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十卷 峥嵘岁月 第十二章 不在乎再打几年

第十卷 峥嵘岁月 第十二章 不在乎再打几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于在莫斯科发生的一切,远在德黑兰的楚思南知道的一清二楚,毕竟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瞒住人的,即便是那些美国人和英国人的情报组织,相信也知道了那边发生的一切。
  
      毫无疑问,从二十号开始,全世界的目光都盯在了莫斯科,像苏联这样一个国家,如果爆发政变的话,那可不是一件小事,它直接关系到了整个国际大局的走向。对于美英来说,莫斯科正在发生的一切,他们所抱持的态度,那就是有七分的期盼,三分的忐忑。
  
      现在的局势已经很明显,楚思南毫无疑问是一个相当铁血的人,如果由他掌握苏联的大权,那么,至少在今后几年的时间内,苏联的对外政策,将一改以往那种近乎闭关锁国的政策,转而开始大举对西方世界反击,甚至进而谋取霸权。因此,从这方面考虑,美英绝对希望莫斯科的这场政变能够成功,因为只有那样,才能避免让楚思南这个军人出身的强势人物掌握苏联大权。
  
      但是话说回来,一场政变绝不是那么简单的,无论是哪个国家,一场政变之后所要面对的,往往就是持久的内战,而在目前,苏联作为抗德的主力,是绝对不能出现动乱的,否则,那对于整个欧洲来说,都将是一场灾难。不可否认,在长达近三年的战争中,德国人已经消耗大量的有生力量,但是他们仍旧拥有数百万的军队,而如此庞大规模的陆军。除了苏联人能够去对付之外,单单依靠英美联军,那是不可能在短期内结束战争地。而一旦苏联出现变故,希特勒会怎么做?毫无疑问,只要他还有些头脑,他就一定会从东线撤出更多的兵力来应对英美盟军,到时候整个战争将何去何从,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就在这种忐忑中,美英拖延了会议的进程安排,他们希望等到莫斯科的局面稳定下来之后。再做进一步的安排。不过同美英的决策者们比起来,身处漩涡之中的楚思南本人。却一点也不担心,就好像那完全是别人的事情而与他本人无关一般。
  
      好在。到二十五号,一切拨云见日、水落石出,对于莫斯科的一切,身在德黑兰的楚思南,甚至连过问一句地兴趣都欠奉,那边的一切就全部尘埃落定了。这说明什么?毫无疑问,这只能说明他楚思南在苏联国内势力地根深蒂固。至少在目前,苏联国内还找不出一个人来同他相抗衡。随后苏联所发生的事情,更是让所有人都认识到了这位“红色战神”在那片土地上所拥有地绝对威望。一场令全世界都为止瞩目的莫斯科事变,竟然在苏联国内没有掀起丝毫的波澜,苏联的老百姓显然对这种事情丝毫不关心,而在军方。军方对这一事件则保持了绝对的缄默,没有半个人出来做任何表态,那气氛感觉起来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过。苏联国内没有对此事做出反应,不表示国外的某些媒体不会做出反应。从莫斯科的动乱一开始,美英等国地媒体就开始盯着东边不放,而当那边大幕落下之后,各个媒体就更加疯狂了,什么“类似于法西斯的独裁”,什么“没有任何民主可言的暴政”等等,一大堆的帽子扣到了苏联的脑袋上。而楚思南呢,也从当初那个家喻户晓的“红色战神”,一转身成为了与希特勒、墨索里尼并驾齐驱地大独裁者,大野心家。
  
      老实说,楚思南对英美国内这些媒体上连篇累牍的宣传报道感觉很不爽,他要发脾气……
  
      在巴列维皇宫的金色大厅里,楚思南一脸怒容地倚坐在一把豪华的墨绿色软椅里,目光炯炯的盯着对面的几个家伙,一名出身安全委员会的翻译,局促的坐在他身后,正将刚才对面那两个家伙所说的一番话翻译给他听。
  
      而在楚思南的对面,隔着宽敞的王宫大厅,行动不便的罗斯福与行动更加“不便”的丘吉尔也各自坐在一把相同的软椅上,后者叼着的那根大雪茄,兀自冒着缕缕的青烟。
  
      今天是德黑兰会议正式召开的第四天,按照议程安排,今天应该就战后德国以及战后日本的处理问题达成各方的认同。但是出乎罗斯福与丘吉尔意料之外的是,他们对面这个眼看即将要成为苏联第一人的年轻军人,竟然在会议召开之前来了个节外生枝,他要求在各方达成协议之前,先解决一个同盟内部的问题。
  
      当然,会议嘛,本身就是为了通过协商,解决各国彼此间存在的利益冲突问题,既然是协商,那么就要大家一起来商量着办,所以呢,楚思南提出问题来,本身无可厚非。可现在主要的问题是,他提出来的要求,让罗斯福、丘吉尔这两位领导人颇感为难,而且这个问题从本质上来说,同此次的德黑兰会议没有任何关系。那楚思南提出的问题究竟是什么呢,很简单,他以目前苏美英同属于反法西斯同盟阵营为由,要求两国政府平息其国内报刊对苏联政府的各种诋毁。
  
      很显然,楚思南提出的这个要求,并不是那么容易在罗斯福、丘吉尔那里通过的,一方面来说,美英的体制同苏联不同,那些本身就是大财团的报业、电台,即便是总统、首相也不可能没有理由的强行压制他们的言论。另一方面,对苏联的负面宣传,也是这两位以及两国政府的高层所希望看到的,对于他们来说,苏联的红色政权就是一个潜在的威胁,他们的革命输出更是危险至极。这样类似的负面报道,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压制国内的“红色运动”高涨趋势。所以,一直扮演着黑脸的丘吉尔,便以无权干涉言论自由以及此为本国内政为由。拒绝了楚思南地提议。
  
      “哼,”听完了翻译的说明,楚思南冷哼一声,他斜眼瞅了瞅对面的两头老狐狸,漫不经心的从口袋里取出一支香烟,放进嘴里,身后的翻译立刻起身为他点上。
  
      “首相先生,政府无权干涉新闻言论的自由,哈,你说的未免也太冠冕堂皇了吧?”喷出一口袅袅的青烟。楚思南不紧不慢的说道,“据我所知。好像不久前首相先生以及您的内阁,才刚刚干涉了一次您所说地新闻言论自由吧?”
  
      丘吉尔那臃肿的身子蜷缩在软椅里。当翻译将这番话告诉他之后,他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什么。
  
      “怎么,要不要我给您提个醒?”楚思南带着一丝冷笑,飒然说道,“就在六个月前,贵国政府在南中国地缅甸。做了一件很无耻、很下作的事情,无巧不巧地是,贵国《泰晤士报》一位名叫埃尔姆的随军记者,在不经意间了解了那起肮脏事件的全部经过。啊,这位记者先生是何等的正义,他洋洋洒洒的写就了一篇长达一万两千字的新闻稿。并打算将这篇稿件在他所服务的《泰晤士报》上发表。这可是一篇很有分量地稿子,如果能够发表出来,我想全世界都将为之震惊了。毫无疑问,那样的话,贵国政府将会颜面丧尽,而首相先生您,哦,还有总统先生您,在世人面前那种坚定的、毫不畏惧的反法西斯形象,恐怕都会受到沉重的打击吧?于是呢,在那个夜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贵国地特工悄悄的潜入了埃尔姆先生的住所,哈,第二天,可怜地埃尔姆先生,就在他的卧床上成为了一具死尸,而死因却是他从来都未曾有过病例的心脏病。当然啦,那份义正严词的新闻稿,要悄无声息的失踪了,哈,真是咄咄怪事,首相先生请告诉我,如此做法,也是为了保障您口中所谓的新闻自由吗?”
  
      丘吉尔的胖脸看上去无动于衷,但是他的心里却是咯噔一跳。这件事情显然属于英国情报处的疏漏,毫无疑问,苏联的谍报人员混进情报处了。不过他也知道,像这种事情绝对是无法避免的,而且从目前的情况看,既然人家敢于将这条消息透露出来,那么就意味他们同样不在乎自己去调查。无论哪国的谍报人员,一向都是单线联系的,也许在这个时候,人家早就把获取这个情报的那条线拆掉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