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新二战风云 > 第十一卷 最后一战 第二十八章 生不逢时

第十一卷 最后一战 第二十八章 生不逢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即使我们全部战死,德意志仍将存在!”
  
      多么慷慨激昂的一举誓言,即便在二战结束了数十年之后,这句话一说起来,还是令无数人为之热血绿色,那些崇拜德意志军魂的军事爱好者,更是把这句话奉为经典。
  
      可是又有几个人知道,在这句话的背后,究竟蕴含着多少的悲怆,作为一个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祭出这样一个近乎绝望的誓言?
  
      德军的确曾经有着最为先导的战略战术思想,也的确曾经有着最为精锐最为强悍的军队,更曾经有着一大批高素质的一线指挥官,同鼎盛时期的德军相比,苏联红军似乎根本就不是同一个级数上的对手。而在苏德战争爆发之初,苏军的千里大溃败,似乎就能够完美的说明这一点。
  
      正因为如此,德军迷们才在大肆推崇德军的同时,肆无忌惮的贬低着苏联红军的战斗力,似乎如果苏联红军不是依靠着阴谋诡计;不是依靠着国内酷寒的条件;不是依靠着辽阔的国家地缘、丰富的资源;不是依靠着惨无人道的人海战术拼消耗,就根本无法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一般。
  
      可是实际上呢,这场战争终究是以苏联红军的彻底胜利宣布告终了,这其中没有什么所谓的阴谋诡计,在苏德战场上,敌我双方完全就是你来我往的斩血厮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一点在持续了数年的战争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要说到天气条件地影响,那似乎的确存在。毕竟苏联红军扭转战局的几场大规模会战,都是在严冬条件下发起的,并最终获得了胜利。可这又能说明什么?冬季说白了只占据一年中四分之一的时间,而苏联红军能够在严冬季节,发起弱势条件下的绝地反击,为什么德军不能够抓住有利的天气条件也来个反戈一击呢?说到底,这并非是天气决定着战争,仍旧是军事决策主导了成败。
  
      而要说到地缘辽阔、资源丰富上,鼎盛时期的德意志并不弱于苏联,其时。德意志占据了整个中西欧,原捷克的军事工业、罗马尼亚的石油等等。统统落到了他们地手里。而在苏德战争爆发后,他们更是占据了苏联主要的粮食产区以及工业区。从而致使苏联举国粮荒。当然,也有人说德军虽然占据着丰富地资源,但是后勤保障困难,从而给了苏联人可乘之机。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三军无粮,不战自溃。这用兵之术上最基本的教条。难道德军地指挥官们都不明白?若说是因为闪电战术太厉害,以至于进攻部队脱离了后勤运输的保证能力范围之外,那么,这其中就有一个“贪功冒进”的低级错误。一线的作战指挥官犯下这种低级的错误,那就是不可饶恕的罪过,而在这种指挥官指挥下的军队。即使战斗意志再坚强,作战能力再勇猛,士兵素质再高。也是一支二流地军队,是一群缺乏有效指挥的乌合之众。“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这句话虽然通俗,但却是绝对的真理。
  
      至于说什么人海战术,那似乎也没有什么值得非议的。人海“战术”,它既然被称为战术,那么就自然有它存在的道理,而且这种战术的成功运用,更需要指挥员拥有绝强地意志力,更需要士兵拥有慷慨赴死的勇气。如果用它来诋毁苏联红军的战斗力,那似乎显得太过牵强了,更何况那句经典地“即使我们全部战死,德意志仍将存在”,它又何尝不是人海战术的另一种体现?而且是登峰造极的体现。
  
      古德里安也好、曼施坦因也罢,那些德军高层的精锐指挥官们,或许有着出众的军事才能,但是他们毕竟生不逢时,就像是司马徽对诸葛亮的评价一般:“得其主而不得其时也”。更加可悲的是,他们还远远算不上是“得其主”。
  
      且不管苏德两军究竟在战斗力上孰强孰弱,一个无法变更的事实是,曾经看似强大的德意志帝国,如今已经覆灭在即,他的老对手现在已经兵临城下。第三帝国的荣耀,如今已经完全掌握在敌人的手里,只要对手全面进攻,那么旦夕之间,这个庞大的扩张帝国,就会灰飞烟灭。
  
      就在这硝烟暂时沉寂的一天里,柏林市民们倒是也并非没有值得庆幸的事情,在上午伟大的元首发表完了他最后的一次演讲之后,柏林市政厅开始为市民们发放一次额外的定量食物:1磅熏肉,半磅大米,250磅的干扁豆、豌豆,1个蔬菜罐头,2磅糖,1盎司咖啡,1小袋咖啡代用品和一些肥肉。
  
      这些分发下来的食物,让三百余万在饥饿中等待着未知命运的柏林市民,多少恢复了一点生气,不管怎么说,他们也能够不用饿着肚子,去面对俄国人的屠刀了。所有人都知道,这对于他们来说,或许就是最后一次晚餐了。
  
      漫长的一天在无数柏林市民心惶惶的彷徨中缓缓的流过,当沉寂的黑夜在默默的晨光中最终黯然消褪的时候,柏林城外喧嚣了整整一个昼夜的苏军劝降广播嘎然而止。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后一场战役,即将拉开帷幕。
  
      对于这最后一场战役的到来,苏军前线总指挥部里最兴奋的一个人,并不是朱可夫,也不是梅列茨科夫,更不是罗科索夫斯基,而是刚刚获得了一枚勋章,此时正处在高度亢奋中的吉尔尼洛娃同志。她所表现出来过人精力,连包括朱可夫在内的一干苏军前线指挥官们,都目瞪口呆、自叹弗如。
  
      就在十二号,也就是苏军停战调度进攻部队的这一整天。吉尔尼洛娃便兴致勃勃的带着警卫随从,挨个地走访了柏林城区外围的六个主要苏军集结地,从拉登堡到施特劳斯贝格,再到泽普尼克,到贝尔瑙……只要是一线战斗部队的预定集结地,这个精力充沛的女人都走到了。不仅如此,吉尔尼洛娃这样的走访还不仅仅是走个过程,她每到一地,都要召集所属部队的团级以上军事委员们开会,会议时间不长。二十多分钟左右,然后呢。她还要召集担任第一批进攻任务的部队官兵,发表一通简短的动员演说。尤其令人啧啧称奇的是。她所发表的那些演说,虽然每一个地方地内容都不相同,但的确都是精彩异常,听了之后足以令人热血绿色。
  
      一天之内,跑了六个地方,吉尔尼洛娃同志几乎是围着柏林城转了一大圈,而当她心满意足地返回到前总指挥部之后。又恰好赶上各国记者云集于此,大厅最后决战前的内幕消息。于是呢,她又兴致勃勃地赶去了记者招待会的现场,这样露脸的事,我们的吉尔尼洛娃同志怎么能够错过呢?对于吉尔尼洛娃的身份,相信到目前为止。在全世界范围内已经没有几个人不知道了,其实对于苏联国内的主要政府官员,国际最为关注的无非是三个方面。其一,自然就是克里姆林宫之主、国家最高领导人,其二,就是作为对外关系发言人性质地苏联外交部高层,其三,自然就是最神秘、权力最大的安全委员会。而吉尔尼洛娃作为安全委员会的第一书记,显然更是众多记者们严重关注的目标,她亲自出席柏林攻坚战的记者招待会,这显然是一个不容错过的采访机会。
  
      虽然在外四处奔波了一整天,但是出席招待会地吉尔尼洛娃,仍旧是那么风姿卓绝,今天的她没有穿着她最喜欢的苏军制式将军服,而是还着了安全委员会特别地淡蓝色制服 ̄ ̄不为别的,就因为她担心被自己的丈夫知道,她敢在任何人面前违制穿着将军服,却不敢在楚思南的面前放肆,不然又是一顿臭骂。不过在那身淡蓝色制服的衬托下,原本就相貌出众、妩媚万端的吉尔尼洛娃,更是显的别具风采、英姿飒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