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相公罩我去宅斗 > 227、婆婆之威

227、婆婆之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是她的心结,自然希望能早日实现。”何家贤劝道:“你跟她说明心意,难道她还能逼迫于你?”
  
  “她……她……”方其瑞虽然很不想说,只是对着何家贤笑容的面庞,实在忍不住说了出来:“她明着说,我生意做得再好,家财万贯,也不过是下贱低俗之人,上不得台面!叫我趁早死心,好好走仕途……”
  
  “我岂能不知仕途好走,可那为官者难道不是劳心劳力?我偏爱经商的算计和谋划……”方其瑞怒道:“她居然骂我一身铜臭。”
  
  何家贤知道梅姨娘说的是现实,可是也太“唯官独尊”了些,那些没有做官的,难道都饿死了不成?
  
  方其瑞突然握着何家贤的手:“阿贤,你说,我若是破釜沉舟,你会不会……”
  
  “不会!相公做什么,我都喜欢。哪怕一贫如洗,哪怕风餐露宿。只要一家人齐齐整整,健康平安,就好。”何家贤笑着指一指:“你这两年掌管家里的生意以来,挣了多少银子?可我又花了多少?家里的摆设还是一样,我的吃穿还是一样,然然和坤哥儿的用度还是一样。所以,我不会怪你。”
  
  她认真的看着方其瑞的眼睛:“我一直说过,做自己想做的喜欢的事情,才是幸福。人生路上走一遭,若是不能顺心如意,成日里战战兢兢夜不安寝,再好的前程,有什么用呢?吃得好睡得着,比什么都重要。”
  
  方其瑞大受感动,紧紧握着她的手,忍不住就呼吸急促起来。
  
  何家贤轻声道:“你忍着些,还有一年就过了孝期了。”
  
  “是了。我不能拖你下水。”方其瑞喃喃道。若是孝期有孕,只怕日后为官,光一个“孝”就能除了他。
  
  可是这样一来,梅姨娘难免迁怒何家贤,这条路是走不通的。
  
  便是又混了一年,到了秋闱之时,梅姨娘便四处走动起来,给京城的故人们写信,为方其瑞打听主考官,打听考试的题目……
  
  方其瑞听后握紧拳头,并不言语,由着梅姨娘张罗。
  
  按时间到了京城,下了场,梅姨娘还翘首以待他能考上呢,不求好名次,只愿能上榜。
  
  就有送文书的官差到了。
  
  梅姨娘大喜过望,命婆子抓了一把银钱给了那官差,那官差诧异的瞧了梅姨娘一眼,自言自语道:“莫不是个有病的吧。”
  
  只是谁还嫌银子多呢。捏了捏是真的,放在荷包里收走了。
  
  梅姨娘忙打开文书,半响后倒吸一口冷气,气得拿着文书的手不住的抖。
  
  方其瑞去佛堂跪了三天。
  
  文书上说,方其瑞在考场对巡视的考官出言不逊,被革了举人功名。
  
  方其瑞跟何家贤讲时,是这么说的。那主考官巡视过来,见他一字未写,问他为何。他径直道:“老匹夫,关你什么事?”
  
  任谁都能看出来他是故意的。
  
  何儒年得知消息,在家里足足骂了三个时辰的孽障,又将何家贤叫回去,狠狠责骂了她“督促不严。”
  
  徐氏在一旁劝着说道:“她哪里有本事管住姑爷。”
  
  因着这个缘由,新进中了举人的黄缺带着何家慧往家里送节礼的时候,何儒年没有拒绝,何家慧喜出望外,连带着何家贤也为她们夫妻二人高兴。
  
  何家慧自嫁给黄缺后,一心一意过日子,也不与娘家往来,倒是黄缺念念不忘恩师,每逢过年过节定要拜访,自然是被拒绝的多,得以进门的少。
  
  如今得了认可,怎么能不高兴。又道:“怕孩子没外祖,一直不敢生。如今得了岳父岳母大人的首肯,我跟家慧的婚事这才是真正的成了。”
  
  说的徐氏不住的抹眼泪,一直说孩子们懂事。
  
  何儒年到底也是承认了黄缺这个女婿,只是教育他们要低调行事,那些流言蜚语稍有不慎,就能要了家慧的声誉,连累孩子和娘家。
  
  两个人答应了。
  
  何儒年又意志坚决的去方家辞了职缺,不再教四老爷家的方其宣和沈姨娘的儿子方其凯,在家潜心给何长谨启蒙。
  
  一来二去,日子便清贫起来,倒是方其瑞借着请罪的由头,三五不时送些银子过去,勉强贴补着,徐氏又不敢跟何儒年说,只能艰难度日。
  
  春娇便又起了心,想把珊瑚赶走。
  
  如此闹了几次,何儒年苦不堪言,为了求个清净,托人带话叫把珊瑚带回去。
  
  何家贤以为是珊瑚又不安生,正待要问,春娇却是病了,需要人照顾,把珊瑚接回去的事情不了了之。
  
  眼看着要过年关,梅姨娘与方其瑞二人仍旧是不理不睬,方家气氛前所未有的凝重。
  
  下人们已经开始默默的站队。
  
  连周氏都开始坐不住,想要出院子打听消息,被方其宗呵斥:“鬼鬼祟祟的做什么?二弟的人品我信得过,他绝不会吞了宝乾的东西。”
  
  周氏一听也不好说什么,只得暂且按耐住。
  
  方其瑞却又快马加鞭的将方家的铺子都盘了出去,生意也都转手了。
  
  梅姨娘大喜,以为他要服软,笑着道:“你还年轻,从头来过也未尝可知没有前途,都来得及。”
  
  岂料,翌日一早,却是失踪了快一年的方其业出现在方氏钱庄,等待接手转交。
  
  方其宗也被人推在轮椅上出现在方家钱庄,与方其业一同接手账簿。一同监管的,还有方玉荷。
  
  这一切签字画押,请了中间人做证完成后,梅姨娘在后宅才得到消息,怒道:“方其瑞,你可是我生的!”
  
  可是尘埃落定。
  
  方其瑞一下子成了袖手闲人。
  
  三夫人和五夫人在屋子里急得团团转,等梅姨娘过来,问道:“可需要我们给两位老爷去信?”
  
  两位夫人见梅姨娘沉思不说话,又道:“若是老大媳妇真的要主持中馈,咱们只要不答应就行了,拖着她,等老爷们回来再做定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