨别出谁走进自己地办公室一般。
  
      “嗯,今天早上刚刚回来的,”楚思南摘下自己的帽子,连同那件厚实的军大衣一起挂在了门口的衣架上,“莫斯科的这场雪下地真不小,如果不是因为这场雪的话,我昨天就能赶回来了。”
  
      “莫斯科的冬天从来都不缺风雪,不过,也只有这样地风雪,才最能磨练人的意志,”图哈切夫斯基转过头,看了楚思南一眼,语调平缓的说道,“任何事物都具有两面性,风雪也是如此,它给我们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但是也给我们带来不少的优势,正在进行的这场战争,就能很好的说明这一点。”
  
      “嗯,”楚思南点点头,对图哈切夫斯基的这番话表示了赞同。
  
      “坐吧,”伸手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座位,图哈切夫斯基说道,“这一别又是将近月余,我看你又清减了不少。哎,东线的战事如果没有困难,就没有必要如此操劳,好好保重身体是很重要的。”
  
      楚思南没有说话,他缓步走到图哈切夫斯基的对面,伸手拉开那把椅子,然后坐了下去。
  
      “对不起,米哈伊尔,我让你失望了。”坐下之后,楚思南看着自己对面这位如同老大哥一般的元帅,沉默良久,才叹口气说道。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图哈切夫斯基的嘴角泛起一丝笑容,他说道,“作为一名军人,对不起这句话是在任何时候都不应该出口的,我们所需要的,仅仅是责任。为自己的决定负责,为战争负责,为战胜负责,为战败负责,而在这里面,对不起没有任何的分量。”
  
      楚思南点头,他明白图哈切夫斯基这番话的意思,而且在当初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这个觉悟 ̄ ̄他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楚,”图哈切夫斯基微微扬起头,看着办公室顶上那雕花的天花板,思索片刻之后,才说道,“你知道吗,我这几天很为难,在我的记忆中,任何时候我作出决定,都没有如此困难过。”
  
      “哦?”楚思南隐隐约约意识到了什么,他可以肯定,图哈切夫斯基所说的为难,肯定与他楚思南有关。
  
      “作为一名军人,我图哈切夫斯基平生最感憎恶的事情,就是个人的集权**,当初,我之所以同斯大林闹翻,便是因为如此。我曾经说过,要通过一系列的变革,将原本集中在最高统帅部的权力交还给政治局,将来,由政治局以及最高苏维埃代表大会,来决定国家的一切重要事务。”图哈切夫斯基没有理会楚思南的反应,他继续说道,“可是而今,我忽然间发现,我的这个构想似乎有些不现实,因为就在两天前。我自己首先就违背了当初的这个决定。”
  
      将桌上地一包香烟扔到楚思南的面前,图哈切夫斯基示意他随意,然后才继续说道:“前天的会议上,我的一项提议遭到了雅基尔他们的反对,呵呵,你想知道是关于什么的提议吗?”
  
      楚思南摇摇头,他感觉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去知道了,不问可知,图哈切夫斯基的提议一定与自己有关,而且极有可能是关于继承克里姆林宫领导大权的问题。
  
      “我压制了雅基尔他们的建议。尽管他们的意见代表了大多数人地趋向。”图哈切夫斯基点点头说道,“很**。甚至是蛮不讲理,没有任何的民主可言。这就是我对当时地自己的看法。哎,不得不承认,为了国家地长远利益,有的时候,有些人不得不显得**一些,而在那个时候,民主则不得不对现实低头。”
  
      楚思南仍旧不说话。他知道,在这个时候他没有必要说什么,竖起耳朵来听,是个最好的选择,在他面前的是图哈切夫斯基,是列宁时代硕果仅存的一位元帅。而他楚思南说到底,都是一个晚辈。
  
      “必须承认,在刚刚过去的这几天时间里。我所做的违背自己地心意的事情,比过去的几十年时间都要多。”图哈切夫斯基叹口气说道,“包括雅基尔在内,我们的七位老朋友,将会在未来的四个月内宣布退休,他们将会辞去党政军一切职务,回到各自的家乡养老。”
  
      “什么?!”楚思南终于惊呼失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