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默读 > 于连 六

于连 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陶……陶陶副队!”
  
  陶然一回头,就看见分局那个“灌口”奇好的小眼镜肖海洋冲他狂奔了过来。
  
  肖海洋昨天眼镜坏了,他也没顾上去换个新的,歪七扭八地掉到了颧骨下面,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在陶然面前站定,神色异常严峻地急喘了几口大气,看得陶然都跟着有点胸闷。
  肖海洋的脸绷得好像刚做完拉皮,把手心里的汗往裤子上一抹,扶正了苟延残喘的眼镜。然后可以清了清嗓子,从兜里掏出手机备忘录:“陶副队,我有个情况想向你汇报。”
  
  陶然好脾气地等他把气喘匀:“别着急,有话慢慢说。”
  
  “是这样的,昨天走访西区的时候,我发现他们那一片人住得很杂,流动性和季节性都很强,租客们换工作、搬走都是常事,与其说是住群租房,其实更类似于一个条件不好的中长期小旅社。因此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怎么亲近,除非是互相照顾的同乡,昨天同事们忙了一天,有用的信息并不多。”
  
  陶然略带鼓励地对他点点头:“嗯。”
  
  “但是跟何忠义住在一起的人里,有一个跟他来自于一个省,这个人叫……”肖海洋翻了一下备忘录,“叫赵玉龙,和死者关系很好,据说何忠义送货员的工作就是他介绍的。马小伟说他这两天有事回老家了。”
  
  陶然有些讶异地挑了一下眉,他正是想去联系这个人。
  
  肖海洋:“我昨天晚上找到了那家咖啡连锁店配送点的负责人,要来了这个赵玉龙的联系方式,他听说以后,答应坐昨天晚上最后一班长途车紧急回燕城,我跟他约了今天见。”
  
  陶然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我以为现在分局的调查重点在马小伟身上。”
  肖海洋的脸绷得更紧,下意识地扯了扯自己的衬衣下摆:“我……我总觉得送给死者手机的那个神秘人物有点问题,现在就认定马小伟是凶手,疑点还有很多……这个情况我也跟我们队长说了……他说让我不要总是自以为是,没事找事。”
  
  陶然听到这里,脸色一沉,温和的笑意消失了:“你们约了几点?”
  “哦,”肖海洋一看表,“要是长途车不晚点,就在一个小时以后。”
  
  陶然当机立断:“我跟你去,走!”
  
  在基层刑警们顶着太阳走街串巷的时候,费爷正斜靠在他办公室的软皮转椅上。
  他一根手指轻轻抵着额头,旁边办公桌的笔记本屏幕上是何忠义简短而乏善可陈的生平。费渡从通讯录里翻出了一个的联系方式,打了过去。
  
  “喂,常兄,是我,”费渡听着电话那头说了什么,低头一笑,“嗯,说来不好意思,确实有点事想求你帮忙。”
  
  不到半个小时,费渡就顺利地拿到了他想要的东西——承光公馆开业当天晚上,附近所有监控镜头的记录。
  
  正值午休时间,费渡在茶水间的微波炉里热了一罐甜牛奶,顺口赞美了一下秘书小姐的身材,嘱咐她好好吃饭,别再减肥,然后反锁上自己办公室的门,戴上耳机,循环着他车上那首歌,抽出了一张a4纸。
  他用只有自己能明白的抽象画法在纸上描了个简单的地形图,然后转着钢笔,思索片刻,在上面轻轻地勾了几个圈,写下了“20:00-21:30”,随即,他笔尖一顿,又把:“20:00”改成“20:30”。
  
  费渡从一大堆监控记录中挑出了几个,拼在了一起,选了八点半到九点半的时段,用快进看了起来。
  屏幕上好几组画面同时飞快地往后闪,他十分懒散地靠在椅背上,全身一点精气神好像都集中在了眼睛里,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
  
  此时,骆闻舟夹着个公文包,戴着他骚包的墨镜,在花市区一座交通枢纽附近溜达,不时对马路上经过的出租车招一下手,可惜跑过去的都不是空车。见状,花市区特产——一串停在路边的黑出租司机集体对他发出了邀请。
  
  “帅哥坐车吗?”
  “帅哥,去哪啊?”
  “便宜,比出租车跑得快!”
  
  骆闻舟挑挑拣拣地检阅了黑车大军,最后停在了一个留平头的青年面前。
  那青年十分乖觉,立刻殷勤地替他拉开车门:“您上车,去哪?”
  
  骆闻舟没吭声,侧身坐了进去。
  平头青年替他开了空调,平平稳稳地把车开出了车队:“帅哥,您还没说您要去哪呢?”
  
  “你就随便往前开吧。”骆闻舟把墨镜摘下来,锋利的目光隔着后视镜与那司机对视了一眼,司机倏地一愣,莫名有些不安。
  
  “我这里有一封匿名举报材料,”走了一段路,骆闻舟不慌不忙地打开公文包,掏出一份复印件,随手翻了翻,司机脸色立刻变了,险些和旁边一辆车发生剐蹭,遭到了一声长长的鸣笛,骆闻舟神色不动,“我不是你们分局的人,别慌,接着往前开,有几句话问你。”
  
  陶然和肖海洋顺利地见到了何忠义的同乡赵玉龙,三个人一起到了一家小面馆。
  赵玉龙人过中年,在燕城打拼了很多年,虽然依然难以立足,但比起四处碰壁的青年们,他看起来要体面得多。男人脸上带着坐了十几个小时长途汽车的倦容,用力眨了几下眼,宽边的眼袋摇摇欲坠:“我实在没想到他能出事——警官,我抽根烟行吗?”
  
  小面馆里没人推行禁烟条例,到处都是喷云吐雾的老爷们儿,赵云龙用力吸了两口,搓了把脸:“忠义是个规矩孩子,好多人闲得没事就往台球厅棋牌室钻,他从来不去,踏踏实实上班攒钱,说是要拿回家给他妈看病,他不偷不抢不赌钱,更不惹事,怎么偏偏是他出事呢——您二位想问什么,只要我知道的,肯定不隐瞒。”
  
  陶然打量着赵玉龙,发现他虽然吃饭使筷子用的是右手,但夹烟的手、茶杯柄朝向等都是左边——旧时候家长怕孩子在桌上吃饭“打架”,会强行“矫正”左撇子,这种情况倒是常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