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相公罩我去宅斗 > 175、惹不起就躲

175、惹不起就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切,就教给母亲处置吧。
  
  命人去方家传了信,何家贤当天就回来了。
  
  方老爷听说何老夫人因为此事病重,想见一见孙女儿,不得不允,毕竟孝字最大。
  
  还大包小包得命人送了许多好药材过来。
  
  何老夫人见方其瑞同何家贤一起过来的,便勉强笑着点点头:“好孩子,我那日瞧你的面相,便知道你是个好的。”她说的那日,是指成亲那日。
  
  何老夫人握着何家贤的手:“如今,只有你能救一救你妹妹了。”
  
  何家贤也知道,何家淑自身难保,徐氏病着,何儒年巴不得赶紧把何家慧处置了,唯有自己,是有能力且愿意帮手的。
  
  “如今没有别的办法,我这里有一些银子,你安排车马,送你妹妹去京城躲一阵子,这家人姓梅,你去她家……我写了一封信。等风声都过去了,再接她回来……”何老夫人一面说,一面拿出一封信,一张银票,上面有200两。
  
  何家贤接过信,将银票推了回去:“我有钱,祖母别操心了,我会办好的。”
  
  何家在外地没有亲戚,只有离得近的有一个徐家的舅舅,可徐氏病着,根本没法张罗此事,加上她又怕何儒年,除了病着在床上干熬,也没别的法子。
  
  何老夫人朝着方其瑞望一望:“辛苦你了。”
  
  何家贤大着肚子,自然没办法张罗,唯有方其瑞去办。
  
  正说着,何音兰突然从外面冲了进来,扑通跪在地上:“母亲,家慧不能走啊。”
  
  她听说何家贤要来,便一直在门外守着,根本没回去。
  
  何老夫人看也不看她一眼,像是对这个女儿很是绝望:“家慧可是你的亲侄女啊……”
  
  何音兰不吭声,半响才抬起头咬咬牙道:“求母亲可怜女儿。”
  
  “我怎么可怜你?可怜你什么?”何老夫人忍着怒气,伸出手指气得直哆嗦:“你怕家慧也躲出去,别人会编排她与你丈夫真的私奔了,就非逼着她一个小女娃自己出来承担责任?你安的什么心?家慧刚刚十五岁,她才十五岁啊。”
  
  “顾清让被人说了,无非就是财产少分些,家慧呢?那可是要命的!”何老夫人说完痛心疾首,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你……你真的要气死我呀……”
  
  何家贤没想到何音兰求得是这件事情,瞠目结舌,愣在当场。
  
  何音兰扑过来抱住她的腿:“家贤,当初若不是我说媒,把你嫁进方家,你哪里有今天的好日子。你感恩图报,劝劝你祖母,啊,你劝劝她,把家慧交出去算了。她要是一跑,你姑父就彻底说不清楚了,老爷也就彻底厌弃了他了啊。”何音兰哭得鼻涕眼泪横流。
  
  何家贤经她提醒才想起来,当初何音兰说到方家的家产时,那垂涎的嘴脸,对上此刻她的心狠,倒是也相得益彰。
  
  她差点忘记了,她这个姑姑,本就不是什么善人。
  
  因此轻轻将脚拔出来,对着何音兰道:“姑姑,清者自清。”
  
  说完不等何音兰说话,就拔脚往外面走去。
  
  上了马车,吉祥回头瞧了一瞧,对何家贤小声道:“姑太太跟在后面呢。”何家贤瞧着何音兰撞撞跌跌得步履艰难,像是人很不舒服的样子,终究于心不忍:“请她上来。”
  
  方其瑞便下马车去步行,让了何音兰上车。
  
  待拐了个弯,便碰到梅姨娘的马车,是往他们来时的方向,两车交汇。
  
  方其瑞打了声招呼,梅姨娘掀了帘子与何家贤见礼,何音兰也淡淡的点了点头表示打了招呼,梅姨娘却在瞧见何音兰时愣了一下,片刻后就神色如常。
  
  到了何家,根本不等何儒年说什么,何家贤只道:“奉了祖母的命,送家慧去京城朋友家里小住。”
  
  春娇一反常态,很是殷勤的跑过来引路:“家慧在这里,好几天没吃饭了,都是我偷偷送的食……”
  
  何家贤狐疑的看她一眼,她忙拢着手站在一边作乖巧状。
  
  珊瑚一面把奄奄一息的何家慧抱出来,一面轻声跟何家贤耳语:“我瞧着就是春娇说的那些话,被有心人听了去,散布得满城风雨……”
  
  何家贤自然是点点头,谣言一出,她就想到了。
  
  春娇刚去她那里要银子不成,立刻就败坏何家的名誉,她的嫌疑洗脱不掉。
  
  只是现在只能先处理事情,等完了以后才好追查是谁走漏的风声。
  
  毕竟,说是谣言,也不全是。至少何家贤心里明白,这件事情的真实程度,还是有几成的。因此没有一开始接受方其瑞的办法,下令查探,不然她这样火急火燎的查人,查到春娇头上,到头来发觉是何家人,只怕谣言又真了几分,还会更加厉害得以讹传讹。
  
  方其瑞找了车夫许了重金,叮嘱了何家贤几句,立时就往京城护送何家慧去了。
  
  何音兰还想拦着,被和气拉住,动弹不得,只得不停得哭闹不休。
  
  何家贤见她这样不重视何家人,简直弃如草芥,怒道:“姑姑若是怕,莫不如叫姑父回来,不就清白了。”
  
  那怎么行?何家慧跑了,那顾清让要是回来,岂不是接受了所有的炮火?
  
  她自然是不干。可惜她身单力薄,挣扎不了,只能眼睁睁瞧着何家慧上了马车。
  
  何家贤去瞧了徐氏,又告知了何家慧的去向,徐氏倒是难得听懂了,虚弱的点点头,摸着何家贤的手,眼角泪不住的流,**了枕头,却已经艰难的说话都不清晰了。
  
  “娘,你一定要好好的,不然,这个家,就真的让给春娇了。”何家贤在她耳边耳语:“可要争气些,马上就能抱外孙了。”
  
  徐氏听见“外孙”儿子眸子一亮,倒是散发出几分生的光彩来。
  
  何家贤知道韩大夫医术精湛,倒是不怎么担心,吩咐了几句,就赶紧回方家——她还要想想,如何跟方老爷汇报,方其瑞的行踪。
  
  此去京城来回也要四五天呢。
  
  何家贤回到屋里,才觉得精疲力尽,歪在矮榻上,沉沉得睡着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