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十一卷 最后一战 第七章 渡海战役的序幕

第十一卷 最后一战 第七章 渡海战役的序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七月十五日,远东戈尔诺扎沃茨克,苏军临时军用机场。
  
      崔可夫站在湿泥土夯平铺就出来的机场跑道上,竖起脚尖,用力的在那结实的跑道上踢了两下,几丝土星溅起,但是跑道上却没有留下明显的印记。
  
      “不错,”淡淡的说了一句,崔可夫转过身来,对紧跟在身后的诸多苏军将领说道,“如果我们能够把所有的跑道建的都像这里的一样,那么在未来几个月的战斗中,我们的配属航空队就能够在这里执行一定负荷的起降任务了。”
  
      猛地抬起头,崔可夫看着湛蓝一片的天空,思索片刻之后,才意味深长的说道:“千万不要因为统帅的专机今天会在这里降落,你们就做上一些表面的功夫给他看,那会害死你们自己的,要知道,他不是喜欢吃那一套的人,这一点我再清楚不过了。”
  
      “诺察耶夫同志,你说呢?”
  
      一位站在克雷洛夫身后,身穿少将军服的中年人闻言上前一步,他显示摘下军帽,然后才信心十足的说道:“将军请放心,在这六个临时机场的建设上,我们可是投入了很大的精力,我可以保证,每一个机场的每一条跑道,都会像这里一样的可靠。”
  
      “很好,”崔可夫那张严肃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微笑,他点点头说道,“诺察耶夫同志,如果你说的一切都属实,那么将来我一定会为此替你向统帅部请功的。”
  
      崔可夫绝不是在嘴上说说而已。他是真地要为眼前这个中年少将请功,当然,前提是他所说的一切都属实。诺察耶夫少将,是此刻远东战役集群的工兵部队指挥官,半个月来,苏军在戈尔诺扎沃茨克南部地区紧急修建的六个机场,都是由他出马督建的。从机场选址,到开工修建,再到最后完工,都是诺察耶夫一手包办的。不要小瞧这一点。这是渡海战役能够顺利展开的一项先决条件。
  
      在接任了远东战役总司令的职务之后,一心想要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从而在战场上建立更大功勋的崔可夫,便抢在第一时间赶来远东赴任。之后,有马不停蹄地对他所要展开战役的战场,进行了细致而周密地考察。
  
      通过自己的实地考察,崔可夫发现,如果将渡海战役地重点放在拉波鲁兹海峡(日本称宗谷海峡),那么显然更有利于苏军的发挥。
  
      从地势地貌、海宽、洋流、气候等各方面来考虑,位于库页岛同日本北海道之间的拉波路兹海峡。无疑是最佳的渡海战役发起战场。从海峡北侧的克里力昂角出发,仅仅在四十三千米之外,就是日本北海道的宗谷岬,在如此短的航程之内,如果苏军渡海部队发起突然袭击,那么日军除了沿岸警备部队地防线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来不及提供支援。
  
      从出发地、登陆场的角度考虑,苏联在这一地区有一个优势条件,那就是远东良港之一的科尔萨科夫就在左近。而日本北海道西宗谷湾内的雅内,则是一个周围地形开阔的不冻港,战争几年间,日本方面将这个港口建设地异常完备。不仅如此,在雅内的后方,一条铁路线将这个港口城市同北海道的大多数地区贯通在一起,在这种情况下,一旦苏军攻克雅内,并在这里建立起登陆场,那么后续地战斗就容易开展了,苏军甚至可以沿着铁路线打开战役纵深,并从后方夺取日本北方最大的军港齿舞港。
  
      再从洋流上考虑,崔可夫在经过考察之后了解到,在拉波路兹海峡内,有两股洋流:一是来自日本海的对马洋流分支,它从南方带来温暖海流,进入拉波路兹海峡南部,并最终进入鄂霍次克海;一是从鄂霍次克海南下的寒流,它携带着寒冷的水流,沿海峡北岸流入日本海。这样一来,两股洋流就给整个拉波路兹海峡造成了北方水温低南方水温高的现象,从而呢,让海峡内形成了南北海水交互回流的特点。如果苏军的渡海舰只在七月份发动渡海作战,那么就能够乘海水回流之便,在一定程度上加大航行速度,从而尽可能的规避海上风险。
  
      最后从气象条件上考虑,拉波路兹海峡地区在其后上有一个很显著的特点,那就是:冬季洋面多流冰,春秋两季多飓风,夏季多浓雾但是风量小。崔可夫经过实地考察发现,如今已经是七月份,在拉波路兹海峡上,沉沉的浓雾会在每天凌晨三点时分生气,到第二天上午十时方才逐渐散去,在起雾的这段时间里,海峡的洋面上风平浪静。毫无疑问,无风有雾的气候条件下,非常利于渡海偷袭战役的开展。
  
      综合这些有利的条件,崔可夫最终决定上报统帅部,在一定程度上修改楚思南之前所指定的渡海战役计划,从而将战役发起的重心,转移到拉波路兹海峡海峡。
  
      按照崔可夫最初的估计,他认为作为统帅部最高决策者的楚思南,恐怕不会那么容易接受他的要求,因此,在报告发上去之后,他就准备了一大批的材料,想要在楚思南提出疑问的时候,做出最精确最完美的答复。
  
      不过出乎崔可夫意料之外的是,他在提交了报告的第二天,便接到了来自莫斯科的回复,在高频电话中同楚思南的那一番对话,崔可夫至今记忆犹新:
  
      “崔可夫同志,你的报告我已经看过了,对于你的提议我不想多加评论。请你记住,你才是远东战役的真正指挥官,这场战役应该如何去打,完全是你的问题,在这一点上。作为最高统帅部的一员,无论是我抑或是其他人,都没有权力横加干涉。战场地情况风云莫测,在这一秒钟,我们永远都无法估计下一秒钟会发生些什么。所以我一直以来都秉承一个观点,那就是非一线的指挥官,无权决定战场的随机决策问题。因此,崔可夫同志,你必须时刻谨记你自己的身份,同时。我还希望你能够放下所有的压力与包袱,尽可能按照自己的思路去指挥这场战役。你可以把我。把最高统帅部,看成是你的后勤保障官而不是决策干预者。我们是你的后盾而不是你的障碍……”
  
      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崔可夫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是一种什么心态,说是感动吧,它不全是,要说是激动吧,似乎也不合适,不过他现在记住地就仅有一点。那就是从那一刻起,他对指挥这场自己一生中指挥过的规模最为庞大地战役,充满了必胜的信心。不过与此同时,他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地强大压力,很显然,在这场战役中。他崔可夫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绝对自主指挥权,如果这样的仗还打不赢,那似乎只能说明他的军事才能有问题了。
  
      “将军。你看……”
  
      就在崔可夫心思满腹的时候,身后的将官发出一声轻呼,同时,一只胳膊从人群里抬起来,指向西面的天际。
  
      顺着这位将官手指地方向,崔可夫朝西边的天空望去。之间在那天地相接的地方,几个隐约可见的黑点,正迅速朝自己所在的方向靠过来。
  
      眯着眼睛仔细瞅了瞅,崔可夫很快辨认出那十几个黑点所排列出来的,是典型地“品”字型护航战斗编队,处在品字编队最前方中央位置的,是一个独立的军机。崔可夫可以百分之百地肯定,那架被严密保护的军机,就是如今最高统帅部统帅楚思南的座机。
  
      军机在众人等候的目光中,迅速的接近过来。及至将要到达机场上空的时候,原本在侧翼担任护航任务的两个战机编队突然加速,他们各自在空中做了一个小幅度回旋,然后分南北两个方向,径自朝机场外围飞去。
  
      楚思南的座机,带着隆隆的轰鸣声,缓缓的在机场上空拉低,最终带着一阵儿颠簸,降落到了笔直跑道的西侧,随即就是一段距离的滑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