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默读 > 于连 八

于连 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洪亮正当壮年,然而酒色半生,颇有些未老先衰相,两颊的肥肉信马由缰地松弛到了与下巴齐平的地步,乍一看,很像一条密谋着颠覆全人类的沙皮狗。
  
  他往前探着身,一边观察着被拘留的马小伟,一边夹着根烟喷云吐雾,喷出了一个局部的南天门。
  马小伟太瘦小了,几乎瘦出了一脸可怜巴巴的稚拙,即使自己独处,依然浑身紧绷,一双几乎要脱眶的眼珠好似没法在一点久留,上天入地地四处乱飘。
  
  王洪亮歪头盯住了他,对旁边的人开了口:“这么说,他们灰溜溜地把人带回市局了?”
  
  旁边站着的正是分局刑侦队的负责人,此人办案的时候毫无存在感,指挥基本靠跟风,结论基本靠领导,像个上传下效的传声筒。他从旁边捧起一个烟灰缸,凑上前接了王洪亮的烟头:“肖海洋是这么汇报的。”
  
  “没想到,这个我真没想到,简直不像真的——你说世界上怎么有那么巧的事呢?”王洪亮哈哈一笑,见牙不见眼,成了一条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沙皮狗,“怪不得算命的说我今年虽然有坎,但总能遇上贵人逢凶化吉,三万块钱求的平安符有点用处。那个肖海洋除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之外,居然也能有点用。”
  
  旁边人恭恭敬敬地问:“王局,那您看现在怎么办?”
  
  “骆闻舟手伸得太快,”王洪亮伸手拢了拢头顶稀疏的毛,“不然光凭重大嫌疑人是市局领导亲戚这一条,就能让他们从我眼皮底下滚出去。”
  
  他说着,原地转了几圈,一摆手:“没关系,让给他们。骆闻舟都不怕别人骂他们徇私舞弊,我怕什么?现在既然出现了第二个嫌疑人,正好说明这案子比我们想象得复杂得多,本来就是一起杀人抛尸案——都怪附近群众们误导性的证词打乱了调查方向,他们听见的杂音和本案没有关联。承光公馆也好,什么别的地方也好,只要不是‘西区’,随便他们去查。我们全力支持市局工作。”
  
  “王局胆大心细,”分局刑侦队的负责人陪着笑拍了个马屁,又说,“回头您可得把求符那地方介绍给我,真是太灵了。”
  
  “好说,去了你就报我的名,能给你便宜好多。”王洪亮伸手拍拍下属的肩膀,“人啊,到了这把年纪,就会发现好多事你不信不行,升官发财这些事,都得看命——对了,不是说死者家属马上要到了吗,一起送到市局。”
  
  他说完往外走去,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马小伟一眼,意味深长地说:“你看这孩子,乍一看挺不起眼,其实仔细看,他这面相长得真是吉利,很有点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意思。”
  
  旁边下属不明所以。
  “所以啊,”王洪亮一笑,“他命大!”
  
  整个花市区分局在研究神学的时候,燕城市局却透出一股沉甸甸的低气压。
  
  陶然从审讯室里出来,疲惫得扶着墙长出了一口气,因为传说这个张东来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长大以后成了个不折不扣的傻逼,非得一分钟原谅他八次,才能把话继续说下去——这也就是好脾气的陶然,换个人来,早把桌子掀了。
  
  骆闻舟在门口等他,手里捏着个u盘,正无意识地在手指间来回转。旁听审讯的肖海洋好像有点怕他,一直远远地和他保持着一定距离。
  
  骆闻舟一抬眼:“怎么样?”
  
  “张东来说那天他可能喝了点酒,看见个社会青年纠缠他妹妹,以为是流氓,一时冲动,过去把人打了,事后他不记得打的是哪个社会青年,给他看了死者的照片,他只说有点眼熟,不确定。而且据他说,他没有给谁赔过礼,也没有送过谁手机——后面这句我觉得是真的,那小子现在也没觉出自己打人有什么不对。”陶然捏了捏鼻梁,“对了,刚才费渡是不是来过了?”
  
  “已经走了,”骆闻舟应了一声,接着想起了什么,又瞪了陶然一眼,“那小兔崽子,越来越混账,都是你惯的。”
  陶然:“……”
  他总觉得这句抱怨听起来怪怪的。
  
  骆闻舟伸手一弹,把手里u盘扔给他:“去查查看,里面可能有些用得着的东西。”
  陶然莫名其妙地接过来:“这是什么?”
  
  “不知道,不过我估计是承光公馆内外的监控。”骆闻舟隔着监控看了暴躁的张东来一眼,“他妹我见过,挺正常的一姑娘,你打个电话跟她确认一下张东来的话靠不靠谱,我去跟张局说一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