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相公罩我去宅斗 > 226、秘密出水

226、秘密出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二爷就只想着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的‘性’命,却不想想咱们其余几房还有未出嫁的‘女’儿的前途?”五夫人也开口:“她说是被‘逼’迫,谁信哪。,。外间都有传闻说侯府二爷的‘侍’郎大人的职位,都是她跟从家大爷那些腌臜事情换来的……说起来,侯府二爷该不会为难她才是。她可是他的恩人呢。”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堵得方其瑞完全没有话说,反正就是进不去。
  
  方‘玉’婷躺在马车里面静静的听着。何家贤陪着她,半响才问道:“若是不接你回来,肖金安会怎么对你?”
  
  方‘玉’婷眼里闪过一抹绝望,不言不语。
  
  外间吵吵闹闹的,马车里面却异常安静。
  
  何家贤道:“你别怕,若是不让进方家,我给你‘弄’一处小宅子,你好生住着就是,大不了隐姓埋名不回方家。”
  
  方‘玉’婷摇摇头:“死也要死在方家的。”
  
  何家贤一愣,耳旁听方‘玉’婷道:“这事是有人要害我,我要问问方‘玉’‘露’,为何害我。”
  
  何家贤不解:“她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害你?”
  
  方‘玉’婷也是想了许久想不通此间关节,她得罪过许多人,唯独没有对方‘玉’‘露’下过什么狠手,除了偶尔讥讽她两句,却不至于让她置于死地。
  
  更甚者,方‘玉’‘露’远在并州,又如何知道她与从家大爷的事情?
  
  此事为秘辛,他们相会的地方寻常人根本找不到。从家大爷为何又听信了人的话,去了帽儿胡同?
  
  如此说来,不是被人算计,就是有人知道了他们的事情,被人要挟,方‘玉’婷从来不是会受委屈的人,死也要死一个明白。
  
  正说着,外间吵闹戛然而止,是梅姨娘的声音:“抬二姑‘奶’‘奶’进来。我们方家,能容得了被休弃的大姑‘奶’‘奶’,为何容不了被‘逼’迫的二姑‘奶’‘奶’?”
  
  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马车帘子便被掀开,方其瑞示意人将方‘玉’婷抬下去。
  
  梅姨娘亲自来候着:“如今老爷夫人都不在了,外人瞧着咱们方家没了个依靠,背地里不知道多少双眼睛想欺负咱们呢。咱们就要团结起来,莫让人轻贱了。别人轻贱是别人的事情,自家人若是还互相排挤,那方家离倾倒不远了!”
  
  一席话说的三夫人五夫人都低下了头,虽然面有愤愤之‘色’,到底不敢言语。
  
  将方‘玉’婷抬到一处新收拾好的屋子歇着,方‘玉’婷便对梅姨娘道:“多谢您了,不知道能否将四妹妹叫过来。”
  
  梅姨娘笑着:“她昨日已经收拾东西走了。”
  
  方‘玉’婷在狱中,没有消息,并不知道。听闻此言一愣,面上‘露’出一抹恨意。
  
  “你若是想问她为何要害你,莫不如问我。”梅姨娘突然出声道:“是我要她这样做的。”
  
  “为什么!”方‘玉’婷片刻失神,像是没明白梅姨娘的话。待回过神来,突然嘶吼。
  
  梅姨娘笑着道:“你锦衣‘玉’食的,大概忘记了你五妹妹是怎么死的。我可没忘记。你不觉得这手法似曾相识?我这一招还是跟你学的呢。”
  
  方‘玉’婷大脑嗡的一声炸开,喃喃自语尤不相信:“你是如何知道……我与从家大爷……不,不可能,不可能……再说,你如何请得动肖金安呢。”
  
  “我是请不动,利请的动呀。”梅姨娘似乎在说一件与她无关的事情:“我既有心为五丫头报仇,怎么会不派人盯着你,抓你的把柄呢。”
  
  方‘玉’婷凝神想了片刻,立时艰难挪动身体,冲外面大吼:“颖儿,颖儿,你这个死丫头,我要撕了你……”
  
  梅姨娘见她猜到,叹口气:“可见你平时多不得人心,连贴身的丫头都出卖你。”又道:“也好,让你死也死个明白,就当我积德了。”
  
  “你家二爷与从家大爷都在争吏部给事中的位置,这个你知道,我也知道。不足为奇。可你不知道的事,你家二爷去京城述职,被三王妃的孙‘女’,如今的日和郡主瞧上了。”梅姨娘慢慢说来:“他述职回来,早已经志不在一个小小的吏部给事中了,他要给郡主做郡马爷了。可是家有糟糠,虽不能生育,却也是甘于贫穷过了的,休是名正言顺,可难免落下一个凉薄自‘私’的名声。”
  
  “于是你就伙同他,引‘诱’我承认从大爷‘逼’迫于我,让他成了一个大家眼中的被戴绿帽子的可怜虫?哈哈,真是好计策。”方‘玉’婷抚掌大笑。
  
  笑了好一阵子,上气不接下气后才喘息着道:“我是说那条靠老婆跟别人睡觉才吃上饭的狗,如今怎么敢算计起主子来了?原是有你这个毒‘妇’撑腰。”
  
  “我不毒,二丫头,我真的不毒。”梅姨娘瞧着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长长的叹息一口气:“我若是毒,早在听五丫头说你算计方‘玉’烟的时候,就该要了你的命,而不是今时今日,因为一念之仁,赔进去了五丫头的命,才对你动手。”
  
  “方‘玉’烟?你还记得她是你亲生的闺‘女’呀。我还当你忘记了呢。”方‘玉’婷惨白着一张脸直笑:“夫人以前刻意纵得她嚣张跋扈之时,怎么没见你一点儿动静呢?”
  
  梅姨娘不理会她专‘门’捡痛处踩的歹毒用心,只冷笑着反击道:“如今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动气。我将你接了进来,你该知道,我不可能真的那么好心,白白供养你的。你还是先好好养伤吧,等我逮个机会,再把你送给从家做人情。”
  
  方‘玉’婷听见从家二字,活生生打了个寒颤,牙齿咬得格格响,面‘露’怨毒的瞧着梅姨娘:“你跟我说实话,当初我姨娘的死,你到底有没有份?”
  
  那个接生婆只说陈氏和金娘子伙同她给姨娘下毒的事情。可是陈氏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梅姨娘怀孕的时候,恰好她姨娘争宠,若是以前,她会相信梅姨娘不嫉妒,可如今,随着梅姨娘一人独大,狠戾的‘性’格渐渐暴‘露’出来,她恨自己当初被梅姨娘‘蒙’蔽,轻易就相信了那稳婆,放过了她。
  
  “既如此,那就让你死个明白。”梅姨娘将她对从家的惧怕看在眼里,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笑着道:“你姨娘的死,不仅是陈氏,我,还有一个人,只怕你猜也猜不到。”
  
  说着将方老爷默认的意思告诉了方‘玉’婷,然后瞧着方‘玉’婷瞪大双目,难以置信的模样,得意的笑了:“若非老爷授意,夫人下毒害姨娘这么大的把柄,为何这些年我从来不拿出来用?你也不想想。我握着那稳婆在手,却从来都是静悄悄养在庄子上,不敢轻易示人,而是在陈氏压制了二十多年,忍气吞声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