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十卷 峥嵘岁月 第十章 钢铁与钢铁的博弈

第十卷 峥嵘岁月 第十章 钢铁与钢铁的博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顾战争现实,在甫受重创的情况下,发起另一场规模庞大的战役;放弃机动快速作战的优势,以本就脆弱的装甲部队,去硬撼苏军有坚固防御为依托的重兵阵地;在占据弱势的情况下,同一向惯常打消耗战的苏联人硬拼。
  
      基于以上种种的被动原因,从战役制定阶段,时任陆军副总参谋长的古德里安,便坚决反对库尔斯克战役的发起。但是,毫无疑问,他的建议如今已经没有人听得进去了,包括一向沉稳老练的曼施坦因,都已经在接连败退的情况下丧失了理智,更遑论别人。
  
      就这样,所谓的“堡垒”作战计划开始实施了,德军在东线的主要作战力量,几乎全部被配属到了库尔斯克方向上,其导致的直接后果,便是北线方向的全面溃退。
  
      早在库尔斯克战役准备阶段的时候,一方面为了抓住战机收复失地,另一方面也为了在最大限度上牵制德军兵力,一直在北线作战的崔可夫兵团,向其正面的德北方集团军群余部,发起了自两年前的北方战役以来,规模最为庞大的攻势。
  
      由于缺乏装甲部队以及空军的支援,北方集团军群的防线很快被击溃,从拉多加湖到波罗的海之间的区域内,四路苏军极速挺进,在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内,先后攻克萨克拉、霍托卡、拉克拉、苏纳特约基、凯迈雷等军事要地。疲于应对的挪威军团首先覆灭于凯迈雷城下,六万挪威士兵战死,近五万成为了苏军的俘虏。与此同时。苏军摩尔曼斯克方面军大举西进,先后击溃正面德军地三道防线,一举攻入了芬兰境内,随即又在伊纳里湖战役中,歼灭了芬兰军团的四个主力师。至此,六十余万苏军部队全线进入芬兰,德国北方的两个重要仆从国陷入了绝境,如果得不到德军的强有力支援,其后等待着他们的,只能是坐以待毙。
  
      北方的全面溃退。库尔斯克战役胜利的渺茫,英美联军在意大利的登陆。如此种种,令古德里安的心里充满了对战争前景的悲观。而与此同时。更令古德里安深为不安地是,他所隐藏起来的对战争地悲观情绪,已经在所有德意志的军队蔓延散播,伴随这种情绪衍生出来地,就是一种意图推翻元首统治的叛乱思潮。
  
      就在几天前,上校施陶芬贝格试图使用炸弹刺杀元首,他的企图最后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其带来的影响,却是近乎灾难性的,由于此次事件,七千余名中高层军官被捕,其中的绝大部分被枪决。这次事件让古德里安不由的联想到了数年前苏联地大清洗,那次的清洗。为德军在之后对东线的进攻创造了极其有利的条件,而今,历史在重演。只不过攻守双方的角色发生了彻底的转变。
  
      德意志帝国是伟大地,古德里安心中的这个信念从来都没有动摇过,它曾经拥有这个世界上最为训练有素、最为意志坚定的士兵;拥有素质最高、指挥策略最高明地指挥官;拥有规模最大、战斗力量最强悍的装甲部队。可是现在呢,江河日下、暮钟沉沉,昔日铁甲雄狮的风光已经一去不返,那批最为忠诚、战斗力最强的军队,也将要耗尽最后一滴热血,继之而起的,仅仅是一些没有经过系统训练的新兵。诚然,也许这些新兵同样拥有慷慨赴死的勇气,同样敢于为了德意志的荣耀而抛头颅洒热血。但是,勇气并不能直接同战斗力挂钩,当面对那些从一场场血腥厮杀中徜徉过来、作战经验丰富的苏联老兵的时候,这些德意志新兵的勇气,往往只能意味着更大的牺牲以及更加残酷的失败。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一向以来都不相信所谓命运的古德里安,恍惚间开始觉得,也许德意志之所以走到今天,就是因为天不眷顾吧。
  
      同古德里安的看法相同,刚刚接任曼施坦因职务,负责全面指挥库尔斯克战役的莫德尔,也不认为自己的军队在这场战役中还会有任何作为了,因此,在接任之后,莫德尔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前线部队暂时停止进攻,稳固战线。
  
      当然,莫德尔的真正意图,并不是就此展开防御,在他看来,没有进攻的防御,是被动的防御,而被动的防御就是战败的前兆。按照莫德尔的打算,他是要先把战线稳固下来,然后一方面加固自己的薄弱环节,另一方面,查找苏军阵地上的脆弱位置,以期用一场稍具规模的突击战,来调动苏军的兵力,重新夺回战场的主动权。
  
      不过莫德尔的策略虽然稳妥,但是他忽视了一点,那就是在战场上,虽然指挥官的策划与安排相当重要,可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往往在很多情况下,都能让这一切一切的努力,付诸流水。
  
      晴日当空,凉风习习。
  
      在普罗霍罗夫卡南郊的一处小镇废墟内,数以百计的苏军坦克披挂着灰绿相间的碎布条遮蔽网,静静的等待着最后进攻时间的到来。
  
      一身戎装的索科洛夫站在一垣断墙上,透过手中的望远镜,小心翼翼的查看着前方远处的山丘地带,他那微微敞开的胸襟上,两片各镶有三颗亮星的领章,说明了自北线战役之后,他的军衔提升的是何其快速。
  
      “怎么还没有动静,”一名头戴黑色皮护盔的上校站在索科洛夫身后,很显然,他的耐心远没有自己的上司那么好,“情报上不是说,德国小鬼子会在九点三十分发起进攻的吗,现在都快十一点了,这里还是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闭嘴!”索科洛夫头也不回的训斥了一句,“我们得到只是指挥部预先的估计。而不是准确地情报,难道你连什么叫做情报什么叫做战场预估都不知道?!”
  
      “嘿,当然知道,”上校抬起双手,在胸前搓了搓,一脸讪笑的说道,“我只是有点等不及了,我很想看到德国人发现我们时那种惊愕的表情,嘿嘿。”
  
      “等到你能从战场上活着走回来的时候再去讥笑我们的敌人吧,”索科洛夫放下望远镜。回头瞟了少校一眼,面色严肃的说道。“不要忘了,德国人那些新型的重型坦克。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从目前来看,我们只能用更多的伤亡,去换取他们的损失。”
  
      尽管受到了上司地批评,但是上校却丝毫不觉得委屈,因为他也知道,索科洛夫所说的一点错都没有。在之前地战斗中。他也曾经率领部队遭遇过德军的重型坦克,那种被名为“虎式”地大家伙,俨然就是一个可以移动的反坦克堡垒。它那八十八毫米的坦克炮,对于苏军的t-34来说,简直就是噩梦,而它那厚重的装甲。更是让苏军的坦克炮在近距离之外无一收获。
  
      不过幸好的是,德国人地装甲部队中装配的这种“巨无霸”并不是很多,而且这种东西虽然火力强大、护甲坚固。但是它的机动性能实在让人不敢恭维。更有些好笑的是,它那硕大的炮塔旋转起来都慢的惊人,以至于在突破了五百米地距离之后,高速运动中的t-34,就完全有能力从侧面,避开它的火力威胁,并从侧后方对它发动反击。
  
      对于苏军地装甲兵来说,这段时间里,德军部队中出现的新式坦克还有一种,那就是被德军称为“豹式”的中型坦克,让苏军士兵们嗤之以鼻的是,这种所谓的德军新式坦克,俨然就是t-34的翻版,至少外形看上去和34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不过德国人的模仿能力显然不怎么高明,这种新投入战斗的“豹式”坦克性能极不稳定,就在库尔斯克战役打响的第一天,近二百两这种坦克出现在了南线的战场上,而到了第二天,就仅剩下不到五十辆了,剩余的那些不是永远的躺在了雷区里,就是因为机械故障而不得不拖回去修理了。
  
      在寂静的等待中,空中的骄阳偏过正午,开始向西方倾斜。看看手上的腕表,已经将近下午一点三十分,一直都老神在在的索科洛夫也开始有些焦灼了。
  
      “也许德国人不会来了。”上校趴在矮墙后的草地上,嘴里叼着一根草茎,无聊的晃动着脑袋说道,“谁不知道德国人是最准时的,如果他们打算在上午九点中发起攻势,又怎么可能会拖延到这个时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