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相公罩我去宅斗 > 199、方玉珠婚事二

199、方玉珠婚事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因此不愿意轻易得罪,嘴带了三分客气:“不过玩笑而已。”
  
  “女子声誉,比清白还重要。”何家贤认真瞧着从八少爷的眼睛:“我家玉珠妹妹,聪慧伶俐,大方宽厚,虽有调皮的时候,可心胸开阔,运筹帷幄,非一般女子可比。”
  
  “那倒是判若两人了。”从八少爷听完后,似笑非笑的说一句:“心胸开阔的女子多,能运筹帷幄的女子少,不知道玉珠小姐是哪一种运筹帷幄呢。”
  
  何家贤用这个词,本来是想说她能够不参与事情之中,便能猜想事情经过,得出一个结论,找到可行的办法。现下被从八少爷这么一问,反倒是不知道如何回答。方玉珠跟她接触出主意的,都是些后宅之事,跟从三夫人倒是还讲得,跟一个男人讲什么呢?
  
  况且这男人看起来还像个书呆子。
  
  从八少爷的目光和煦,却不挪开半分,瞧的何家贤实在无法,只能硬着头皮捡得了台面的说:“我问从八少爷一句,您生平,见过女子退婚的不少吧。”
  
  “听说过一些。”从八少爷挑挑眉,不知道她要说什么,在心里默默的猜测。
  
  “那你可曾见过一个女子,夫婿一定要自己挑选,待千挑万选看中了,下了小定,走了过场。却突然发觉对方非良人,当机立断,立刻退婚?”
  
  “那……不曾。”从八少爷是听过方玉珠退婚的事情的,只觉得这女人胆大。如今听了何家贤口中的前半句,起了兴趣:“父母定的,不同意退婚的多。自己定的,发觉错了能退婚的,倒是……倒是……”
  
  “家贤私以为,女子,举止粗鄙固然可耻,说话嗓门大也不雅观。可相比于这些,能够拥有杀伐果断的勇气,及时认错的胸怀,不畏流言的主见,更为重要。”何家贤笑着:“君不见多少女子所托非人,闺阁中自怨自艾……想必从八少爷也见过不少吧。您是愿意一番忙碌回来,瞧着你的妻子坐在房内,桌摆好了饭菜,却哭哭啼啼跟你诉苦,惹的胃口全无还是她虽然不会做饭,可是开开心心,等你一起回来,说说话聊聊天,再一同吃饭?”
  
  从八少爷听到此处,挑挑眉毛,有些无奈:“方二奶奶这是在为我和玉珠小姐做媒?”
  
  何家贤听见这话才发觉方才一急之下,辩解说过分了,忙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打个比方,比方你懂吗?再说我们家玉珠,举止并不粗鄙,说话嗓门也不大,肯定是你惹急了她,她才会如此的。”
  
  “是吗?”从八少爷笑笑,突然嘴角扬起,抱拳向前一步,对着何家贤拱手:“既然你的玉珠妹妹这样好,那么请夫人回去和她说一声,我隔日便遣媒人门提亲,如何?”
  
  “你……”何家贤没料到他突然会说这话来,一时口塞,不知道如何接话。
  
  “老六,胡闹。”从三奶奶听他二人对话有趣,本想着不过是聊天而已,见居然扯到谈婚论嫁面来了,也是唬了一跳,忙出声呵斥,对从八少爷道:“那方家……”
  
  “方家怎么了?”从八少爷笑眯眯的,一改方才的书生气,显示出几分张狂来:“我死了未婚妻,她临出嫁退婚了。天造地设的一对。”他躬身对从三夫人施礼:“三婶费心了!”
  
  从三夫人怒道:“没个正经,还以为梁小姐死了以后,你改了性子呢!却原来都是装模作样,瞧我不跟你母亲说了好生收拾你。”说完气冲冲走了。
  
  “那就正好,免得我还要亲自去说。”从八少爷嘀咕一句。
  
  瞧瞧何家贤,心情大好:“还请方夫人仔细给小生讲讲玉珠妹妹的光荣事迹。”中间特别轻佻的咬牙叫着“玉珠妹妹”。
  
  “没有了,讲完了。”何家贤没想到替人辩解,却惹这么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魔王,这么大的一个篓子,她怎么圆的回来,磕磕巴巴的脸都红了:“我孩子醒了,我要走了。”
  
  说完一溜烟就跑掉,留下从八少爷傻愣愣的,半响才道:“有趣,有趣。那个玉珠小姐,只怕也真如她所说,是个妙人。”
  
  何家贤被从八少爷的话吓到,回去跟从四奶奶一五一十的说完,临了合十道:“八少爷不会是开玩笑吓唬我的吧。”
  
  “我瞧着呀,十有**是给你妹妹做了大媒了。”从四奶奶见她一惊一乍,也是有些头疼:“老八的性格执拗,别瞧这一股子书卷气,不仅不迂腐,还阴险的很。哎,你这个妹妹呀,自求多福吧。”
  
  何家贤越发紧张。
  
  从四奶奶瞧着她的模样,忍不住噗嗤一笑:“瞧把你吓的。他想娶,也得过了从家长辈们那一关呀,他虽说话三五不着调,可性子不坏,为人也孝顺,只是偏喜欢逗人罢了。我这八弟,不是我自夸,性子是轻浮了些,可人品学识没话说的。年纪不大,已经是进士,只等着入殿试皇钦封了。从家的后辈子弟里面,他呀,算不着头一份儿,也算前三。若是加年纪,那就是头一份儿的拔尖了。”
  
  何家贤一听愈发吓得不行:“这样一个好儿郎,咱们方家实在不敢高攀……”
  
  从四奶奶笑着道:“如今只怕想拒绝也不能了!”
  
  何家贤一听更是紧张地不行,赶紧告辞回去跟方玉珠通风报信。
  
  方玉珠听完柳眉倒竖:“他敢!书呆子一样的家伙,我不信他还真能成事!”
  
  从八少爷描述方玉珠时,那些形容词,何家贤听了就觉得他们之间有故事。
  
  如今见了方玉珠的反应,更加坐实了猜想,忙问道:“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别搞得我云里雾里的,成了你们打架的炮灰!”
  
  方玉珠想了想,才道:“次从京城回来的时候,我不是因病耽搁了心情不好?他也是去选了媳妇回来的,因咱们都是到燕州城,那城门前一条小路下了雨泥泞不堪,马车轮子就陷在里面,车夫往前推,我站在路边等……你知道我的,哪里忍心坐在里面让别人推?空马车都够吃力的了。”
  
  “谁知道那个家伙骑着马也不减速,冲过去,泥浆雨水溅了我一身。我自然是怒骂他。他说,他只看到有人在推马车,没想到谁家小姐会站在路边的。”方玉珠气呼呼的:“你说我气不气!”
  
  “我就骂他赶着去投胎!”方玉珠说到这里不好意思的笑笑,吐吐舌头:“他居然下来跟我理论,掉书袋。不是书呆子是什么?我懒得理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