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默读 > 第二十五章 于连 二十四

第二十五章 于连 二十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秀娟,女,汉族,48周岁,小学肄业学历,是“5•20”案受害人何忠义的母亲。
  她的丈夫在十年前死于意外事故,而其本人身患重病,基本无劳动能力,平时靠少量手编筐和两亩耕地的微末租金生活,到燕城之前,她去过的最远处就是省城医院。
  
  有生以来第一次到燕城来,就是独子与她生离死别。
  
  除此以外,有关她的一切,基本也没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
  
  至于其有无喜怒哀乐,乏善可陈的生命中是否曾经有什么期盼和渴望,便不可考了。
  
  “继续排查市局附近经过的可疑车辆——手机定得出来吗?”
  “骆队,她手机在市局门口不远处的垃圾箱里。”
  
  骆闻舟拎起对讲机,张了张嘴又放了下去,无言以对——也是,偌大一个燕城,对她来说,除了那个拐走她的神秘人物,也就诈骗的和推销的会拨打她的号码了。
  
  他有些暴躁地加了些油门:“因为什么?凶手的动机呢?临时起意杀个人就能有这么多后招吗?说真的,我现在有点怀疑你的推论——另外,如果凶手就是这个赵浩昌,他为什么会把尸体抛尸西区?要是想要嫁祸张东来,直接把尸体扔到承光公馆门口不是更好吗?”
  
  旁边人没有接话,骆闻舟余光一扫,发现费渡正在出神,他目光一眨也不眨地透过前档盯着路面,除了一直以4/4拍敲着膝盖的手指,半天没动过一下了。
  
  骆闻舟不客气地伸手扒拉了他一下:“喂,跟你说话呢!”
  费渡:“……”
  费总长到这么大,还从没有人敢上手摸他金贵的头——摸就摸了,还是那种“拍一巴掌”的摸法。
  他一时间好似有点不知该作何反应,转过头来盯着这个胆大包天的人类,眼神有点瘆人。
  
  骆一锅每天都盯着他密谋要谋杀他,因此骆闻舟才不在乎这点“射线”,依然自顾自地问:“把尸体扔在西区的,和杀何忠义那凶手有没有可能根本不是一个人?”
  
  费渡的眉尖轻轻动了一下,就在骆闻舟以为他陷入到新一轮的走神里,他惜字如金地开了口:“有。”
  
  骆闻舟:“哪种可能性大一些?”
  “要看还有没有别的线索,”费渡身上颠倒的生物钟好像走入正轨——终于有点困倦了似的,他低下头,用力捏着自己的鼻梁,“仅就我知道的情况来看,两种可能性都说得通。”
  
  “抛尸者和凶手不是一个人的情况,可能性就太多了,”骆闻舟说,“那就先不讨论这个,如果抛尸者就是凶手,那么他抛尸西区的逻辑是什么?”
  
  费渡睁开眼,原本尺寸适中的双眼皮被他生生扯厚了两层,沉甸甸地压在眼眶上。
  他想了想,轻而平和地说:“之前推断过,凶手和何忠义应该是认识的。你们警方办案,通常会第一时间排查受害人的社会关系,所以他很可能是有风险的。尤其他小心翼翼地掩盖的一些东西,可能会在这个过程中被发掘出来——为什么抛尸在西区?你可以反过来想想,如果发现尸体的不是那些自拍狂,那……很可能就不会被发现了。”
  
  他也许会像陈媛一样,即使尸体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最后也被不了了之。
  
  费渡顿了顿,又说:“而万一发生了意外,第一道‘防火墙’失效,尸体还是被发现了,警方开始按照常规思路去查这桩案子,那么就设置第二道防火墙——就是张东来。张东来近期内和死者发生过冲突,属于‘浅层社会关系’,就是你们粗略一扫就能打听出来的,而一旦这个人有重大嫌疑,警察就会把侦查重点放在这个人身上,继而停止、减缓挖掘死者其他的社会关系。由于张东来的特殊身份,你们无论是查他还是包庇他,一个弄不好都是满头包,扯皮就够你们受的了,哪还有暇去探索一个乡下小子还认识什么人?”
  
  骆闻舟默然——他们调查还真是这个思路。
  
  费渡好像坐久了不舒服似的动了动,心不在焉地望着车窗外飞快倒退的景物,盘旋的立交桥被成排的路灯勾出了蜿蜒优雅的全景,花市东区已经远远地流露出了火树银花不夜天的端倪,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这天晚上,东区的“天幕”长廊上巨大的led屏比往常还要亮一些。
  
  骆闻舟看了他一眼,突然问:“你没事吧?”
  费渡面无表情地反问:“我能有什么事?”
  
  骆闻舟想了想,直言不讳地指出:“那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声好气?”
  费渡无言以对片刻:“对不起骆队,我不知道你比较喜欢粗暴一点的方式。”
  
  随后,俩人同时沉默了下来,都觉出这话好像有点不对劲。
  
  费渡心想:我是吃饱撑的吗?
  骆闻舟则是过了一会才慢半拍地反应过来,那小崽子居然随口调戏了他一句!
  
  还是用挖苦的语气调戏的!
  
  “算计办案人员的心理,在市局里把人拐走,如果不考虑团伙作案的可能性,我觉得这个人一定有前科。”费渡扭过头,目不转睛地盯着不断逼近的花市东区,假装失忆地扭转了话题。
  
  “什么样的前科?”
  “没有被人发现的——只有埋在土里的罪行,才能催生出这种自恋又疯狂的傲慢。”
  
  一长串的警车冲进了中央商圈,迅速兵分几路,重点排查承光公馆附近、中央广场和何忠义曾经送过货的地方。
  
  “见了鬼了,”郎乔的声音从被干扰严重的对讲机里传出来,“费总也在是吗?我说,你们这边平时半夜三更也这么多夜猫子吗?”
  
  费渡也莫名其妙,除了后面的酒吧街和私人会所群,平时这个点钟,再怎样也消停了,就算是周末也鲜少有这么热闹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